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
诸城信息港——传播时尚信息 关注百姓生活
首页新闻中心图片中心视频中心城市论坛悠闲会房产人才

诸城信息港城市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老屋

我家的男人【小说】

    [复制链接]

105

主题

408

帖子

490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

积分
4900

新年送“福”

QQ
发表于 2011-5-16 10:2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老屋 的帖子

老屋家的男人任什么朝代都不“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16 10:5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嘟噜嘟噜 的帖子

草绿花红又一春,时光沙漏又流逝,心颜渐渐衰退去,真情已缱倦,拥有一个家,就是一个港湾,犹如倦鸟有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178

帖子

156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1560

新年送“福”

发表于 2011-5-16 11:00:0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屋 发表于 2011-5-15 21:24
回复 贫农娄小辉 的帖子

著名作家阎连科说过:“真的,请不要相信什么“现实”“真实”“艺术来源于生活” ...

以下纯属个人观点,如有某些比喻引发读者心理不悦或生理反应,概不负责。

“现实的真实”与“艺术的真实”,两者关系的一部分有些类似“火烧”与“屎”
诸城呱叫“吃了火烧烩出屎来”!当然,偶尔也会有人从消化不良的屎中扒拉出玉米粒西瓜籽,但总体上不再是一回事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16 11:0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图兰朵 的帖子

熟悉的只是一种感觉,文字的潮湿感觉。夜,煮酒饯行往事,但见碎影醉摇,春风掠影浮落花,曾经芳华也蹉跎,终不过浮云一飘,当珍惜今朝暮霞余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16 11:0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道听途说 的帖子

且不管是不是一回事儿,惹你上火应该是我的责任,至于引起什么心理或者生理的反应,那是我自己的事,与别人没有任何关系。小说就是说了多遍的故事,如果和故事动肝火,大可不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178

帖子

156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1560

新年送“福”

发表于 2011-5-16 11:46:4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误解了我的意思,我对你很敬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16 11: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道听途说 的帖子

好,改天我来诸城,你请我喝酒,三大碗。算我赔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178

帖子

156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1560

新年送“福”

发表于 2011-5-16 13:33:3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屋 发表于 2011-5-16 11:51
回复 道听途说 的帖子

好,改天我来诸城,你请我喝酒,三大碗。算我赔罪!

好,不来是小狗滴!我的手机号在短信息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183

帖子

275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754

新年送“福”

发表于 2011-5-16 16: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图兰朵 发表于 2011-5-15 23:57
文字娴熟,疑似谁的马甲!学习了

文字娴熟就疑似?容易误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7

主题

666

帖子

402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

积分
4028

新年送“福”

发表于 2011-5-17 08:3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半山月 发表于 2011-5-16 16:22
文字娴熟就疑似?容易误诊。

捏个人是医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17 17:4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老屋 的帖子
                                                                        
   置家还有胡青凤开店的钱都是我的,我所带出的钱已所剩无几。又一时找不到活干,胡青凤看我没有油水可捞了,对我指桑骂槐,我像个死鳖似的不想发作。男人要想腰杆硬,大把大把金钱挣,这个道理我懂。再说,大丈夫岂和小女子一般见识,人在难时,忍字当头。我第一次去干装卸工,一个煤点。一拖挂煤卸下来,浑身的骨头散了架,眼镜片上全是煤灰。我一个从小没吃过苦的帅小伙,像一个从煤窑里刚钻出来的黑炭头。我是从街头小报上看到广告来应聘的,说好干完活后一次性付清装卸费。可是,煤卸完了,工头却说付给一半的工钱,余下的,下次结清。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我在武汉人生地不熟,只有哑巴吃黄连。回家时,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白天出来干装卸工,我是没有这个勇气的,丢不起这人。臭了肉,臭不了架子。胡青凤还没有回来。
      她回来时,脸红得像刚抱过蛋的母鸡,嘴里喷着酒气,眼睛里射着蛇的绿光。她告诉我,有顾客理发晚了,所以回家就晚了。我累得半死,呼呼大睡,懒得管她。
     我经常用公用电话给我最好的朋友打个电话,问问家中的情况。但我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担心父亲来武汉找到我。我无法想象父亲找到我时的情况,他有可能会真杀了我。每次给好友打电话,我会跑很远的路,换很多个地方。好友告诉我,母亲为我的事,病了,父亲气得高血压发作。妻子为了引蛇出洞,在女团支部书记的高明授意下,向法院提出离婚。法院张贴在大队门口的告示上郑重地宣布:当事人老屋,你妻子已向法院提出离婚起诉,限你在一个月内返回本地,如果到期不回,视为你自动离婚。所有的家产和孩子的监护权,视为你自动放弃。
     他还告诉我,妻子找过他多次,让他劝我回去,她一点都不怪我。好友劝我,老屋,回家吧。
     好马不吃回头草,我怎么回去?从离开家的第一天起,我就悔青了肠子。我有什么颜面回去,胡青凤会放过我吗?
    我继续干装卸的活,累得像个猪一样,回到家倒头就睡,一点也不去想那些花花事了。胡青凤花一分钱也伸手问我要,买卫生巾的钱,都要我的。我每次问她发屋的收入,她都说生意不好,水电费都挣不出来。眼看我俩陷入了经济赤字,一个月后,在一个很铁的客户帮助下,我找到一个跟长途车的活计。每天六十元。
     跟车这活很累,在途中和司机调换着开车,关键是不能睡觉。把武汉一种机器配件送往内蒙一家公司,来回需要八天时间。
     胡青凤知道跟车这活计有钱挣,不加思考地就答应了。我担心她一个人在家害怕,她说没事,晚上会早关门回家。
    离开胡青凤,我有种脱离笼子的感觉。看天是明净的蓝,看地是温暖的灰,看叶是活跃的绿。看到孩子,我的心像被钳子拧了几下,我想儿子,我想家,我想母亲的白菜馅包子,我想妻子的手洗衬衣,我想家乡的一草一木。同行的司机张海鹏老家是德州的,我像遇到自己的亲哥哥,和他一路上掏心掏费地说自己的故事。他说:“老屋,不是我说你,男人偶尔碰碰女人,也不是什么万恶的事,但家你不能不要呀,家是男人最巩固的根据地,根据地没了,革命还有意义吗?你怎么连这个道理都弄不懂,还是年轻,哪个男人不想左拥右抱几个女人,但得有银子,你的银子够多吗?你有没有计算过,你得不偿失的代价有多大?现在有段话说的好:要想一辈子不安稳,找女人;要想一年不安稳,盖房子;要想一天不安稳,请客。你是想一辈子不安稳,我们挣的是血汗钱,就我们这几个小钱,养个女人够吗?你这一步,迈得也太臭了。哥哥我好担心你!”
    “哥,我早就后悔了。可山东我回不了。”
    “怎么回不去?山东,那是你的家。”
    “我有几张脸,脸皮巴掌厚,也见不上老少爷们了。”
    “老屋,这句话,我不爱听。判死刑的可以死缓,判无期的可以有期,有期的如果表现好,可以争取宽大处理。谁也不敢说,自己的一辈子不犯错误吧?人,走入歪路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自己不知道把错误纠正过来。我没有文化,不会说大道理,但我觉得你这步棋走错了。你自己想想,你这是过的什么日子,这种日子有盼头吗?”
     “哥,我怕胡青凤不饶过我。”
     “她不饶过你?你真是小儿科,她凭什么告你?你们都是中年人,你情我愿的事,不就是上了回床,她一个破烂货,告她娘个屁,你让她去告,小样的。”
     “哥,我还是没有勇气回去。胡青凤一个女人家跟我来到这陌生的地方,她也不敢回山东,我怎么忍心扔下她一个人自己回家?”
     “老屋,男人心太软,会吃大亏。也好,等稳定一段时间,你好好想想吧。”张海鹏在和我谈话时,恨不得搧我两个耳光,从他气得发红的脸上就可以看出。
     我好不容易交到一个朋友,多日来的郁闷倒了出来,心里好受了一些。到了内蒙,我和大哥一顿猛喝,我喝醉了,醉了之后,嚎啕大哭。大哥什么也不说,只是用毛巾为我擦脸,叹口气说,男人,活着真累。
    我觉得男人除了亲情,别的都可以没有,就是不能没有朋友,那种推心置腹的朋友。我忽然很羡慕我的一个同学,他一直单身。大学毕业后在苏州一家外企做财务总监,人长得很帅,有车有房,但就是不结婚。用他的话说,不是不想,而是不敢。他的父母在他高三那年离婚。父亲是潍坊一家保险公司的财务科长,喜欢上一个二十三岁的姑娘,非要和母亲离婚。母亲为了不影响儿子高考,毅然决然和父亲离婚。父亲唯一有人性的一点,是净身出户。但作为一个财务科长,洗点钱是很容易的事,他很快和这个女孩结婚,买房,买车,还给同学造了一个可爱的小妹妹。钱,他娘的这东西,能买人性,还能买感情。同学每次和我谈起他的家庭,都是一副鄙视的口气。
     他说他之所以不结婚,不是担心伤害自己,而是担心伤害了女人,伤害像自己母亲那样的女人。母亲现在一个人过,也有人为母亲做媒,他母亲说,如果一个女人走入过婚姻,又吃过苦头,再次走近婚姻的话,这个女人也太不长记性了。
     和张海鹏谈起我的同学,大哥也是一副鄙视的口气:“老屋,你们这些人喝了点墨水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社会上还是好人多,要不能叫社会吗?如果一个社会没有污点,这个社会也不会发展,一个社会的发展都是在病痛中前进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们也是男人,你们明白自己的男人责任吗?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如果都因为经难念而放弃,不是男人,叫狗熊还差不多。就你那点破事,什么阳痿,是你自己作践自己,是你的思想在作怪,你的力量呢,你的男人气概呢?一个男人对生命低头,不仅会阳痿,还会早泄。老屋,生活像块石头,实实在在的,容不得半点马虎。为家过日子也是这样,虽然像一碗白开水,但喝起来舒坦,没有饮料的颜色鲜艳,是过日子的本色。如果你说因为你的那点事,就没法过日子了,那瘫痪的、痴呆的、生病的,就不活了?还有做和尚的,还能被憋死不成?”
     我非常佩服张海鹏大哥,文化不多,大道理不少,都说到了我的心坎里。没离开内蒙前,在一个小酒馆里,我和张海鹏大哥八拜结交。他大我九岁,是我的大哥。我端起一碗北京二锅头,和大哥在院子里跪下,那是一个月儿皎洁的晚上,云朵挂在高高的楼层缝隙里,一片片的,像一件件往事在我的脑子里翻来覆去地回转,干净的地砖上,有阳光残留下的温暖。我是一个丢失了村庄,丢失了炊烟,丢失了家的男人。我像一只冬天里觅不到食物的鸟,在茫茫的原野上,独自艰难地行走,遇到大哥,是上天给我的一次良遇。我一口气喝干一碗二锅头,红着眼睛对天发誓:“苍天在上,月亮作证。今天我和张海鹏大哥结拜,不想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如果老屋今生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定和大哥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张海鹏大哥也很激动,一口气喝光碗里的酒说:“朋友莫过于患难之交,今天结识老屋,也是我张海鹏有眼识得金镶玉,我相信他会迷途知返,祝福他早日回归山东,早日和弟妹团聚。”
     那晚,因为不出车赶路,我俩都醉了,醉得一塌糊涂。我是哭了喝,喝了哭,张海鹏在我身边只是红着眼睛和我碰杯,说:“喝,老屋。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孙猴儿都借得芭蕉扇,你也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的。”
     喝了多少酒我记不清了,裤子尿湿了都不知道。第二天,急着赶路回湖北,看到老板娘用异样的眼神看我,我才警觉,回屋换了一条备用的裤子,高兴地和张海鹏大哥回家。我头疼得很,多数是海鹏哥开车,我倚在座位上睡觉,梦中是儿子喊我爸爸的镜头,还有媳妇哀怨的眼神。海鹏哥路上还是劝我:“老屋,回去劝劝你那个狐狸精,她也有孩子,让她也回家吧。实在不敢回山东,我帮她找个地方,把她老公接出来,一块正儿八经地过日子。不要掺和别人的家庭,一个女人家,狐媚骚气的,让人讨厌。”海鹏大哥记不住胡青凤的名字,一直叫她狐狸精,他说她就是一个骚狐狸精。
     我在电话中对胡青凤说十六号上午九点多到家,没想到海鹏哥因酒精的作用,又是夜晚空车行驶,超速,提前三个小时到家,我想胡青凤一定还在睡懒觉,离家这么多日,小别胜新婚,想起她那双桃花眼和胖胖的小手,我想和胡青凤好好亲热亲热。用海鹏哥的话,我这叫狗改不了吃屎,男娼女盗。
     黎明时分的武汉,像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早起的,多数是些小商贩,也有一些锻炼的老人。城市的耳朵,在这样的时光里,显得非常倦懒,我走在这条还没有睡醒的街道上,和它也就一个多月的感情,我兜里有张海鹏大哥给我的五千元钱,八天我的工钱应该是四百八十元,可海鹏哥非要给我这些,他说:“老屋,我口袋就这些了,你先拿着,和哥哥我不要客气,谁都有个困难时候,咬咬牙就过去了。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我这段时间因为换这部大车,手中空,过一段时间我手头宽余了,帮你投资干点小生意,这种活不适合你,你是干大事的料。”听到这句话,我惨然一笑。
     五千元,在我的心里,像一根烧红的木棍,烧的我神经痉挛。我高兴地哼着小曲,还即兴作诗一首,不过我可不敢叫诗,如果你不想看,可以看作厕所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的那种,也可以像海鹏哥说的,一个还算有点正常的精神病人,这是他在路上和我开玩笑时说的。
    晒晒我的打油诗:
    钱,
     他娘的真好
     装在口袋里
     我觉得自己很像个男人
     五千元
     磕头兄弟的血汗钱
     我要怎么花
     是吻上女人的屁股蛋
     还是找回我做男人的尊严
      有几个路人惊恐地看着我,有一个还远远的避开了我。我知道自己的样子,皮肤黑中带紫,两眼像吃了死孩子肉,步履摇晃,一副嬉皮士的打扮。以前的老屋死了,死在欲望和贪婪里。我也知道自己这是一种很虚弱的尖叫,一种比粪便还臭的命运尖叫。
      在一个包子铺,我买了一笼灌汤包、豆汁。包里还有我在内蒙为胡青凤买的一根藏银项链,我这人虽粗俗不堪,却喜欢附庸风雅,在家时就喜欢为妻子买些小玩意,漂亮的衣服和一些有地方文化纪念的小物件。胡青凤大我五岁,说不见老,那是假的,换作以前,她和我站在一起,明显的是她年龄大,这段日子,我干体力活,黑瘦,她才显得嫩生起来。我喜欢打扮女人,文化不多,很有美学观点。不是自吹,一套衣服经过我的搭配指点,这个女人非靓丽起来不可。凯和纸业的很多女人都信服我的眼光,经常请教我穿衣服的学问,我说的头头是道、唾沫星子四溅。我自己穿衣也讲究,休闲体恤,休闲牛仔,绝对的干净利索。一个男人,叫人看起来有精神气才是最重要的。逃亡的日子,我淡漠了自己,也淡漠了男人的尊严,破罐子破摔了。我在这里大谈尊严,肯定有人想搧我耳光,那时,我真希望有人搧我几个嘴巴子,至少心里还清爽些。
      轻轻打开门,我担心惊醒胡青凤。蹑手蹑脚去厨房放下包子和豆汁,来到卧室,极想来个饿虎扑羊。
      打开卧室门的刹那,我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把我憋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5-17 18:04:2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屋是在写自己的经历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5

主题

1937

帖子

1万

积分

黄金元老

菩提树下一行者

Rank: 8Rank: 8

积分
16861

新年送“福”

发表于 2011-5-18 07: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屋这个青年不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5-18 08:46:24 | 显示全部楼层
要想一天不安稳,就请客;
要想十年不安稳,就买房;
要想一辈子不安稳,就找女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5-18 21:31:36 | 显示全部楼层
要想10辈子不安稳,就搞核试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诚聘英才 免责声明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5 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鲁B2-20051026号 | 备案/许可证号:鲁ICP备12015127号 | 电子公告许可: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62号函
投稿信箱:webmaster@zcinfo.net   总机:0536-6017778    新闻、业务热线:0536-2165588   法律顾问:山东东武律师事务所 刘清波、秦丽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