手机APP
诸城信息港——传播时尚信息 关注百姓生活
首页新闻中心图片中心视频中心城市论坛悠闲会房产人才

诸城信息港城市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武曲七杀

[小说]趟过小河沐过风(完成)

    [复制链接]

3

主题

185

帖子

128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89

新年送“福”

 楼主| 发表于 2012-2-17 19:3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次是学校平整球场,全是土方任务。班主任亲自带队。武曲建议,把同学分为AB两组,把任务一分为二,哪组干完,哪组歇息。班主任采纳了武曲的建议。同学们采取随机站队的方式,很快分出AB组。武曲在A组,带的都是些心眼儿实诚的山区同学。
      半晌儿之后,武曲和同学们干得大汗淋淋,正起劲儿的空当,一个同学说:班长,咱们歇歇吧,你看人家B组都扎堆在和班主任聊天呢。
      武曲看了看对面说:别和他们一样,咱一鼓作气干完,回教室再歇得了。同学们都积极响应。很快,A组便完成了所分配的土方任务。武曲于是招呼A组的同学收工。在往教室走的时候,经过B组同学身边,突然,B组的侯立军说:看看这些乡巴佬,一个个傻×似的,累死没人可怜,累不死的话就过来帮帮我们啊。
      武曲站住。A组的同学也都跟着站住。武曲撇了女班主任一眼,她正和几个女生聊得热火朝天,笑的花枝乱颤,或许她根本没有听到刚才侯立军骂人的话。
      但侯立军骂人的话,武曲听到了,A组的同学都听到了。那显然是有所指的,只要不是傻子都明白什么意思。
      武曲当时脑子一片空白。他那种深藏在骨子里的、偶然会发作的、毫无征兆的、匪夷所思的冲动,此刻一下子冒了出来。当时谁都没明白怎么回事儿,武曲把手中的铁锹像投掷标枪一样掷向侯立军。铁锹“嗖”的一声,带着愤怒的气息飞出,擦着侯立军的头顶越过,铲断了身后的一棵山楂树枝,哐啷跌落到地上。
      现场“啊!”声一片,然后是刹那间的寂静。有的同学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梗着脖子,忘记了呼吸。女班主任老师顺着女同学惊讶的神色,回过头来瞧,但她并未看到武曲手中铁锹投掷出的那一幕。只看见侯立军像一只吓傻了的猴子,面色苍白,两腿筛糠。
      后来听有些同学说,侯立军当晚回宿舍,裤子是湿的。也有人说,侯立军落下了尿床的病根儿。这些传闻,不知道是否真实,武曲一直没好意思问过侯立军本人。高中最后的一年,武曲有机会住学校集体宿舍,倒是见侯立军晒被子比别的同学勤快。
      当时,武曲一击不中之下,脑子仍处于疯狂状态,下意识去抢夺身边同学的另一支铁锹,准备向侯立军做第二次投掷。同学吓得赶紧用双手握住锹柄,死活不撒手。其他同学上前把武曲摁住,武曲挣扎不开。女班主任老师似乎明白了什么,赶着问:武曲,你疯了,这要干什么?!
      武曲大口喘着粗气,鬓角流着汗水。不知道这汗水是刚才劳动后的余汗,还是愤怒之后的虚汗。武曲的无名怒火未消,粗声大嗓近乎咆哮地质问老师:我干什么?你怎么不问问B组那些个混蛋?你怎么当老师的?他们骂人你没听到?他们磨洋工你没看见?他们腆着个脸和你聊天聊得欢就是好学生了?一群什么玩意儿!城里来的就了不起了?农村的孩子就都是傻蛋?是软柿子?爱谁欺负谁欺负?
      到这会儿,武曲已经分不清怒火是朝城里的那些学生发的,还是针对侯立军本人,还是针对班主任老师的了。内心又似乎是在替自己憋屈,也替山区的那些农村同学憋屈,更似乎是对女班主任的不公正不作为不但当感到憋屈。愤怒、不满的情绪还在体内冲撞,仿佛要把身体撞破。他继续咆哮:农村孩子好欺负啊?没门儿!我把话撂这儿,你们一个个听着,今天你们B组必须把所有的活儿干完,否则,我跟谁都没完!谁也别想安生!走,A组,咱们走!
      武曲带领A组的同学扬长而去。
      最后的结果是,在女班主任老师的亲自带领下,B组同学把所有的土方完成了才收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82

主题

3391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招收小作家班 13792692392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853

我爱妈妈新年送“福”

发表于 2012-2-18 08:2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曲七杀 发表于 2012-2-17 19:36
那次是学校平整球场,全是土方任务。班主任亲自带队。武曲建议,把同学分为AB两组,把任务一分为二, ...

{:soso_e160:}认真拜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85

帖子

128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89

新年送“福”

 楼主| 发表于 2012-2-18 14:33:02 | 显示全部楼层
      从这件事儿上,女班主任老师和同学们领教了武曲的脾气,他那温和与平静的表面下,原来暗藏着惊涛骇浪,暗藏着狼奔豕突、喷薄欲出的炽热岩浆。
      那晚的自习课,课堂纪律出奇的好。教室里始终静悄悄的,只听得到沙沙的写字声和哗啦哗啦翻动书本的声音。偶尔有同学咳嗽一声,也似乎是在尽力憋着,不敢敞开了喉咙大声地咳。武曲坐在教室里,心情不平静,脑子里乱糟糟的,一页书也读不进去。他在检讨自己。下午的劳动课,自己处事太鲁莽,万一把侯立军的脑袋削一块儿去,那咱这辈子就算玩儿完了。还有一点儿,冲班主任老师发的那通无名火不对,明显是邪火攻心嘛,毫无道理,欠考虑,也有些嚣张。因为潜意识里觉得她是女老师吗?要是换个男老师当班主任,会不会也敢那么肆无忌惮地乱发一通呢?
      武曲铺开稿纸,写了一份长达7页的检讨书。下课之后,趁老师办公室没人,塞到老师没批改完的作业本下。做完这些,武曲长吁一口气。无论怎样的情绪,被夜风一吹,总该烟消云散,不给自己留什么负担。老师原谅不原谅理解不理解自己那是老师的事儿了,自己把心里的包袱都卸下,就真的是风清月朗,波澜不惊。
      那晚,武曲原以为老师会找他谈话的。但是没有。女班主任老师始终没有表态。当晚没找武曲,过后也没有,直到毕业一直没有。而且,女班主任老师对武曲的态度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变化,跟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始终没有对武曲那天的骇人举动做出过任何评价。
      打那之后,武曲一下子掌控了班级的局面。上自习课的时候,要是有一点儿骚动的迹象,武曲只需从座位上站起来,不用说话,嗓子里假意轻轻咳嗽一声,只拿眼神扫视一遍教室,随即,教室里就会变得鸦雀无声。但这并不意味着武曲在同学眼中就是凶神恶煞。相反,在课余时间,很多同学都愿意跟他扎堆说笑,话语神态很随意,甚至双方可以争执得脸红脖子粗,都没问题。武曲很喜欢这样的氛围。钉是钉,铆是铆,班务是班务,友谊归友谊,谁也别仗势用势。不过,尽管如此,也还是有人对武曲不服。
      不服的人是孙建。孙建来自城郊,比武曲高出一头,体格健壮,是学校体育队的。孙建是那种晃着膀子走路的人,对谁都是一副瞧不上的德性,眯起的小眼睛里总是闪烁着傲慢和不服。面对本镇的土著学生,外地来的人怎么也会在面子上礼让三分,不敢闹僵了,怎么说也是在人家的一亩三分地儿上啊。可孙建不吃这一套。前几天,还把本镇的一个其他班的学生捣了两拳。原因是那个本地学生路过篮球场的时候,刚好一只篮球滚到脚边,他顺势给踢了回去。孙建嫌他用脚踢,而不是拾起来递到他手里或者给扔回场地。
      本来武曲不想招惹孙建。不想招惹孙建,并不是因为武曲不敢招惹他,而是因为没有那个必要。即便是孙建打了本地的学生,武曲会有些不忿,但那是别的班级的,与武曲不挨边儿,也就没必要插手。同时,挨打的学生也没有出面恳求武曲给主持公道,所以,武曲用不着多管闲事。最主要的是,孙建下午参加完体育训练,每天的晚自习基本是趴在教室里的课桌上睡大觉,从来不打呼噜,也不交头接耳,安静得很,影响不到班级纪律,所以根本没有招惹他的由头。那真要是说上课睡觉也是违犯纪律,必须得管的话,武曲就觉得有些扯淡了。父母愿意拿钱供奉自己的儿子找个学校睡觉,别人管得着吗?
      孙建主动招惹武曲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85

帖子

128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89

新年送“福”

 楼主| 发表于 2012-2-18 16:33:31 | 显示全部楼层
      起因是跑早操。孙建和几个女生呆在教室里不愿意参加学校的早操。武曲就说了孙建几句,孙建反驳:你只盯着我不跑早操,有些女生不跑早操你怎么不管?再说了,我是体育生,那点儿早操算什么,不跑也罢,待会儿还要跟体育队拉练一万米呢。
      女生不愿意跑早操是种普遍现象,今天这个不愿意跑,明天那个不愿意跑。武曲以前没少苦口婆心地做动员,大道理一套一套讲过不少,什么为了班级的集体形象啦,什么身体是学习的本钱啦,无论怎么劝说,女生们就是油盐不进,无动于衷,反正就是铁了心不出早操。武曲恨恨的,拿女生没办法,就问女文娱委员:为什么你们女生每天都有人不愿意跑早操?女文娱委员说:你问那么多咋?女生能和你们男生一样吗?女生有时候身上不方便。武曲恍然大悟,怎么忘了以前初中学过的生理知识了呢,感觉自己挺像个二百五,或者像是无意间窥视了女生的隐私似的,很难为情,觉得自己龌龊了。从此,他不再不强迫女生,任她们拿这样的理由当借口逃避早操。
      但孙建不是女生啊,身上没有什么不方便。武曲就说:你是体育生,更应该带头跑早操,你要是跟女生一样,身体会有不方便,我也由着你。你身上有不方便吗?
      孙建没辙,眼神悻悻的,极不情愿地参加了早操。
      晚上下了第一节自习课,武曲正在厕所里小解,忽然被撞了一个趔趄,冷不防被尿打湿了裤脚。是孙建横着膀子进来了,他一边掏裤裆里的东西,一边拿膀子把武曲撞到一边,并旁若无人地占据了武曲刚才正使用着的小便器。
      武曲离开厕所,双手抱膀站在教室门口等孙建。孙建从厕所出来,耷拉着眼皮,晃着膀子往教室里挤,边往教室里挤边说:好狗不挡道,挡道非好狗。
      武曲冷笑一声,没接话茬。顺势抬腿顶了一下孙建的肚子。孙建被顶翻在地,恼羞成怒,旋即俩人扭打在一起。孙建没占着便宜,抄起门旁的一根木棍。这根木棍是学生们值日时从伙房抬开水用的。武曲说:你是爷们儿,来吧!
      武曲弓着身子,把后脊梁让给孙建。
      孙建啪啪啪三棍子,打在武曲的脊梁上。打完,把棍子扔给武曲,也把自己的脊梁让出来。
      武曲拾起棍子,照孙建的脊梁啪啪啪打完三下,再把棍子扔给孙建。
      俩人像约定好了似的,仿佛在一个僻静的旷野决斗,根本无视身边围拢来的同学,轮番给对方三棍子,谁也不多占对方一点儿便宜。
      孙建最后打完武曲三棍子,脸上开始露出痛苦的表情,身子弓着,似乎直不起腰来了,但眼睛里还是喷出倔强的火焰。
      武曲迎着那股倔强的火焰,再次拾起棍子,在手上掂了掂,单手朝孙建的后背狠狠来了一下。棍子折为两截,孙建趴到了地上,头仍然撅着,从嘴角渗出一丝血迹。
      武曲扔下棍子说:你小子还欠我两棍子,算了,回宿舍吧,最后一节自习课你不用上了。
      晚课结束后,武曲回家。刷牙之前,感觉嘴里腥腥的咸咸的,吐出来一口血沫。
      从那以后,武曲只要看到影视剧里面的打斗场面,就会条件反射似的揪心,感觉五脏六腑里面很不舒服。要知道,挨打的是皮肉,受伤的是心灵,挺得住的是心气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993

帖子

6192

积分

青铜元老

Rank: 6Rank: 6

积分
6192

青铜元老白银元老黄金元老白金元老功勋元老调侃乱语原创先锋

发表于 2012-2-19 09:07:44 | 显示全部楼层
692f9fe5xb900b53b21c3&690.gif

武曲的女班主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85

帖子

128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89

新年送“福”

 楼主| 发表于 2012-2-21 10: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二的时候,文理分科。武曲选择了文科,文科班仍然是四班。班主任换成了一个高高瘦瘦的男老师,是高一时那女班主任的对桌,姓厉。新班级组阁,武曲仍然是班长。在S中学,武曲的大名,几乎尽人皆知,不当班长,舍他其谁?可是三个月后的一个晚上,武曲那种深藏在骨子里的、偶然会发作的、毫无征兆的、匪夷所思的冲动,又一次侵袭了他。他突然向厉老师提出辞呈,厉老师没有思想准备,这让厉老师无比惊讶并且措手不及。厉老师把武曲叫到教师宿舍,掩上门,示意武曲坐下。武曲坐在宿舍的床沿,厉老师则在宿舍里来回踱步,昏黄的灯光,把厉老师的身影投射到墙壁上,影子扭曲而细长。
      厉老师:武曲,跟我说说,你为什么要辞职?
      武曲:没有什么理由,反正我就是不想当班长了。
      厉老师:是因为当班长影响学习吗?
      武曲:不是,有影响,但影响不大,不是因为这个。
      厉老师不解了,继续追问: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班级工作中遇到什么难题了?你解决不了我可以帮你,我解决不了,还有教导主任,还有校长。
      武曲:也不是。我们文科班一直很稳定。
      厉老师更疑惑:那还能有什么原因,你的父母不同意你当班长?
      武曲:我父母没跟我讨论过这样的事儿。
      厉老师继续焦躁地踱来踱去,又问: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咱开诚布公地谈,我哪些地方做的不合适,你给我指出来,我改正。
      武曲连忙说:不,不,厉老师,您对我很好,您可别多心。我其实就是当了很多年班长,突然觉得厌倦了,没其他原因。
      厉老师摇摇头,根本不相信“厌倦”这种理由成立,无奈做最后的让步,说:既然你不肯说,我也不追问了。这样吧,班长不想当就不当,我同意了。但是你得给我干团支部书记。
      武曲坚辞不授说:厉老师,我不想干就是什么也不想干了,只让我安安静静当个普通学生就好了。
      厉老师有点儿伤心和失望,最终还是答应了武曲的要求。
      那晚的整个过程,只有武曲和厉老师俩人知道。这成了本班学生们心底的一个谜,在背后猜测和议论的不少。后来,在武曲的毕业留言册里,有位同学这样写道:“……那时君是我们班的班长,犹如七星中最亮的一颗。不知道什么原因,君却提出辞职,对着同学们期待的眼睛。也许没有事儿,大概想躲进过去里,追忆过去的自己,回忆走过的路,更好地把握将来的自己。可能……呵,猜测种种,仍是百谜之一……
      想起厉老师那晚无奈的眼神,武曲觉得自己伤害到了厉老师,内心不免有些愧疚。更让武曲愧疚的是,高三的时候,又换了新班主任,新班主任反复动员武曲要么出任班长,要么出任团支部书记,二选一,没得商量。武曲只好选择了当团支部书记。这让武曲更加觉得愧对厉老师,那时厉老师还给他任课,应该师生之间留下小小的误会了。二十多年来,武曲一直想找机会跟厉老师彻底畅谈畅谈,都与厉老师失之交臂。这成了武曲一辈子的心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85

帖子

128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89

新年送“福”

 楼主| 发表于 2012-2-21 16:26:5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眼昏花随处见,
只是这里特别多。

武曲的闷骚快赶上楼上王女士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31

帖子

98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983

新年送“福”

发表于 2012-2-23 13:4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青春是在没有航标的河流上行舟,哪里是导航的灯塔?
      那时候,武曲对自己要求很苛刻,甚至苛刻到残酷。没人要求他那样,他那样做,完全是遵从于自己内心宏大的志向。应该说,谁在年轻时都曾狂妄自大过,那种狂妄自大来源于内心的无知和无畏,或者说,来源于青春的张扬。因为,人在年轻的时候,总有一大片荒芜的头脑闲置着,有大把的时间和充盈的精力可以拿来挥霍或者试验。
      武曲对孟夫子的话奉行不悖: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所以,武曲用近乎严酷的方式锤炼自己。他有严格的作息规律,一般在早晨五点钟起床,三年寒暑,从未间断过,除非雨雪。
      踏着晨曦,武曲在庭院里扩胸,踢腿,压腿,劈叉,活动完四肢,再到庭院外的水泥通道上做完五十个俯卧撑,练习二十个鲤鱼打挺,最后拿大顶。双手撑地,身体翻转,贴住墙壁,脸冲外,头对地,脚朝天,直至血液倒灌头顶,太阳穴鼓胀痛疼不能忍受方休。然后洗漱,沿学校西边的小路跑步两公里,再返回学校参加集体早操。冬天的时候夜长,有时武曲做早功会吓到同一个大院里早起的阿姨阿叔。黑黢黢的早晨,隐约看见地上有一个东西起起伏伏,或者见墙壁上杵着一个黑影,冷不丁瞧见了,任是谁也会害怕。后来大家就习以为常了,阿姨阿叔见了会打招呼:小武又在锻炼呢。哦,喔,武曲含糊地回应,气息不匀。这还不算,他还坚持冷水浴。先是在S中学西边的河湾里洗,河面结冰以后,就在自己的院子里洗;后来住校,就改在宿舍前的空地里洗。说是洗,其实就是用冷水冲一下。打一桶凉水,只穿一条裤衩,站在冰冷的室外,双手把水桶举过头顶,“哗”的一声,劈头把冷水倾倒到身体上,身体打一个冷颤。被冷水一激之后,第二桶再倾倒下来,就舒服了。严寒时节,同学们躲在被窝里,听到外面“哗”的一声,兀自在被窝里寒颤成一团。而此刻,武曲已没有了寒冷感,体内的热量漫上身体,竟觉得通身热乎乎的,很舒服。早晨起床,照例是要用冷水洗头,头发湿淋淋的就去锻炼并参加早操,回到教室,前额的头发还结着冰凌子。三十五岁之后,武曲开始小范围谢顶,归结原因,是当年用冷水刺激了头部毛囊。有得就会有失,强壮了体魄,磨练了意志,但是谢顶,从来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武曲这样做,并不是因为武曲有强迫症或者有自虐倾向。那时,武曲有一个要好的同学叫郑大伟。郑大伟家境贫寒,却有志向。郑大伟的哥哥考取了北大的研究生,在全镇引以为豪,郑大伟就以哥哥为标杆严格要求自己,并顺便影响武曲。郑大伟在早些年得过脑炎,刻苦学习到身体羸弱,差点休学。武曲帮过他,把母亲给自己买的麦乳精送给郑大伟喝。这样的友谊,几乎是牢不可破。课外活动期间,俩人时常腋下夹了书,转出学校的角门,趟过西河,爬上西山,找个僻静的地方,或静静地读书,或探讨人生的走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31

帖子

98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983

新年送“福”

发表于 2012-2-23 15:02:28 | 显示全部楼层
      郑大伟的志向是当个政治家。所以,从初中的时候,就开始阅读《共产主义ABC》之类的枯燥小册子。不要说共产主义ABC,那时候,很多东西还根本看不明白,课堂上讲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都理解不了。只所以对这类形而上的东西感兴趣,完全凭的是一腔热血或者说是一股傻劲儿。郑大伟问武曲:共产主义ABC中的ABC是什么意思?武曲没有思想准备,回答不上来。武曲回家细琢磨,ABC,一二三嘛,26个英文字母是从ABC开始的嘛,十个数目字是从一二三开始的嘛。也就是说,ABC应该是初步的意思,是基础性的、启蒙性的学问。共产主义ABC虽然读着吃力,但不妨碍他们那时有理想。
      高一暑假的时候,郑大伟动员武曲和他搞一次调查报告,为以后当政治家做准备。缘由是毛泽东在青年时期就写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奠定了毛泽东成为伟大政治家的基础。郑大伟的建议是从S镇出发,经日照,去江苏,沿海岸线农村走一圈,采访农民生活的现状。这么大的举动,武曲要回家跟父母请示。父母的答复是,闲的,不知天高地厚!把暑假作业认真写完是正事儿。要去,自己讨饭去,家里不资助一分钱。
      武曲纠结了两天,觉得这事儿不靠谱,就放弃了,跟郑大伟直接说父母不同意,你自己去吧,我等你胜利的消息。于是,郑大伟自己出行了。历时20天,郑大伟采访了不少农户,回来说感受颇深,深为农民的疾苦担忧,对这个社会颇有微词。并且揶揄武曲:你呀,一是胆小鬼,不敢挣脱父母的藩篱,二是纨绔子弟,吃国家粮,不知民间疾苦。武曲听他这样说,当时脸上就感觉烫烫的。
      高二的时候,郑大伟因学习成绩原因和家境困难原因退学。送行的时候,武曲问郑大伟:退学以后你打谱干啥?
      郑大伟说:我在北京的大哥资助我一部彩色相机,我准备开流动照相馆。农村刚刚兴起彩色照相,前景很好,我先以此谋生,自己糊口和照顾弟弟妹妹没问题,以后的事儿再说。
      武曲再问:那你当政治家的理想呢?放弃?
      郑大伟说:我不会放弃。
      武曲继续问:政治家都是以一定的事业和社会地位做支撑的,你做生意,不从政,怎么当政治家?
      郑大伟愣怔了一会儿,说:这是个问题。
      高三的时候,武曲的另一个同学宇文秀转学到城里攻美术。郑大伟去城里冲洗照片,顺便去探望。宇文秀给武曲写信感慨:“郑大伟来看我,见他风尘仆仆,一身农民装扮,一脸疲惫和沧桑,我则穿着破旧的牛仔裤,双膝沾满美术染料,我们站在一中校外的马路边说话,身边走过衣着光鲜的女子,无意间向我们投来鄙夷的目光,我的心很悲凉。”武曲看了,也跟着他们悲凉。再后来,相机普及了,郑大伟的营生宣告结束,在家种西瓜。每当西瓜上市,郑大伟就给武曲打电话:回来吃西瓜!武曲便会感叹,政治家和西瓜也许会有某种关联,关联有多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31

帖子

98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983

新年送“福”

发表于 2012-2-23 16:48:06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曲强身,并不是为了从事体育事业或者其他,只是因为毛泽东的一句话“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体育老师曾动员武曲加入校体育队,武曲以父母不同意为由拒绝了。确实,武曲的父母觉得除了文化课,其他都是旁门左道。每年学校组织的冬季十公里越野,武曲并不参加,他只做后勤服务。参赛选手徒步越野,他则骑自行车在一旁护卫班级的选手,谁在路上坚持不住或者掉队,立即用自行车驮回来休息,名次并不重要。体育老师每每说,武曲啊武曲,你不参加体育队可惜了,你是好大腱子不拉犁啊,不愿吃苦。武曲跟郑大伟探讨政治问题,也不是就想当政治家,只是觉得有目标的人比庸庸碌碌不知方向的人要好。那时,武曲对未来有方向,但方向不明确,随时可以更改。年轻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有千奇百怪的想法,请别嘲笑,谁年轻时都会那样。
      武曲有时候也热衷于哲学问题。他某一时期的一个同位,叫郭德功。郭德功整天脑子里有千奇百怪的想法,学物质与意识谁是第一位的问题,学运动与静止的关系,郭德功的脑子就跑到了地球之外,跑到了太阳系,银河系,河外星系,直至整个宇宙。那时,武曲和郭德功都不知道有霍金的宇宙理论,哲学老师也不知道。武曲和郭德功在私下讨论:
      你说,人死亡之后有没有灵魂?灵魂是物质还是意识?
      你说,如果物质不灭,我们死亡后会变成什么?会转化为另外一种物质?转化成什么?碳?硅?还是其它化合物?
      你说,时间和空间是怎么一回事儿,地球是怎样形成的?宇宙是怎样形成的?宇宙之外还有没有更神秘的空间?
      你说,物质不灭是不是就是轮回?轮回和物质不灭是不是一回事儿?
      你说,是古代的迷信有道理还是现代物理学有道理?
       ……
      这些千奇百怪的想法,令武曲和郭德功头痛。削尖了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然后就去找哲学老师。哲学老师说,你们只管把课本中讲的问题背诵下来就可以了,我也讲不出更深的东西,我在大学里就是这样学的。你们的目标是考大学,大学毕业,你们可以选择研究这样的课题。这令武曲和郭德功很失望,很郁闷。
      那时候,全国兴起一片文学热潮,每个中学都在举办文学社团,北极星文学社,北斗星文学社,朔方文学社,潍河文学社……各种名目的文学社团如雨后的蘑菇,一夜之间破土而出。S中学语文教研组顺势而动,成立了“无名草文学社”,武曲加入了进去,成为其中的骨干。可惜,蘑菇出土快,被太阳晒蔫儿也快,《无名草》期刊只发行了一期就夭折了。但是,就在那个时候,奠定了武曲的文学梦想。后来,武曲在《少年文史报》、《中学生》等报纸上刊登过稚嫩的小诗,也算是无名草文学社的启蒙之功。
      那时,武曲读书的口味儿就变了。当时在男孩子中间流行金庸古龙梁羽生的武侠小说,在女生中间流行琼瑶的《窗外》、《幸运草》、《六个梦》、《烟雨蒙蒙》、《菟丝花》、《几度夕阳红》;在文艺范儿的学生之间流行三毛的《不死鸟》、《明日又天涯》、《云在青山月在天》、《梦里梦外》、《似曾相识燕归来》、《梦里花落知多少》,最流行的是《撒哈拉的故事》。武曲却读不进去,一是因为不屑,二是觉得乏味无聊。武曲读的是中华书局的《文史知识》,读《古文观止》,读《红楼梦》,读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读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读王实甫的《西厢记》。武侠和言情的书籍,常常被争来抢去,武曲的书籍不用担心,扔在课桌上面,有同学会拿起来翻翻,但绝对丢不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24 08:55:1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个武曲!期待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993

帖子

6192

积分

青铜元老

Rank: 6Rank: 6

积分
6192

青铜元老白银元老黄金元老白金元老功勋元老调侃乱语原创先锋

发表于 2012-2-24 13:0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广告位招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31

帖子

98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983

新年送“福”

发表于 2012-2-24 16:35:1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们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分分分,学生的命根儿!考考考,教师的法宝!”家长则这样说:“好好学,咱武家门里还没出个大学生呢,就指望你了,都盼着祖坟上冒青烟呢。”老师们的神情是严肃而坚毅的,是说学习是件天大的事儿,不容任何人置疑。家长这样说的时候就带着乞求和虔诚,甚至带有一点儿献媚的意思。那意思解读出来就是,你得替我好好学,你考上了,我脸上也有光。一旦成绩稍微不理想,父母的脸色就会晴转多云,甚至乌云压顶。这令武曲很烦。那时候,老师和家长都喜欢拿数学家陈景润如何刻苦钻研的故事举例子来教育学生。像陈景润专心思考,错把墨水瓶里的墨水当开水喝了都浑然不觉之类的,武曲都听得耳朵里起茧子,感觉很好笑。陈景润有啥好?不就是书呆子一个嘛,连生活都不能自理。再说了,陈景润是数学家,而武曲恰恰就讨厌数学,拿数学家的故事举例子,怎么会不让他起腻呢。他讨厌数学,主要是讨厌这一类试题:
    有甲乙两个水龙头,单开甲2小时灌满水池,单开乙3小时灌满。要是先开甲半小时后,再甲乙齐开,把水池子灌满,一共需要几小时?
      武曲觉得,出这样题目的人,要不是脑子进水了,就一定是吃饱了撑得没事儿干,捣腾水池子和龙头玩儿呢。好无聊啊!
      武曲喜欢听那些名人数学成绩不好却上大学的佳话,他能举出一长串名字当例子来反驳家长,像钱穆、彭真、罗家伦、朱自清、吴晗,等等等等。父母听了,往往会气得翻白眼,指着他的鼻子骂:你说的那些个都是天才,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有那么大的才吗?你顶多就算一个蠢才!
      武曲不服,就辩驳:既然这样,你拿陈景润那样的数学天才跟我这个蠢才比个什么劲儿!
      父亲气得哆嗦:犟种!犟种!你就是个犟种!!
      这样的冲突多了,武曲跟家庭的关系就很紧张,紧张到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的时候,空气里都弥漫着一股火药味。父母阴沉着脸,武曲的脸也不开晴。饭桌上静悄悄的,沉闷得令人窒息。弟弟和妹妹坐在一边低眉顺眼地吃饭,不敢多说一句话,怕一不小心就会惹火烧身。弟弟妹妹赶紧吃完饭,轻轻地放下碗筷,溜下凳子,悄手蹑脚逃离吃饭现场。武曲吃完饭,则表情木然地起立,把凳子往旁边一拖,转身,开步走。他走路通常用标准的队列姿势,遇到转弯儿,就分别用左右脚后跟儿和脚掌为支撑点,以身体中心线为轴,向左或者向右旋转90°,上身旋转到位后略作停顿,将双脚并拢,成立正姿势后,再目不斜视地开步走去。
      父亲被他这种机械的、教条的、木偶式的走路方式气笑了。也许是为了缓和一下家里的紧张气氛,望着武曲的背影,父亲跟母亲说:你看你养的这臭小子,整天摆出一副熊样儿,郎当着个驴脸,跟谁欠了他八吊铜钱儿似的。
      这话,被没走到家门口的武曲听到了,立即回了父亲一句:这还不是蛤蟆不长毛!
      武曲的本意,也只是想缓和一下气氛,想跟父母幽那么一默。谁愿意整天哭丧着个脸,跟父母剑拔弩张的呢?只是没办法,一进家门,如果父母问及学习或者进行说教,他的心里就抵触,于是脸色就立即会变得僵硬起来。武曲此前刚刚听过一段相声,那段相声里有这么一句歇后语:“那还不是蛤蟆不长毛----祖传的嘛。”他觉得这句歇后语挺好,适合刚才的语境,自己身上的某些秉性,的确是来自遗传基因。
      这句话却结结实实惹恼了父亲。父亲大喝一声:武曲,你站住!
      武曲立定,用他的标准动作转过身,神情木木地望着父亲。父亲气汹汹地问: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蛤蟆不长毛啊?咋了?武曲重复一遍刚才的话,并未觉得话里有什么不妥。
      父亲搂头给了武曲一巴掌,再踹一脚:我让你蛤蟆不长毛!我让你蛤蟆不长毛!随种儿,我看你是随差了种儿!野种儿!!
      后来,父子和解,握手言欢的时候,武曲才搞明白那次挨打的原因:蛤蟆不长毛这句歇后语,在家乡是这样的:“蛤蟆不长毛----随种儿”并不是武曲所学到的文绉绉的“祖传的”。“随种儿”,在当地基本是个贬义词,带有侮辱人的意思,难怪父亲要恼怒呢。看来,一知半解的半瓶子醋学问害人不浅啊。就像后来武曲看了一句英文“FUCK YOU,书上翻译的是“混蛋”的意思。刚好他的孩子在一旁淘气,他顺便借用一下,骂孩子“FUCK YOU(混蛋)!”却把老婆囧晕了。自己感到疑惑,偷偷查一下英汉词典,才知道那是一句很不地道的骂人的话,除了“混蛋”的意思,更直接的意思,是相当于汉语里那个著名的骂人词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82

主题

3391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招收小作家班 13792692392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853

我爱妈妈新年送“福”

发表于 2012-2-25 07: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道 发表于 2012-2-23 16:48
武曲强身,并不是为了从事体育事业或者其他,只是因为毛泽东的一句话“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体 ...

春天就是文字的生发期,拜读,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25 08:56: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可多得的“青春小说”,充满期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诚聘英才 免责声明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5 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鲁B2-20051026号 | 备案/许可证号:鲁ICP备12015127号 | 电子公告许可: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62号函
投稿信箱:webmaster@zcinfo.net   总机:0536-6017778    新闻、业务热线:0536-2165588   法律顾问:山东东武律师事务所 刘清波、秦丽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