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
诸城信息港——传播时尚信息 关注百姓生活
首页新闻中心图片中心视频中心城市论坛悠闲会房产人才

诸城信息港城市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老屋

我家的男人【小说】

    [复制链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19 20:47: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风中渴望 的帖子

回头看看,所有学不会慈悲的女人一个个走了。黛玉是一个典型。红楼梦里的林黛玉就是这样死的,夺走她生命的是心病,是她的计较。而只有慈悲的女人,依旧会在爱情的殿堂里做自欺欺人的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19 20:4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小玩月楼主 的帖子

核试验,是危害多辈子的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19 20:5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半山月 的帖子

我不是疑似病人,我知道自己。是真病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19 20:52: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青荷小筑 的帖子

我真需要医生,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19 21:0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道听途说 的帖子

一言为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5-20 07:35:2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屋长青苔,
春在帘栊外。
往事历历萦怀。

枯木逢春绿,
诗菚别后裁。
辛酸句句在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4

主题

880

帖子

5648

积分

青铜元老

Rank: 6Rank: 6

积分
5648

新年送“福”

发表于 2011-5-20 15:4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奇热闹!有看头儿!期待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

主题

2142

帖子

1万

积分

白银元老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362

新年送“福”

发表于 2011-5-20 16:0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写得好极了,但我觉得文章中的主人公沾花惹草的毛病带有遗传基因。我也是男人,平时也有找点调味品换换口味的想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20 21: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老屋 的帖子
                                                                                    四
   不知你们有没有过一种这样的感觉,被刷新了的那种感觉,像死去一样。我在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推开卧室门的刹那,就是这种感觉。我和胡青凤逃来武汉的时候是个夏天,过了一个多月,正是夏末,酷热难当。武汉的天气不同于山东的天气,热的透不过气来。早上,闷湿的气流侵袭着你,就让人烦躁不安。
    当我的视野里出现胡青凤和一个男人赤条条的肉体时,我什么也没想,大脑就被洗空了,眼里是两条肥胖的虫子正在床上振动,纠缠,苟合。空气中搅拌着男人像牛一样的喘气声和女人春猫一样的发情声。
    我肯定是惊吓了他们,在我好像化外了时,胡青凤惊慌失措地喊:“老屋,你回来了。”然后,她以蛇的速度翻身下床,两只手胡乱抓起散落床边的衣服,她身上的男人像泥巴一样粘在床的一侧,这个男人很沉稳,没说一句话,从容地开始穿衣服。胡青凤的喊叫惊醒了我,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厨房,拿起菜刀,当我像一个杀红了眼的歹徒蹿到卧室时,我认出这个男人是“北湖辣鸭脖”的老板:刘京啸。外号:小外滩。刘京啸已经穿好衣服,不屑地看了我一眼,大步向门外走去。在他跨出卧室门的一刻,我的刀猛地砍在他的左肩头,他没想到我一个白面书生会起杀意。他疼得高叫一声:“伴妈日养的,你敢砍我,不要小命了?个巴妈,玩你的女人是看得起你,你问问武汉的哪个男人敢在我玩女人的时候,惊了老子,你小子,活腻歪了。”这时,我不是老虎,不是狮子,我是狼,我要吃人。我的菜刀连续砍上刘京啸的肩头,这家伙是个武家子,右手只轻轻一带,我就一个狗吃屎趴在地上,他捂着流血的左肩走出门外,疼得呲牙咧嘴地说:“老屋,我限你三个小时内离开武汉,在我去医院包扎好伤口,带兄弟们出现在你面前时,我不想看到你。如果看到你,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我的话,你可以不信,你的小命可要珍惜,个巴妈。”
    我被刘京啸摔在地上,看着给自己带了绿帽子的男人扬长而去,我恨不得杀了自己,我怎么连个狗熊都不如。这时,胡青凤惊怜怜地来到我的身边,说:“老屋,我错了,我对不起你。”她的上衣因为惊慌穿反了,镶钻的里子如同狼外婆的牙齿,鞋子没穿,赤着两脚。我想给胡青凤一刀,结束了她的性命然后结束我自己,在举起刀的刹那,看到胡青凤面带梨花,我下不了手,我把菜刀狠狠地砸上窗玻璃,哗啦啦,玻璃片落下来,儿子,母亲,妻子和血,一齐凝固在我的脑海里,我喘不动气,在这个远离家乡的地方,在这个夏天血色的早晨。
    刘京啸,我在武汉跑业务的几年,早有耳闻,只是没有见过。一个地痞流氓。他不仅经营熟食,还控制了武汉通往成都的客车,手下很多兄弟,都是为他卖命的。据说他手中还有人命案,可证据不全,公安局也奈何他不得。这可是个心黑手辣的主,说出的话,不砸个窝窝,他是不罢休的。在胡青凤开业那天,我就看出这个男人有来头。回家一问,是刘京啸。我惊出一身冷汗,告诫胡青凤少招惹他,有些人一旦粘上,想离开他不是那么容易的。刘京啸不同于凯和老总夫人,附近几个省都有他的眼线,传言他有七个老婆,每个老婆都是把好手,每人打理一项业务。几个人竟然相安无事,如果哪个醋坛子弄翻了,离出局就不远了。奇怪的是,哪个女人也不想出局,都死心塌地为刘京啸卖命。至于被他看上的女人,不出几个时辰绝对搞定,女人们还得喜笑颜开,如果不情愿,刘天啸是不稀罕下手的。这个男人五十左右,但风度翩翩,黑红的皮肤,健壮,保养得很好,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了很多。他的眼睛像一把抓勾,发现哪个女人风骚,眼光射过去,像蛇信子,缓缓地,让女人不自觉地就范。他舍得为女人花钱,听说一个东北女人来武汉闯荡,自己的钱被一个小白脸骗了。气得想自杀。刘京啸知道后,安慰女人。东北女人心眼多,提出如果刘京啸为她开一个瑜伽健身馆,她就跟了他。刘二话没说,安排财务拨出二十万,给了这个女人。女人感激涕零,当晚就留宿在刘京啸的身旁。不过这个女人没有辜负刘京啸,第一年,瑜伽馆毛利收入十八万,纯挣八万,那些名门闺秀也是冲刘京啸的大名来的。第二年,这个东北女人又开了一家男子美容馆,除了归还刘京啸的银子外,自己收入了五万元。东北女人长得真是漂亮,皮肤像冬天里雾凇的枝条,稍一呵气,会随风化掉。身段也美,不胖不瘦,性感又好看。还会玩一手漂亮的麻将。刘京啸违法搞不定的事情,东北女人一出面,立马尘埃落定,至于这个女人玩得什么猫咪,刘京啸心知肚明,但他最宠爱这个女人。
    我知道胡青凤肯定也拿了刘京啸的钱。有的女人和她生活一辈子,你琢磨不透她,有的女人和她生活几天,却会对她了如指掌。胡青凤生下来就是为钱活的,据她自己说,当年她之所以跟自己的丈夫从青州跑到潍坊,因为丈夫和她在一个厂子干活,给她买吃的,买穿的,听说他的家庭也好,她就决定嫁他。父母就她一个女儿,拼命反对她离开家乡,她自己跑来潍坊,和丈夫同居了。怀孕之后,发现他家根本没有钱,尽管不是吃了这顿没了下顿,但日子过得也是紧巴巴的。怀孕之后,胡青凤安静了一段时间。第一个孩子生下来后,胡青凤就想到外面打工,丈夫不同意。这个男人别的本事没有,造人的速度却是很快,第一个孩子一岁时,第二个孩子又怀上了,两个孩子都是女孩。胡青凤一点不喜欢孩子,孩子长得像父亲,像两个得小儿麻痹症的倭瓜,家乡的话就是,不出挑。第二个孩子两岁时,胡青凤在凯和纸业公司旁边开了“剪云”发屋。丈夫在家种地,孩子婆母照看着。
    在我歇斯底里地咆哮的时候,胡青凤跪在我的面前,她担心我真的杀了她。她告诉我在她盘发屋的时候,刘京啸就盯上了她。发屋的房子就是刘京啸的一个哥们的。在签房租合同的那天,胡青凤和刘京啸在宾馆就那个了。刘京啸给胡青凤五千元钱。五千元,和我要给胡青凤的五千元,数字惊人地雷同,一个多么大的讽刺。刘京啸晓得胡青凤的斤两,她和东北女人没法比,刘也就看上她床上的那点功夫。此后,刘京啸几乎每天来发屋和胡青凤幽会,还给她介绍了自己的几个哥们,他们说,山东娘们比南方女人有味,干那事都泼辣,山东女人的脸算是被胡青凤丢光了。胡青凤的发屋收入可观,她自己把钱窝藏起来。她说她不相信男人,她只相信钱。她的这句话,她娘的真对。
    我出发的八天,刘京啸和胡青凤缠绵了八天。今天,胡青凤知道我要回来了,告诉刘京啸不要来出租屋了。刘说,老屋九点才到,我八点就走,不会留下任何痕迹。胡青凤还是有点害怕,五点钟叫醒刘京啸起床回家,没想到刘京啸看到肉嘟嘟的胡青凤,淫念又起,杀了一个回马枪,睡了一个回笼觉。事情也巧了,被我遇到了。生活的残忍就在于,你不想看到的,却偏偏看到了。戴了这么久绿帽子的我,还以为和胡青凤过得是神仙生活呢。我的悲哀在于我屡教不改的麻木不仁。
     听完胡青凤的哭诉,我变得很安静,像一壶烧开的茶水,灵魂的枝叶盛开时,心,虚空了。我终于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私奔的龌龊和卑鄙。我只想杀了我自己。
    “老屋,你快走吧,去哪里都行,要不你就回山东。刘京啸被你砍伤,他咽不下这口恶气的,一会他带人来会剁吧了你。前天,一个男顾客在我的发屋调戏我,刘京啸站起来怒喝了一声,那个顾客是外地的,不认识刘京啸,竟然不服气,还要动手打刘京啸。被刘京啸的手下打断几根脊骨,我亲眼看到的。老屋,你快逃吧。我在这里,有我吃饭的家伙,你不要担心。”
     我最恶心的是听到胡青凤的最后一句话,她吃饭的家伙。她吃饭的家伙我是最清楚的,我就是因为这个靠自己家伙吃饭的女人离开了我的家,离开了我的儿子,失去了我的工作,现在又要开始逃亡。我拿出口袋里的五千元钱,甩给胡青凤,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离开了这个屋子,在离开时,我看到胡青凤木呆呆地看着我。我笑了一笑,我知道我的笑像棺材里复活了的死人一样,阴森森的。
     “胡青凤,我之所以离开武汉,我不是怕刘京啸杀了我,而是我的血被抽干了,我知道自己迈了一步永远不会被饶恕的路。老屋抛妻弃子,丢下爹娘,这辈子我真的该死。但我是个讲义气的男人,我把所有的钱留给你,你好自为之。”说完,我大踏步地离开这个我一辈子也不想看到的地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20 21:45: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俺也说说 的帖子

如果你和我臭味相投,我一点不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20 21:4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卢川 的帖子


生活中有一种女人,在她们的世界中,感情和家是生命的目的,生活的全部,其实,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20 21:49: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小玩月楼主 的帖子

老屋的传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20 21:5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龙城之光 的帖子



人生匆匆,遇到各色各样的人。每个人的爱,正大的或光明的,阴暗的或龌龊的,都让人唏嘘一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20 21:55: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今生叹 的帖子



就像昙花,长时间的积蓄,只为刹那的绚丽,然后归于沉寂。绽放,为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21 14:5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老屋 的帖子
                                                                              五
   打量着这个我寄居的城市,灰色的楼群像一个个闷铁罐子挤压着日出而作的人们。人生下来,吃喝拉撒,上有老人下有孩子。老屋三十多了,结婚生子,水到渠成的事,没费我一丝一毫的力气。私奔,潜逃,与别人没有任何关系,都是我自作自受,活该。这个城市像只饿急了的豹子,把我逼上死角。我像只奄奄一息的羔羊,不想被这个城市吞没,我的路又在哪里?
     身边是来去匆匆的陌生人,我把手插进口袋,一副无助的样子,内心说不出一种什么感觉。马路两边的半枝莲和指甲花被阳光烤的病怏怏的,湿燥的风,无处搁置的心,在这个城市的上空游荡,落到最低处,绝望地哀鸣。
    一个人,一旦什么也没有了,世间就没有让他感到可怕的事情。这个夏天,我失去了灵魂,失去了目标,甚至连自己是个“人”都忘记了。我觉得自己像一只野兽,我必须活着走出这个城市,这个给过我耻辱和愤怒的城市。摸摸口袋,一分钱没有,我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打海鹏哥的手机,告诉他我出事了。
     海鹏哥来接我的时候,我蜷曲在一条肮脏偏僻的胡同里,这条胡同的名字还有我是怎么走进这条胡同的,我自己也不知道。海鹏哥是根据我说的胡同的一个明显标志才找到我的。他从小在武汉长大,熟悉武汉的地形。
    我见到海鹏大哥时,一下子抱住他,浑身颤抖,一句话也说不出。大哥轻轻拍拍我的肩头,说:“老屋,上车,有话回家说。”他警觉地看了司机一眼。司机也警觉地看了我一眼。
     出租车上,我瘫软在大哥的身上,所有的愤怒所有的惊慌压制着我。
     海鹏哥的家住在武汉郊区,一个宽敞的院子。门外一棵杏梅,叶子泛出一股母性的光泽,结果的时候,定是很多,谦和地站立着,在天空和云朵中用平和的步伐慢慢度量着,悠闲、淡静。院子里,一棵木槿花,花朵繁盛,仿佛岁月的眼睛,在历史的眼眸中着急地观望。几盆花草,让我亲切地感受到家的感觉,红掌、蝶兰、越桃。花畦里的那棵无花果,很像我家的那棵,略带黄色的果子,在我的记忆中晃动,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亲情的存在,感受到生命的存在。
     此时,我忘记自己是一个逃犯,一个被人限制在三小时内必须离开武汉的逃犯。
    张海鹏把我扶进屋子,只能用“扶”这个词,走路我都感到吃力,毕竟第一次拿刀杀人。大嫂是个温和的女人,祖籍也是山东的,她要我像在自己家一样,吃点东西,喘口气,有事慢慢说。大嫂端给我一碗小米稀饭,担心地看着我说,“老屋兄弟,你大哥一回家就跟我说你们拜把子了,都是山东人,一家人,刚才听大哥说你出事,我一直在家担心呢。现在看到你全毛全翅的,我心中的石头就放下了。山东人就这样,打断骨头连着筋,热心肠祖宗遗传的,谁都改不了。你肯定没吃饭,到家才几时呢,先喝碗稀饭,然后和你大哥慢慢说说,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海鹏哥坐在我的身边,眼睛盯着我说:“老屋,出什么事了?也就回家不到一小时呀。”
    我一五一十地告诉张海鹏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一口气喝掉那碗稀饭,稀饭真香,我想活着,我想父亲,母亲,我想儿子,想妻子。
    “婊子养的,我就知道她不是个好玩意,靠裤裆活着的骚货。老屋,也就你个二百五把她当人,如果是我,非剁了她。那个刘京啸是武汉一霸,谁不知道,狐狸精竟敢招惹他,今天我给她留下小名,过段时间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一个残花败柳,刘京啸会稀罕她几天,做她妈的美梦。”
    “大哥,我砍伤了刘京啸,他限我三个小时离开武汉。”
    “你这一刀,带着满腔愤恨,至少得缝八针,刘京啸不会善罢甘休的。不要急,大哥替你想办法。”
    张嫂端给我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上面两个荷包蛋。
    “老屋,你不知道,我们家老爷子是南下干部,我父亲也是。老爷子给你海哥选媳妇时,有三个条件:一,祖籍必须是山东;二,必须善良贤惠;三,必须勤劳孝敬。我就具备这三个条件,老爷子和我父亲又是战友,你海哥早就喜欢我,父母包办,媒妁之言,我一个山东女孩,做了山东媳妇,这辈子也自豪,认识你,高兴。我们家无论吃的,穿的,养的,看的,都与山东有关,老爷子定下的老规矩。”张嫂笑了,笑声像木槿花上飞动的蝴蝶,发出一股温暖的香味。
    “什么时侯,你嘚嘚这些陈芝麻烂谷子,也不看看火候,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张海鹏瞪张嫂一眼。
    “我说这些,是想缓一下紧张气氛。你们男人,一遇到情况就动刀动枪,出事了,就逃亡躲藏。刘京啸限老屋三个小时离开,他就必须离开吗?天下真没有王法了?三个小时,你让老屋去哪里,难不成就地消失了?”
    “你嫂子说的对。老屋,你先在我家住着,我去探探情况,然后我们再想办法。”
    “海哥,嫂子,我不想留在武汉了,我想离开。”
    “你去哪里呀?山东你不想回,我们外地也没有亲戚。我和你嫂子是独苗,老爷子在世时对我们要求很严格,随便交朋友都不行,我们的朋友少得可怜。按说以老爷子和岳父的地位,我和你嫂子进事业单位不成问题,可那俩个倔老头子非要我和你嫂子进企业编制,我们都是听话的孩子,没办法。几位老人的身体战争年代留下伤痕,早早去世。我和你嫂子在武汉也是举目无亲,很孤单。有了女儿后,单位效益不好,生活开支大,我才买车自己跑运输。这几年挣下几个小钱,车经常出事故,刚换了部新的。”
     “海哥,我不想回山东,一个男人,在哪里跌倒的,在哪里爬起来。我必须干得像个人样再回去。我外地也没有亲戚,但我的亲爷爷在天津,我可以去那里。”我不知道怎么想起投奔从来没有见过的爷爷。病急乱投医,当时没别的路子想,想到的就是我的亲爷爷。
    “老屋,不是我说你,你海哥给你的钱,你怎么留给那个胡青凤,她害的你还不够吗?”张嫂没叫胡青凤狐狸精。
    “男人,做事就是这样,都像女人那样冷酷,还叫男人吗?肖烟,你去把我家的存款,可能总共还有两万吧,全部提出来给老屋,他一个人流浪在外,会遇到很多难处,爷爷多年没见也没联系,指望不上什么。把钱给他,让他自己做点事,不要干苦力了,争取干好,早日回家。”张海鹏说这话时,很激动,两眼通红。我知道了嫂子的名字叫“肖烟”。后来知道嫂子的父亲喜欢打仗,他的家乡是山东烟台,他给嫂子起名:肖烟。一是为了纪念战争,而是为了纪念家乡。嫂子小学二年级时,同学们取笑她的名字战争味太浓,嫂子私自改为“肖燕”,气得父亲差点吐血,嫂子不忍心又改了回来。张海鹏大哥的名字原来是张德州,大哥自己改了,父亲让他改回来,海鹏打死也不改,父亲拿他没办法,就不了了之了。这些故事是几年后从海哥女儿的口中知道的。
    大恩不言谢。听到海哥要给我他全部的积蓄,我没有说话,只在心里默默记住这份恩情,祈求上天早一天给我偿还大哥的机会。
    “你磨蹭什么,还不快去?”看到肖烟嫂子犹疑的拿出存折,我非常理解大嫂的心情。我一个刚结识大哥的陌生人,得到大哥情深意重地馈赠,不是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遇到的,老屋,虽在武汉,跌了个狗吃屎,但遇到我一生最真挚的朋友,我的大哥,我的兄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诚聘英才 免责声明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5 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鲁B2-20051026号 | 备案/许可证号:鲁ICP备12015127号 | 电子公告许可: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62号函
投稿信箱:webmaster@zcinfo.net   总机:0536-6017778    新闻、业务热线:0536-2165588   法律顾问:山东东武律师事务所 刘清波、秦丽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