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
诸城信息港——传播时尚信息 关注百姓生活
首页新闻中心图片中心视频中心城市论坛悠闲会房产人才

诸城信息港城市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老屋

我家的男人【小说】

    [复制链接]

56

主题

578

帖子

350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

积分
3500
发表于 2011-5-25 09:45: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25 17:57: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药王传说 的帖子

感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5-25 18: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去理会别人怎么说,也不要花心思在回贴跟贴上,以免影响连载进程
趁着有情绪,赶紧往前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25 20:04: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老屋 的帖子

           

     我和张海鹏大哥只相处了九天的时间,对我来说却像相处了一百年。生命中的一些缘分,说发生就发生了,不容置疑地让你相信这个世界的仗义和坦诚。虽然我经历了妻离子散、背井离乡的逃亡,遭遇的却是这个世界上千载难逢的情谊。我满腹心事地坐在一个靠窗的座位上。过了江北,窗外的树木像幻灯片中的镜头从我的视野中快速掠过,春玉米抽穗了,红红的樱子像一缕淡忘不了的往事,花生的叶片鲜亮得绿着,身上抹了一层油光。一大片牛蒡,伞状的叶子很大,地头上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陶醉地欣赏着这一片庄稼。他的背影很像我的父亲。我的出走,对父亲的打击会像夏末突然袭来的飓风,庄稼的腰杆会折断,父亲的心也会伤透了。
    一周多我没有给好友电话了。不是不想知道家中的情况,每次知道后,我的心会在不安中颤抖一次。我不得不又拨通好友的电话时,我的心里是五味杂陈。
    我告诉好友,我离开武汉准备去投奔自己的亲爷爷,也彻底地离开了胡青凤。我要求好友为我保密,就说公司派我去天津做业务,打听一下爷爷的地址,我想去看看我从未见面的爷爷。这么多年过去了,所有的恩恩怨怨在奶奶还有父亲心里,淡得像日出日落,很平常的事情。淡到奶奶不经意地谈起爷爷时,父亲会情不自禁地说:“爹,也老了吧,应该回来看看了。”父亲说出这句话时,奶奶吃惊,我更吃惊。我深切地感到我的父亲也老了。人老了,都怀旧。如果是个物品,会在时光的盒子里,一遍遍打磨,而后,还原成最初的记忆。如果是个活生生的人,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不管还原还是不还原,都是与你脱不了干系的亲人。我的亲爷爷不是不想回来,也不像他说的无颜见江东父老,而是和亲人见面时的尴尬和无法偿还的亲情,任谁一时也无法释然。
    好友告诉我他会连夜去我家要爷爷的地址。我说,你想暴露我的逃亡不成,他安静下来,电话的那端是好友明显的担忧。他还告诉我,法院已发出第二道公告,我如果不按期回鲁,法院会判我和妻子自动离婚。我和好友都知道这是妻子和女团支部书记的调虎回山计。好友还说,老屋,你为什么不直接回山东?
    “我怎么回去,屌蛋腚光的。”好友对我的牵挂像一杯清凉的绿茶,风中就多了凉意,我的心也似乎开启了一道希望的缝隙。
    “那你去天津干什么工作,你可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放心吧,又不是第一次出门,我不会死的,我会留着最后一口气回山东,就是爬,也要爬回去。”
    “需要我帮你什么吗?”
    “谢谢。拜托照顾一下我的家人。”我就是沦落到沿街乞讨,我也不会告诉好友我目前的处境,那样我的家人很快会知道我的情况,我已经给他们带去屈辱性的伤害,不想再给他们添加无谓的挂念。人生像一张布片,毫无征兆地会戳破几个窟窿,这些窟窿的缝合需要自己在痛苦中精作细补,在别人的眼里才会千衣无逢,不至于给自己的亲人造成过大的痛苦。
    火车上人很多,天气依旧闷热。脚臭汗臭混合在空气中,像邻家婶婶做坏的豆瓣酱,每次闻到,我都说有一股脚臭味。母亲做的豆瓣酱远近闻名,独特的味道堪称一绝,在家时我戏说为母亲申请一个食品专利,就叫“黄鹂牌豆瓣酱”。母亲问我为什么取这个名字,我说母亲的笑声就像黄鹂鸟。父亲开口了,我看叫“老鸹牌豆瓣酱”还差不多,每天呱呱的。母亲搧我一巴掌,然后朝父亲讨好地笑笑,你说叫什么就叫什么吧。母亲竟然不知道父亲在讥笑她。母亲的爱,如此卑缩,在男人的挖苦和打击中,竟怡然自得。

       我不停地喝水,还是燥热。没办法我站起来走到火车的门道里,门道里全是人,没有座位的,坐在自己的背包上,吃东西的、聊天的、打呵欠的、玩牌的,干什么的都有。我返回座位时,身边坐上了一位姑娘,二十五岁左右,清秀俊俏。刚才我旁边的小伙子在我去凉快的时候,下车了。姑娘的嘴角弯成一个好看的斜弧,漾起的酒窝像两个富有情趣的寓言故事,眼睛里有月亮和月亮的传说,头发盘成一个高高的马尾,似乎挺立着一个生命的大叹号,高傲岫岩。她大方地和我打着招呼,“嗨,帅哥,我可以和你换一下位置吗?我担心一会火车会对我非常不友好。”她没有叫我大哥,而喊我帅哥,八零后的随和。那年我三十二岁,他称呼我大哥,情在理中。
    “非常愿意为美女效劳,只是我弄不懂的是为什么火车会对你非常地不友好,该不会火车会特别照顾你,美美的踹你两脚?”说完这句话,我警觉自己说了一句令人生厌的话,坐火车是忌讳胡说八道的,我怎么老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幽默。我晕车,担心会吐。坐到窗子边,会好些”。我终于明白这个女孩晕车,坐到窗子边的这个女孩,让我烦躁的心,静了很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6

主题

578

帖子

350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

积分
3500
发表于 2011-5-26 09: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比上一篇好,人物的描写生动传神,诗味很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26 17:45: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老屋 的帖子

      
     需要向大家说明的一点,鉴于我以前的色魔行为,很多人会以为我会一如既往地充分发挥我那双桃花般的电眼,继续狩猎这只年轻貌美也如花的小猎物。看来,什么都会有意外的时候,你们这次就大错特错了,当一个人走过一次弯路,差点赔上性命时,如果他还长记性的话,就会吸取血的教训,最重要的是张海鹏大哥对我恩重如山的兄弟情义,让我痛下决心做一个不食人间“色火”的男人。
    姑娘告诉了我她的名字,颜如雪。人像名字,干净的面孔让我想到被雪覆盖后的世界,田野里,白茫茫的一片,我和几个小伙伴在村南的湾塘里滑冰,我们滑行的速度很快,白色的世界混杂着几个参差不齐的黑影,像几个在宇宙中飞行的外星人。我们兴奋地狂呼,班主任杨老师的女儿杨春意,小我三岁。每次出来玩,她都像个跟屁虫似的,跟在我屁股的后头。我滑冰时,她胆小,站在岸上喊我:“老屋,我也想滑冰,你拉我一把吧。”我装作没听到,嗖地一声,从湾塘这头,滑到了那头。她看我不理他,跺脚哭起来,还用小手抹眼睛,我不忍心了,滑到她身边,狠狠地用我粗糙的大手擦她的小脸,脸儿滑滑的,落手的刹那,我竟是很轻柔了。
    班主任是下乡知青,杨春意八岁时,随母亲返回祖籍青岛。颜如雪让我想到了杨春意,二十年沉淀下的岁月因“雪”这个词的侵入,在我记忆的屏幕上活灵活现起来。
    坐火车,是倍加无聊的事情。平日里出发,几个车友玩玩牌,耍几个小钱,枯燥的旅途因小钱的诱惑也变得不是那么百无聊赖。钱,在特定的场合,有娱乐作用,还有提神作用。我不知道此去天津会是怎样的结果,多数时间沉默地望着窗外。颜如雪是个不安静的女孩,一路上叽叽喳喳的。知道了我的名字时,她说,老屋这名字听起来怎么这么沧桑,像隐藏着很多辛酸的故事。
    “如雪女士,你学中文的吧,想象力和联想力非常丰富。”我做贼心虚地回了一句。男人最怕女人撕裂他的伤口。
    “老屋,不要小瞧了本家姑娘,我研究过周易,会给人看相。”听这女孩说她懂得周易,我觉得此女子就有点吹牛皮了。你吹牛皮,我也吹牛给你看看。《周易》我小时候听说过,儒家尊之为‘群经之首’,道家崇之为‘三玄’之一。道儒两家推崇的的古代典籍唯有《周易》。它被称为中国文化源头的经典。一部哲学之书。融铸了‘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民族精神,催生了‘阴阳相济’‘物极必反’的辩证思维,造就了‘革故鼎深’‘与时偕行’的历史哲学,保留了‘保合太和’‘穷变通久’的东方智慧。”
    颜如雪听到我如数家珍,像小时候背三字经似的解说周易,不由瞪大了眼睛,对我刮目相看。其实,我一点不懂得周易,周易文字艰深,寓意深奥,岂是我老屋这不务正业之卑俗小人所参悟得了的。我西家邻居唐大爷是个私塾先生,对《周易》研究了一辈子,上面的说辞都是我没事的时候在唐大爷家翻书时,早就背的滚瓜烂熟的。我这人有个特异的功能,一见到女人,脑细胞会分裂、运动、消化、呼吸; 文学细胞会随机应变地感应、组合、生殖、排泄出来。这个天真的女孩被蒙在鼓里,恨不得做我的粉丝了。女人,幼稚的像只宠物狗,在善于玩弄文字的男人面前容易上当受骗。
    “老屋,我这个大学生也没有你懂得多,这个大学我算是白上了。”我在暗自高兴之余还要继续伪装下去,就说,哪里,哪里,我是略知皮毛。本来是吹吹牛皮,解解路上的寂寞,没想到弄虚作假了。
    我毫不羞耻的拿来主义,增加了颜如雪对我的信任。一般女孩子觉得大凡有文化的人都是好人,俗话说的好,文如其人,可文不如其人的人不也很多吗?披着羊皮的狼可怕,披着文皮的人,同样可怕。颜如雪告诉我她毕业于海南大学工商管理系,现任天津北辰宏瑞造纸公司副总经理助理,我俩说起来,还是同行。她把名片、电话留给了我。我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萍水相逢,下车后谁知道天南海北的你我会不会再次相遇。
    北方的夏末凉爽了许多,火车像在大街上奔跑的疯子,眼睛里看不到一点希望的颜色,一丝风从车窗里任性地钻进来,我紧了紧身子,命运在低处,轻易地就会被这束风摇到黑暗中去。颜如雪没有呕吐,我察觉到她脸上有不舒服的感觉,脸上一层黄色,她把头探出了窗外,我告诉她小心过窗风吹伤了脑袋,容易偏头痛。我去餐厅给她买来冰激凌,还给她用冷水泡了一条干净的毛巾,敷在她的额头上。拿出肖烟嫂子放我包里的苹果,给她削掉苹果皮。她感激地看了我一眼。
    夜幕低垂,乘客累了,进入梦乡,旁边男人的呼噜打得山响。颜如雪好像很难受,闭着眼睛。风变得顽劣,从田野里的大树上、火车过道、旅客的包包上、卧铺的床单上、还有乘客喝空了的可乐瓶子上,好奇地游走着,吹到身上就凉凉的。我拿起颜如雪的镂空短袖外套盖在她的身上,她睡着时的样子很安静,像一个婴儿,她的侧面非常好看。背影和侧面好看的女人,心灵必定完美,我一直怀有这种错觉。火车也像疲累了,行进的速度轻缓,颜如雪的身子随着火车的晃动,依偎到我的身上。我没有摇醒她,你可以说我猫改不了吃腥,可是当时我怎么想的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就希望颜如雪能安稳地睡一觉,睡醒后我会看到她灿烂的笑脸。

     火车路过德州时,我想起一次出发来德州,为了买到父亲和儿子爱吃的德州烤鸡,我跑很远的路买烤鸡的镜头。我想起张海鹏大哥,想起我口袋里有大哥给我的全部家当。家在咫尺,我不能回;大哥远在他乡,在牵挂着我。我一点没有睡意,似睡非睡中眯会眼睛。梦中是胡青凤和刘京啸圆滚滚的肉体,而后是刘京啸流血的肩膀,我背着旅行包流浪街头的狼狈,最后,我抱着张海鹏大哥痛哭流涕……
    睁开眼,颜如雪还睡在我的怀里。她好像醒过,可她没动,看到我睁开眼睛,她又假装睡着了。女人的小伎俩,我一看就清楚。我假装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轻轻推推她,打个呵欠,往座位的一边靠了靠。旅途中难免发生男女肢体碰触的瞬间,如果互相喜欢,就很陶醉这种感觉,也会在午夜梦回时偶尔想起,偷偷地笑一笑,想起时还会把身边的伴侣当做那个仅有一面之缘的人,文化人谓之为意淫。一段生活的小插曲,一段旅途上的小小回忆,只是偶尔想起,没有别的。像生长在自然界中的野花需要露珠的呵护一样,我们的心灵在粗糙的生活里也需要人性的缠绵,人生匆匆,遇到各色各样的人。每个人的爱,博大的、光明的、狭隘的、自私的,都让人唏嘘一番。
    一个人,有段自己喜欢的记忆,才证明自己鲜活地活着。
    我对颜如雪说自己是来天津探亲的。她问过我的工作,我说做房屋装修,她说一点也不像,说我身上有一种很温暖的气质,当她用温暖来形容我的气质时,我不解地看了她一眼,她羞涩地低低头。我看女人的眼光还是那么毒辣吗?害羞的女人身上有一种让男人如醉如痴的东西,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一篇文章说,女人脸红是种病,我怀疑自己也是种病。火车准时八点半到达天津,我帮她拿好背包,和她走出站台。我们在车站分手。她摆摆手说,“老屋,再见!”
    “再见,颜女士!”

      阳光很大方地挂在楼层和楼层的缝隙里,头顶上只有一片狭窄的天空,太阳的影子筛在路边的法桐上,像女人的喇叭裙,也像奶奶手中的大蒲扇。好友告诉了我爷爷的地址和电话,我是否立即去见我从没有谋面的爷爷,见到爷爷我又说什么呢,告诉他我因为跟女人私奔然后又因为女人给自己戴了绿帽子逃亡吗,这和揭爷爷的疮疤有什么区别?
    带着传统和敬畏的街道,密麻、整齐、高大的建筑物,远处教堂里传来带着救赎的声音,我假定有人在耐心地等我,我也假定了这世上还有另一个自己。一只雪白的鸟儿从我头上飞过,发出一声尖叫,翩然而去。有鸟的城市会是很宽容的城市,我宽容地看着自己的脚尖,这个会让我重生的城市放佛张开自己的大手,宽容地接纳一个濒临溺亡的生命,当远处教堂的钟声再一次敲响,我让自己的灵魂挺立在这个城市的街头,从武汉到天津,我可以再生为一棵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9

主题

627

帖子

1万

积分

黄金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4406

我爱妈妈注册纪念日调侃乱语青铜元老白银元老黄金元老白金元老功勋元老

发表于 2011-5-26 20:03:37 | 显示全部楼层
{:1_185:}很想知道结局,拜读,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018

帖子

489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

积分
4898

新年送“福”

发表于 2011-5-27 08: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有同性恋的嫌疑啊,动不动就搂抱张大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649

帖子

3740

积分

金牌会员

看林人

Rank: 5Rank: 5

积分
3740

新年送“福”

发表于 2011-5-27 10:28:31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如此懂得欣赏女人的男人,哪里会是同性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5

主题

3651

帖子

2万

积分

贵宾

山野村妇

Rank: 4

积分
21407

新年送“福”吉祥兔

发表于 2011-5-27 23:31: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听别人在说,论坛出了个不知老人还是新人的老屋,写得一手好小说,一直也没来看。原本,是打算等老屋竣工了,再来道喜,没想到今晚几个朋友小聚,说起老屋家的男人们,以及老屋其人,引起了我连夜来读的兴趣。

楼主笔力了得。尤其是对几类女人的描写,透彻入理。这让我想起了一个熟人,很熟很熟的熟人,不过,尊重他暂不脱马甲的意愿,我啥也不说。

我不喜欢追帖子看小说,一般习惯等帖子完毕,一气读完,那样比较过瘾,也酣畅淋漓,更不用吊吊打打的,心里老有个事是的。不过读了楼主的小说,感觉很过瘾!像是六月天吃着羊肉串和扎啤,只是楼主打扎啤的速度是否考虑加快一些。别让我们一干读者老师吊吊打打的跟着着急。

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28 16: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刚走出火车站,我就告诉张海鹏大哥我安然无恙到达天津,让他和肖烟嫂子放心。大哥让我不要着急,找到爷爷后,慢慢考察个小生意,从头做起,做得出色了,早日回山东去。
    听到大哥的声音,我像听到了父亲的声音。在远离家乡的地方,我像一片被野猫踏碎了房顶的瓦片,风会击伤我,雨也会击伤我,我的心会在风雨中千疮百孔,影影绰绰起爱恨情仇。大哥的声音刺激了我的食欲,我开始感到饥肠咕噜,一个人想到吃饭,该去为吃饭寻找出路了。我现在不想去找爷爷,我想自己打拼出一条出路。我忽然不明白当时为什么在危难时刻,想到来天津找爷爷呢?是自己一直的一个心愿,还是一个人在走投无路时,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亲人呢?两种疑问里都能找到模糊的答案。爷爷一直是我如鲠在喉的一块鱼刺,奶奶年纪大了,我知道她老人家一直思念爷爷,和张爷爷的逢场作戏无非是为了把父亲拉扯成人。世上的男人为了生存,有几个不逢场作戏?女人也喜欢玩这种把戏,男人就乐于给她们创造机会。这个社会,男人和女人都在互相利用。
    我决定找个饭馆吃点东西,然后找个便宜的旅馆住下来。在爷爷家的附近租个房子,自己找点活干。
    我买了一份天津交通地图。根据好友告诉我的爷爷地址查找到爷爷的家住在四马路和天宝路交叉口附近。

     我来到在一个“狗不理”包子铺前,感到自己很像一个“狗不理”包子。店主人是一个清丽的三十多岁的女人,敏熟的起笼、装盘、麻利地端到你的跟前,和蔼地跟你打一声招呼,慢用。当我说声谢谢时,她听出了我的山东口音,立即说:“你是山东人啊,山东人豪爽,有很多山东人到我小店吃包子的,你多吃点。”她一边说一边给我端来一碟小咸菜,花花绿绿的咸菜,撒着各种辣椒,上面浮着红油、姜丝、葱末。她纤细的腰身灵动地离去时,天津给我最温暖的感觉就是店家女人的热情,我近距离地触摸到了这座城市,好像触摸到了爷爷的亲情。我一口气吃了两笼“狗不理”包子,有史以来吃饭最多的一次。我知道自己是真饿了。蒸笼里和蔼地拥挤着八个包子。
    当我背起行囊踟蹰在天津的马路上时,我有了新生的感觉,人一旦吃饱了,就有吃饱了闲着没事干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可怕,可怕到闲着没事的时候,会去招惹别人。我喜欢这种陌生的感觉,没有一个人认识我,也没有人会了解我的劣迹,我可以重新活过。在店家女人的指引下,我坐班车来到离爷爷稍近一点的一条僻静街道上,找了一个便宜的旅店住下来。第二天,还是在这个店家女人的介绍下,我很快找到了一间出租屋,三个人合租,每人每月三百元。天津最便宜的出租屋了。
     出租屋位于一条老街坊里,已经列入拆迁计划,租房子的多数是外地付不起昂贵房租的民工和做小买卖的乡下人,三教九流,鱼龙混杂。街筒子里除了垃圾就是蜷缩在角落里的蔬菜叶子,几只野猫像主人一样在晃来晃去,一间库房门的下半部分张着一个大窟窿,像一个豁嘴的男人。上半部分贴着一个失去了半拉身子的“福”字,这半拉福字是被风吹了去还是自己不经意地就失去了自己的身体,我在思索这个滑稽的问题。库房里传出小猫的叫声,听起来不是一只,该有四五只吧。忽然,一只黄色的肥猫向另一间库房跑去,我以为猫遇到了老鼠,望过去,那间库房里也跑出一只黑色的野猫,两只眼睛在阳光下,闪着幽蓝色的光,我第一次看到阳光下猫的眼睛,好像它看穿了我,而我一点不知道它在想什么。黄猫亲密地走向黑猫,阳光移到猫的尾巴上,两只猫偎在墙角,满足地享受着这只属于动物的阳光。
    屋里住着我们三个单身汉。一个是天津本地的,一个是山东菏泽的。三个人的故事可以写一部酸甜苦辣的长篇小说。天津的王达,自己原来有一家图书馆,一个活蹦乱跳的儿子,和妻子还算恩爱。生意兴隆时,招聘了一个唐山的小伙子,帮着给各处卖书的零售点送货。小伙子干净利索,长相也俊。王达忙着去全国各地进书,参加书籍订货会,二来三去,王达妻子和唐山小伙子好上了,人家叫这种好为“爱情”。王达知道事情内幕后,先对妻子一顿拳打脚踢,而后把小伙子打了个皮开肉绽。风没平浪没静,王达媳妇一声不吭,眼里闪着爱情的绿光。就在王达以为媳妇悔过之后,在他去沈阳参加为时十天的“图书订货会”归来时,媳妇携带着家中所有的细软和小伙子私奔,馆去人空。图书馆被妻子以最低的价格出卖,家中值钱的东西,也被妻子席卷一空。儿子住校,对母亲的去向一无所知,王达只知道小伙子是河北唐山的,具体是唐山哪里的,也是瞎子打灯笼----一抹黑。王达自认倒了八辈子血霉,鸡飞蛋打的情况下,他出租了自家住的房子,供儿子念大学,他自己租了这个地方,卖菜为生。
    菏泽的安振义和王达的故事异曲同工,自己长得马马虎虎不说,五短身材,老娘砸锅卖铁才为他娶上了一个媳妇。媳妇五官搭配的还算没有出入,每天喜欢站在街头上嗑瓜子聊天,家务活什么也不想干。对公婆骂骂咧咧,自己还好吃懒做。一次,安振义的母亲病了,想吃饺子,媳妇不闻不问,公婆颤悠悠地做好饺子馅时,不知道那条筋被扭坏了的媳妇从公婆手中夺回饺子馅,扔到猪下栏里去了。安振义回到家时听老娘哭诉了这件事,忍无可忍,猛踹了媳妇三脚,要求她立即滚蛋。安振义说:“娘,只有一个,媳妇可以不要。和媳妇离婚后,村里人都笑话他这辈子是光棍一条了。安振义不服气,离开家乡来到天津打工,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就不信娶不到媳妇,娶不到一个好媳妇。他在建筑工地做瓦工,又脏又累,收入还行。他说不出两年,他的钱就可以从云南买一个媳妇,村里很多人找人贩子买云南媳妇的。自己娶不上媳妇,他咽不下这口窝囊气。他还说,鸟为食亡,人为气生。
    纯男人的世界,一股脚丫子味道。王达早上四点多就去批发市场上菜,运到附近的小区卖。安振义八点开始上工,他睡得比猪还死,闹铃响了四遍后,他打着呵欠从屋里走出来,拿起那件已经看不清模样的衣服,一边走一边说:“老屋,出门时锁好门,我们所有的家当都在这里,丢失不得。我上工去了。”
    “安振义,你不洗脸也不吃饭了?”
    “我去外边的饭摊吃,脸去工地上洗,那里有的是水,洗了脸又给谁看呢?”
     没人看,就不洗脸了?没人看,就不要脸了?就我仨这点家当,白送小偷恐怕他们也懒得来拿,臭烘烘的,一堆破烂东西。我躺在床上,早没有了睡意。我从王达的身上发现了一个商机,我可以去小区收破烂。我观察过附近的小区,有好几所大学公寓楼。我可以一边收破烂,一边把收到的旧书挑出来,晚上拿到夜市上去卖。王达、安振义没事的时候,看的书都是夜市上买回的,五元钱一本。根据我在凯和纸业公司的经验,旧书收购价是两元钱一斤,如果每月收到旧书五百斤,收入就是个客观的数字。规划好了,我决定立即就干。第二天,我去旧货市场花三百元钱买回一辆旧电动三轮,围着附近转了一圈,我看到一个比较大的小区,就来到小区门口。
    “爷们儿,你应该门儿清,这里多晚儿也不准收破烂。”这个学着说天津话的外地保安,没等我走近大门,就厉声喊住了我。他不伦不类的天津话传到我耳朵里,怎么听都是一股煎饼果子味。

    我开始贫气。“大哥,我打听点事,丘教授住几号楼?”今天,我还就和这个狗眼看人低的保安拧上了。我边说边把三轮车停在门口不碍眼的地方,顺便掏出自己准备好的将军烟,塞给了看门保安。张教授还是李教授,一个看大门的保安他也记不清,我信口开河只是为了糊弄他。看大门的,多数喜欢抽烟,闲着也是闲着。不是夸奖自己能个儿,一盒将军烟,我就把保安搞定了。
    听说我认识丘教授,保安立即对我换了一副嘴脸。他告诉我,可以进去收破烂,不过三轮车得放在门外,业主的东西不能动。我说这些我都懂,然后我偷偷地告诉他,每月给他五十元钱买烟抽,他满意地笑了。看着这爷们瞬间即变的一张臭脸,我真想把他弄旮旯里修理修理,我也知道我这是给自己的嘴过年,在我朝不保夕的日子里,不管怎么歪心,我都会忍着。
    此后几天,我每天蹲在大门口,和保安磨叽,无非女人、物价、街头巷尾等不上流的话题,有时还给他们讲几个荤段子,他们听得津津有味,好像还直吧嗒嘴,也想吃女人呢。我在三轮车上象征性地放点旧报纸旧纸盒子之类,保安也会在一些退休教授买菜回家路过大门时,适时地提醒他们,我是个收破烂的。想卖破烂的人家就喊我一声。第一次和知识分子们打交道,需谨慎、懂礼仪、知廉耻。他们叫我进去收破烂时,我慢腾腾地走进去,仔细地帮他们整理、打捆,还帮他们把垃圾远到垃圾桶,说话时装成温文舒雅的样子,很多人对我印象很好。
    一连几天,我在那个小区收到很多废旧报纸、废旧书籍、空酒瓶、费纸箱,还收到一台旧电脑,送到废品收购站,除去了本钱,净挣一百五十元。我还从旧书籍中挑出10本《读者》和《当代小说》。这十本旧书我算算也会挣一些钱,我想积攒得多些,去夜市上卖掉。
    那天晚上,为了庆贺我的第一次收入,我买回一捆青岛啤酒,请王达和安振义喝酒。不过喝了半瓶后,我就知道这青岛啤酒是假的。快立秋了,俗话说,秋老虎,还真是闷热。三个男人裸着上身,下身只穿一条短裤,几瓶酒下肚,就吆五喝六起来。酒后的男人,喜欢说水话,我说,每个人说一件自己最想实现的事吧。
    “我希望儿子毕业后找个好工作。”王达的眼睛眯着,像一只没有睡醒的老鼠。“我还想找个女人,没有女人的日子他*的难受。”
    “只说一件事。”我声贝高了一度。
    “我想攒足钱买个媳妇。”安振义听到我强调只说一件事,说完这句话,他的嘴巴子歪成一个瓢型,不敢说什么了。
    “我要回山东。”这句话是我从嗓子眼里吼出来的。
     他们两人害怕地看着我,没说什么,每个人拿起一瓶啤酒咕嘟咕嘟地倒入胃里。
     我像注射了鸡血,举起一瓶酒说:“相遇就是哥们,以后我们三个人要努力地活,好好地活,痛快地活。你、安振义,搞好你的卫生。王达,没有女人怎么了,没有女人的日子我们更要活得顶天立地。来,干一杯!”
    三个人中,数我最小。那天晚上醉酒后,我成了三个人中的老大。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晚,我也很想女人。我想醉酒后的他俩肯定会在被窝里自慰。
    我用几盒子将军烟,买通了很多小区的保安,不长时间,我收破烂的收入日渐增长。很多教授喜欢把旧书、旧报纸卖给我,我不掐斤少两,还主动帮他们搬运东西,看到下楼的老人,热情地和他们打招呼,有时发现一些有价值的书籍,我会提醒他们是否要保留下来。他们逐渐喜欢上我这个山东人。

不要瞧不起收破烂,也有学问,为了取悦这些学究们,愉快地和他们打交道,收来好书,我不舍得卖掉,每天晚上读到很晚才去睡觉。,
   王达、安振义他俩喜欢读那些带颜色的小说,看到人体素描,安振义不懂,边看边流着口水说,什么时候咱也娶上这么个美娇娘,让咱过过瘾。我说,就你这副德性,做你的黄粱大梦去吧。他就说,老屋也想吧。我说,我比你们俩还想,他俩就哈哈大笑。
    在夜市上卖旧书生意很好,我动员王达去帮着我卖,晚上他不出摊,他做过这行,比我卖得还好,每天晚上我给他提成卖书所得的百分之十。他干劲很足,我收来的旧书几乎没有库存。我俩分在不同的地方,慢慢地有了一小部分回头客,我们所卖的旧书都是正版,保存还完好,很受一些逛夜市的大学生青睐。我还让安振义捎一些《读者》卖给工地上的民工,也很受欢迎。他们晚上没有电视看,一些年轻人喜欢用手机上网,年老一点的就喜欢看书。我收购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写男女关系的书,统统被安振义的工友包圆了,安振义说他们是望书止渴。   

我从小喜欢看书,逮到什么看什么,不管什么颜色,照单全收。一次,在一个大学教师公寓收到一本《悲惨世界》,封面残缺不全,书页发出一股年代久远的霉味。不是这样,我想主人也不会舍得卖掉它。这本书我读过一遍,很喜欢。《悲惨世界》是法国作家维克多·雨果于1862年所发表的一部长篇小说。是十九世纪最著名的小说之一。小说贯穿了拿破仑战争之后的十几年的时间。我之所以喜欢这部小说,是因为我喜欢作家在苍茫的流亡生涯中保持自己独特的人格,以全方位的目光、全方位的思想,重新审视一切,反思一切。小说才具备社会独特的社会质感。我拿起这本旧书,小心地翻动着,枯黄的书页像被时间遗忘在箱底的绸衣,猛地从衣箱里拿出来,阳光一照,脉脉络络脱开来,立时碎下来,让人徒增一种伤感。书页压的很紧,翻动起来有一种生涩感。当我把书翻到一半的时候,五百元钱从书里掉出来,都说钱会长毛,这钱还真是长青毛了。王达听到我在书里发现了人民币,跑过来说:“老屋,明晚去饭馆撮一顿,五百元,我贩菜十天的收入。”“不行,明晚去‘小香楼’吃鱼锅。”安振义随声附和。
    “这五百元钱,我们不能要。明天去还给人家。”
    “傻,老屋,我们偷还偷不来呢,是它自己在书里的,为什么不要?你在小区收破烂,保安每月还得讹你五十元呢。”
    “给保安五十元,是我做生意的一个桥架子,一个愿给,一个愿收,公平合理的交易。这五百元钱是人家书主人的,不属于我,我不要,你们不要说了。”

这本旧书我想不起在谁家收的了,我每天定点在一个小区收购,寻找到书主人不难。第二天我来到那个小区,对保安说了来意,保安很吃惊,觉得我一个穷乡下小子,对钱一点不敏感,很佩服我。说,兄弟好样的。我会对钱不敏感,只有天会信我,但是不属于我的金钱,就不要。我把收购破烂的人家挨家挨户地问,问到第五家时,女主人拿着那发青的五百元钱哭了。苦得我莫名其妙。
    她告诉了我一个关于自己父亲的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29 07:48: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风中渴望 的帖子

幸甚至哉!结识版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29 07:4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山中客 的帖子

我的梦醒了,心却留在远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29 07:5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密州老人 的帖子

恋,不管以何种方式,都是激动人心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29 07:5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大漠放歌 的帖子

楼主笔力了得。尤其是对几类女人的描写,透彻入理。这让我想起了一个熟人,很熟很熟的熟人,不过,尊重他暂不脱马甲的意愿,我啥也不说。

无形中,老屋有沽名钓誉的嫌疑,很痛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诚聘英才 免责声明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5 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鲁B2-20051026号 | 备案/许可证号:鲁ICP备12015127号 | 电子公告许可: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62号函
投稿信箱:webmaster@zcinfo.net   总机:0536-6017778    新闻、业务热线:0536-2165588   法律顾问:山东东武律师事务所 刘清波、秦丽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