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
诸城信息港——传播时尚信息 关注百姓生活
首页新闻中心图片中心视频中心城市论坛悠闲会房产人才

诸城信息港城市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1583|回复: 158

我家的男人【小说】

    [复制链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发表于 2011-5-12 15:5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爷爷是个读书人。他和奶奶洞房花烛夜的第二天离开家跟部队南下。后来爷爷和奶奶离婚的理由是父母包办,没有共同语言。不知道爷爷在和奶奶行房事时,想没想到这是谁也包办不了的事情。我虽然也是个男人,但这个问题却一辈子无法解答。   
      爷爷在南下途中,遇到了一个细皮嫩肉的女学生,虽非一见钟情,却也有好感。一次两人单独执行任务,月黑风高,爷爷为了不让女学生受寒风的侵袭,顺便侵袭了女学生的身体,水到渠成,女学生含情脉脉之下。
     我有了一个血缘性的姑姑。爷爷提出和奶奶离婚。奶奶一句话没说,只抱紧了自己的儿子。
     解放后,爷爷留在南开大学教书。很少回来看自己的儿子。用他自己的话说,无颜见家乡父老。等我长大,听到这句话,第一反应就是,这是句连屁都不如的话。
     奶奶虽不说貌美如花,也是家乡一棵妖娆的小草。那身段,那脸眉儿,十里八乡数得着的。和爷爷离婚后,说媒的也踏破过奶奶家的门槛,奶奶只是摇头,她的心粘贴在洞房花烛夜的旧日历上,像老家门前的那棵曲柳,绿过黄过,变换的只是颜色,心弯了。村子几个光棍也想打奶奶的主意,敲过奶奶家的门,趴过奶奶家的墙头,像苍蝇一样,被奶奶毒蜘蛛一样的眼神打退了。有一个壮小伙子,在奶奶干活的时候,轻薄的掀奶奶的上衣,想窥视奶奶那对丰满诱人的东西,被奶奶的锄头差点打折狗腿,从此,奶奶的烈名传播开来,光棍们死心了。
    据父亲说,邻居张爷爷对我们家非常好,至于好到什么程度,在他的小脑袋瓜里依稀有张爷爷搂抱奶奶的镜头。他不在乎这些,张爷爷对他像一个父亲,在他的心目中,张爷爷才是他的父亲。他自己的亲生父亲是方的圆的,他都不知道,只觉得自己像没根的浮萍,在这个家中漂荡着。
    村支部书记张爷爷,人高马大,一表人才,除没有我亲爷爷的才学外,其他的什么都有。把奶奶照顾得春花雪月,人越发的俊俏,越发的风韵。父亲在这种非亲非故的环境中长大了。
    我那个姑姑只比父亲小一岁。在父亲高考落榜时,她考入北京清华大学。
    因了张爷爷的熏陶和有缘由的关爱,父亲高中毕业的第三年,当上村支部书记。也别说,我父亲的才能比张爷爷有过之而无不及,上任几年,村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大棚黄瓜,大棚西瓜,大棚油桃,优先在我村试种。村民们有钱了,都夸父亲是个好书记。父亲和爷爷整个一相似形,英俊中洒脱,古铜色皮肤,迷倒了邻村的姑娘,上门攀亲的很多,我娘娶进了奶奶的家门。
    娘是上阳庄人,不说话不笑,一笑,云儿会停下来,专注地听她说话,声音像黄鹂鸟儿,父亲就迷恋她的笑声。娘的针线活好,做出的鞋垫,腊梅喜鹊,跟真的一样。织出的毛衣,穿在父亲身上,顿时像村西的那口古钟,还没有敲击,幽深的岁月就塞满了记忆。
    村子成了市大棚蔬菜示范村。父亲经常去市里作报告,讲经验。在我一岁的时候,父亲喜欢上一个邻村的女团支部书记。
    不知父亲是怎么迷上这个女团支部书记的,反正父亲外出的时间越来越多,晚上和母亲恩爱的时间越来越少,有时,母亲难捱寂寞,不好意思开口,缓缓靠紧父亲的身体,父亲僵硬着身子说,我累了,睡吧。
    女人在这方面是非常敏感的。一个男人对女人的身体不感兴趣了,爱,也就飘远了。我娘慢慢回转身,眼泪像傍晚烟筒里飘出的烟雾,一缕缕的,散了,又飘回来,在心中迂回曲折着。
    娘在孤独的时候,也是紧紧地搂住我。孩子,是女人唯一的寄托,也是她不爱惜自己的理由。
    父亲提出离婚,村里的人传地沸沸扬扬,说我家是遗传。对遗传这东西,我觉得像梧桐树的树根,扎得很深,伸得很远,研究起来,真有科学道理。我们家男人的荷尔蒙就是比别家的男人多,如果上帝预测到了,应该阉了我们再让我们投胎到世上。那时,世界少了怨恨,少了纠缠,男人和女人的故事叙说起来会轻松得多。
    父亲唯一不同于爷爷的是他的霸道,与文化有关吗?我觉得没有一点关系,文化这东西很滑稽,很多东西被这两个字遮掩着,背叛和出轨有了盗世欺名的借口,看起来似乎很道德。
    母亲至死不同意离婚。她说了,生是父亲的人,死是父亲的鬼。我一直怀疑女人是否像贾宝玉说的,是水做的。我看女人像一块干树枝子,用强硬折腾着自己的生命,也折腾着婚姻。这道篱笆墙是女人的死结,她们为什么一辈子解不开呢?
    母亲不同于奶奶,死守着婚姻。我忽然觉得爱笑的女人很可怕,脸在笑,心在哭泣。
    父亲没有离家出走的勇气,也借用他的话,舍不得他的儿子,我认为这同样是一句屁话,舍不得自己的官位吧,一个小芝麻官儿。父母过着貌合神离的日子,父亲的身体偶尔在家过夜,偶尔和母亲暗渡陈仓。男人可以同时和多个女人保持着关系,从动物进化角度讲,男人在极速退化。
    女团支部书记不能如愿占据父亲第一夫人的位置,比掏了心还难受。上级三令五申,两人如不断绝关系,官帽儿丢掉不说,党籍政绩全部泡汤。这个严重的作风问题,组织一再给父亲面子,无非看在他多年对村子的贡献上。
    团支部书记的娘家人急于嫁出这个败坏门风的女人,父亲明确告诉女团支部书记,除了父亲谁都不能嫁。女人在品尝了所谓的爱后,脑子被灌了浆糊,不管这种爱是不是自私,蜕化为一个半痴呆。她闪婚般嫁到我村,成了我的一个远方婶婶。村子人都晓得这种鸡鸣狗盗的阴谋,只有我那个傻帽叔叔一点不在乎,像得到一个香面馍馍,对女团支部书记呵护有加。后来,我分析了一下,我的远方叔叔一点不傻,他像一个懂股票的行家,优绩股掌控在自己手中,船涨船跌,与他无关。
    每当女团支部书记装模做样地到我家串门,我都想拿起大门口的二叉钩子钩碎她的黑心烂肠子,但看到母亲和颜悦色地和她说话,我的一双小眼睛就只有看得份了。我搞不懂大人的心思,母亲笑起来还是赛若铃铛,传进我的耳膜,却像一群蜜蜂,嗡嗡作响。
    父亲在团支部书记嫁进我村后,心倒安静下来,在家的时间多起来,母亲脸上闪过胜利的神色,女书记憔悴了许多。很多年后,一直没生孩子,据说我那个远方叔叔这方面根本不行,父亲和女团支部书记在母亲和村民的眼皮底下做事,收敛了很多。女团支部书记像块干渴的土地,日渐枯涩。距离缩短后,父亲水中望月的幻想消失,爱的美感也荡然无存。
    母亲的笑声越来越多,特别是女团支部书记走进我们家门,父亲却装作熟视无睹时。女人保护婚姻的方式很特别,如同一个死士,死守。当她胜利时,另一个女人在她面前像一条打败了的落水狗,围着她转的滋味不定多么享受,女人啊,自相残杀起来,明争暗斗,刀光血影。
    我也没有考上大学,高中毕业后在凯和纸业集团工作。我们家不仅遗传叛离,女人也是一个比一个美丽。我的妻子是一个娇柔的女人。我不喜欢自己的婚姻。妻子是女团支部书记的侄女,我的精神有被强奸的感觉。但我又没有力量反抗父亲,我父亲是那种说一不二的男人,母亲说她就喜欢这种男人。女团支部书记是死命做我家的女人,侄女就是她的替身。每当和妻子干那种事,我就有一种轮奸女人的罪恶感。生下儿子两岁零六个月,我阳痿了。晚上,还不等靠近妻子,自己先败下阵来。偏偏我的妻子是个性欲极强的女人,每晚都想干那种事情。这点,我觉得她极像女团支部书记。我不行了,你鼓励一下,她竟然说我不像男人,还把这种男人的耻辱告诉了女团支部书记,我们家,她们家,都知道了我的隐私。那段时间,我杀人的心都有。我吃过很多药,没有一点疗效,自己憋闷、压抑,经常借口出差,住在公司里,不想回家。
    我任湖北大区经理,负责小卷纸和餐巾纸的星级宾馆销售。做销售,应酬是必然的,为了迎合客户,经常去一些娱乐场所。我的那些客户,和小姐们勾肩搭背,打情骂俏。一开始,我很放不开,时间久了,见惯不惊,也入乡随俗了。脸不红,心不跳,坦然自若。但仅限于语言挑逗,行动是没有的,我知道自己的弱势,男人不像男人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有时会想到自杀。
    想到儿子,我希望自己活着,我这句话,别人会以为像我的爷爷父亲一样,也是一句屁话。说实话,我就是这么想的,儿子是我的希望,也是我的生命传承。我也想去大医院看看,但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开口,尽管妻子还有女团支部书记一再催我去医院检查,我还是迟迟没去医院。我最恨女团支部书记插手我们家的事,她和张爷爷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齐蹦跶。
    凯和公司门口有一家“剪云”发屋。老板娘胡青凤是个风骚的娘们。脸若桃花,眼睛一笑,像一根针慢慢扎入你的心里,让你想入非非。鼻子轻轻一耸,哪个男人是猫,她会第一时间觉察出来。中等身材,走路忸怩,看一眼就知道此人绝非善类。她的手艺实在不敢恭维,剪出的头型不敢说像云,我看像一堆手纸,我为自己的比喻,暗自高兴了好久。
    就这种手艺,公司的业务员都去找她理发。无非喜欢她莺声莺气的娇喘还有那双白白胖胖的小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有关男人女人的那部分。这点我非常理解。业务员常年出发,和老婆沾边的机会少,偶尔在外边打打野食,男人的本性。我是个新潮的男人,一般在外地理发,发型俊逸大方。
    这几天,我在公司等一批高档木浆纸上市,害怕晚上自己溃不成军,不敢回家。百无聊赖一个人溜进“剪云”发屋。发屋是一个二层门头房,装潢精致。进门是三把座椅,洗发精,洗发膏,啫喱,护发素,弹力素,摆得满满的。门口一棵翠绿的滴水观音,收银台旁边卧着一只倦怠的卷毛狗,两个小姑娘忙碌着,几个顾客。往里一拐,是洗头的地方,有哗哗的流水声。还没等我走入,传出胡青凤的声音:“幺,老屋兄弟,稀客呀。
    胡青凤竟也知道我的名字?一想凯和纸业就这么巴掌大的地盘,几个业务员天天在胡青凤的鼻子底下转,不认识都难,疑问之下,于是也就不足为奇。她从洗发间走出来,我招呼说:“胡老板,不忙呀?”
  “不忙。老屋兄弟,是哪阵风把你刮到我的小店来了?”
  “这不没事么,随便溜达一下。”
  “兄弟,理理发吧。”
  “我刚在外地理过,不麻烦了。”
  “幺,嫌姐姐手艺不好吧?”
  “不是,不是。大姐别这样说。”
    “干洗洗吧,很舒服。”胡青凤把我按到一把椅子里,小手一边抹洗发精,一边轻柔地按摩。我像只待宰的羔羊,听话地坐下。她用指头肚慢慢揉搓着我的发根,先上后下,再左再右,非常舒服。我闭着眼睛假装睡着,胡青凤说:“兄弟,舒服吧?一会我给你按摩全身,包你舒服到家。”她几分钟内就省去了我的名字,我听起来很受用。
   一会,她给我洗头。擦干后让我躺在里间的按摩床上。在我头上和太阳穴附近,蜷起手指敲打,胳膊腿统统按摩一遍,在按摩我的腿时,她胸里的东西涌动着,我看得清清楚楚,我血脉喷张,竟有了那种很久没有的冲动。我像一只黑瞎子,傻头傻脑地问:“青凤姐,你是怎么认识我的?”胡青凤大我四岁,这个信息我是从其他业务员口中知道的。
    “哎哟,兄弟长得眉清目秀,业务做得又好,谁不认识,我可是一直想巴结呢。”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按摩我的脚趾时,整个人半趴在我的身上,我像一个涨大的气球,要爆炸了。我没敢轻举妄动,毕竟没干过,有心无胆。胡青凤看到我没有进一步的行动,站起来缓缓地说:“舒服吗,兄弟?舒服就常来,姐姐为你按摩。我就喜欢有钱的帅哥。”在我站起的刹那,我清醒了片刻,也听懂了她的弦外之音,她喜欢我的钱。
   男人悲就悲在明知是个陷阱,却喜欢自投罗网。自从和胡青凤有了第一次温柔的非零距离接触,我去“剪云”的次数增多。一次,中午招待一个河南的客户,我喝酒有点多,酒气冲天地来到发屋,没有顾客,两个小姑娘在看电视。当知道胡青凤在楼上午休时,我酒壮英雄胆,让小姑娘喊她给我洗头。她听到是我后,让我上去。我踉踉跄跄上楼。开门的第一眼我看到胡青凤半裸在床上,只穿一条内裤,那种红得流血的内裤。上半部分什么也没穿,一条薄纱遮在她高耸的胸脯上,她像一条毛毛虫撕咬着我,我看着,看着,想动但没有动,还是没有勇气,我担心自己。胡青凤说话了:“你傻呀,赶紧来吧。”她的话像十级飓风,我快速变成一个勇士……
    我士气十足,恢复了我以前的雄风。我还是男人,我还是个男人,我想告诉全世界的人。我偎在胡青凤的怀里哭了,像一个迷路的孩子,我知道自己以后更会找不到路,但我心甘情愿。
   胡真是个尤物,我一刻也离不开她了。
   木浆纸上市,我需要回湖北。胡青凤提出和我一起去,我不答应。我就是想玩玩,根本不想和这种人生活在一起。可胡青凤明确告诉我,她早就不喜欢自己又土又没有本事的老公了,她要找个年轻有钱的,我必须娶她,否则她就去公司和我家搅得我鸡犬不宁,还要去法院告我流氓罪。她告诉我,她和老公没领结婚证,年轻时跟他跑来的。她可以随时离开他,她要我离婚娶她。


发表于 2011-5-13 21:37:5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不是本地人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14 08:3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小玩月楼主 的帖子

土地只是生养我的地方,最重要的是在这片热土上,你可以在尊重人性的种种可能之后,学会更洒脱地面对这些大家都要面对的问题,然后让心灵取得平衡。
感谢楼主接纳我这个外地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189

帖子

259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598
发表于 2011-5-14 09: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楼主下一步会怎样安排主人公的命运,是不是该有个转折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14 14:4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梦里含笑 的帖子

除了自己,没有任何其他人,包括你的父母、子女、知己,朋友,能将你从愤怒、哀怨、痛苦、忧郁的牢笼里释放出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5-14 15: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对我而言,只是两个字。
文字,对作者而言,很可能是一种自我挣脱与自我救赎
留爪占地儿,放着后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0

主题

7684

帖子

3万

积分

功勋元老

下边三个太阳真好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31155

新年送“福”青铜元老白银元老黄金元老白金元老功勋元老

发表于 2011-5-14 21:52:2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男人啊,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14 21:59: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贫农娄小辉

让心灵站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0

主题

7684

帖子

3万

积分

功勋元老

下边三个太阳真好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31155

新年送“福”青铜元老白银元老黄金元老白金元老功勋元老

发表于 2011-5-14 22:00:38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晚还 续 吗?等着看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14 22: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贫农娄小辉 的帖子

像行驶在滚滚江河里的航船无法躲避浊流和漩涡一样,我们的心灵在现实的生活里也无法躲避庸俗的缠绕,朋友的关注,很感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14 22: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风中渴望 的帖子

土豆花开,走近绿色的田野,我低下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15 08:04: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老屋 的帖子
                                                                                                     二
   我像一头困兽,徘徊在左右为难的激烈斗争中。妻子是个温柔贤惠的女人,我没有任何理由和她离婚。儿子淘气可爱,是我生命的奋斗目标,我怎么会离婚?可是,我一旦接触到妻子的身体,立马会偃旗息鼓,我在万分沮丧中质问自己,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吗?看到妻子因为没有得到满足的难受和失落,我迫问过自己,我是否应该离开她?
    明目张胆地和妻子离婚,我是不敢的,先不说父亲会打断我的狗腿,就是那女团支部书记也会一哭二闹三上吊地逼我,我暗示过妻子,如果我这方面永远不行,她可以离开我,妻子也明确地暗示过我,就是我永远地一蹶不振,她也会在万般痛苦中等待我崛起的那天,她永远也不会离开我。作孽呀,娶到这些像驴一样倔的女人。
    我一方面和妻子敷衍了事,一方面和胡青凤云雨巫山。说也怪了,一见到她,我就像斗志昂扬的战士,披荆斩棘,百战百胜。在她面前,我找到了做男人的感觉,找到了生命的落脚点,在这种感觉里,醉生梦死。胡青凤一再威胁我,如果我不和她离开这里,她一定去法院告我。流氓罪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承担的,坐牢不说,十里八乡的乡亲会指着你的后脊梁骨骂你八辈祖宗,不仅我父亲会气个半死,我们全家人都会找不着北的。我们家的男人虽然好色,但都是女人硬赶着上的,像胡青凤这种风尘女子,也是我倒霉,碰上了,没办法。
    后来,我才知道,胡青凤之所以急着离开这里,是因为同凯和的老总搞到一块了。凯和老总的夫人是孙二娘转世,不是省油的灯。知道这件事后,她找到胡青凤,啪,甩出两万元钱,然后说:“胡青凤,你这种女人,我见得多了。你和男人上床,无非是看中他们的钱和权,现在我给你两万元,马上滚出这三亩地,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到时,让我再看到你,我让黑社会挑断你的手筋脚筋,不要说我毒辣,我是个说到做到的女人。我这样做也是被你逼的,游戏有游戏的规则,做人有做人的道理。是你破坏规则在先,所有的后果你自己承担。”
    当我的好友告诉我胡青凤勾引我的真实目的时,我早已连夜带她离开了这块生我养我的土地。走时,我偷偷回过家一趟,儿子像个小甲虫一样,跟在我的后边,说:“爸爸,你又要出远门了吗?回来时,你给我买变形金刚和赛车,好吗?”听到儿子的话,我的眼泪差点流下来,我不知道我这一去,会不会永不回头,还会不会见到儿子,我抱起儿子,狠狠地亲了一下,儿子喊疼,我才放下。我对儿子说:“宝宝,爸爸对不起你,经常出发,我会给你买好多好多的玩具,在家要听妈妈的话,知道吗?”儿子懂事地点点头。然后,我拿出身上的三万元钱给了妻子,妻子惊讶地看着我,她知道我平时挣的钱都由她保管,今天出发,怎么反而把钱给她了呢?我告诉她,这是我最近的业务提成,留着给孩子上学用。妻子不解地看着我。但女人见到钱,思维立时趋于迷糊,没再细问。其实,这三万元钱是我的私房钱,有时,和同事玩个麻将什么的,自己也有活动的权限。今天我给妻子,就是希望她照顾好孩子还有她日后的生活。这几年,我挣的钱也不少了,如果她找个人家,生活不成问题,我可以安心地逃亡了。
    我告诉妻子,这次我出发的时间长,因为公司重点推销高档木浆纸的业务,我会很长时间不回家。妻子已经习惯了我工作的性质,一边为我整理衣服一边说:“老屋,这次你去湖北,去大医院看看吧,那里没人认识你,看起病来你也不尴尬。”她说这话时,身子慢慢依偎上我,我像见了蝎子一样躲开了。
    原先一个人来武汉,住宾馆。胡青凤来了,得找房子。找房子又担心遇到熟人,其实这里除了客户根本没人认识我,可我觉得全世界的人都认识我,做贼必心虚。
    最后,在一个偏僻的街道租到一所楼房,三楼。暂时安居下来。胡青凤很兴奋。她有两个女儿,一点看不到她想孩子的样子,我感到这个女人冷酷无情。居家要买很多东西,双人床,电视柜,电视,沙发,衣橱还有厨房里的东西,共花去我一万多元钱,我手里的钱已经很少了。
    没有不透风的墙,我和胡青凤私奔的消息,像突然刮起的十二级台风传遍了我的家乡。父亲的电话几乎打爆我的手机,说如果我不回家,他会亲自来湖北绑我回去,那时就不是打断我狗腿这么简单,他会活埋了我。我知道父亲说得出,做得到,可他有没有想过他自己,上梁不正下梁歪,他遗传给我这些基因,我又去怨谁?
    妻子的电话可怜兮兮,她说:“老屋,你怎么这么糊涂,外面的女人再好有家里的女人好吗?家里的女人可以为你生娃,你不要你的娃了?”我最怕提到儿子,儿子是我永远的牵挂,那些日子,我每晚都偷偷地躲在卫生间哭。妻子还说,我的那事不行她不怪我,那不是顿饭,不吃会饿死,她会忍受。听到妻子的这句话,打死我,我也不想回去。
    凯和老总知道我带走了胡青凤,龙颜大怒。可他明里不拾掇我,暗里就给我小鞋穿了。在业务员会议上宣布湖北需要进一步考察市场,要我立即回公司,去河北秦皇岛开发小卷纸市场。我知道我是摸着老虎尾巴了。我谁的女人不能动,怎么和老总共分一杯羹呢?
    公司冻结了我在湖北的账户,收回我所有的客户资源。命令我要么去秦皇岛开发新的市场,要么卷铺盖滚蛋。后一句话是我自己加上的,其实,老总就是这样暗示我的。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换掉手机号,决定自己血拼。
    任何事情想着简单,做起来比登天还难。我手中的积蓄毕竟很少。
    胡青凤又是个不甘寂寞的女人,一直嚷着要盘个发屋。我也知道她有点厌倦我,这几天因为潜逃带来的烦躁,我在那事上没有以前的力度了,这个女人的床功我是越来越招架不了。在我很累的时候,她也要我迎合她,我没有了情趣,感到男人做这种事实在是出力不讨好的活儿,开始反感。
    离我租房不远的地方有一条小吃街,不宽敞的胡同里,稀落着几个发屋,走出来的都是浓妆艳抹的女人。胡青凤的本事真大,不几天就盘下一个,又不几天,大张旗鼓地开张了。开业那天,胡青凤的身边站着一个五十多岁油头粉面的家伙。一张虚胖的脸,色迷迷地笑着。过了很长时间,我才知道是“北湖辣鸭脖“的老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0

主题

7684

帖子

3万

积分

功勋元老

下边三个太阳真好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31155

新年送“福”青铜元老白银元老黄金元老白金元老功勋元老

发表于 2011-5-15 13:4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2

帖子

20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2021
 楼主| 发表于 2011-5-15 21:2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贫农娄小辉 的帖子

著名作家阎连科说过:“真的,请不要相信什么“现实”“真实”“艺术来源于生活”“生活是创作的唯一源泉”等等那样的高谈阔论。事实上,并没有什么真实的生活摆在你的面前。每一样真实,每一次真实,被作家的头脑过滤之后,都已成为废假。当真实的血液,流过写作者的笔端,都已经成为了水浆。真实并不存在于生活之中,更不在火热的现实之中。真实只存在于某些作家的内心。来自于内心的,灵魂上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强大的,现实主义的。”
我很喜欢他的话,甚至崇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

主题

406

帖子

3049

积分

金牌会员

芸芸众生一戏子

Rank: 5Rank: 5

积分
3049

新年送“福”

发表于 2011-5-15 23:5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娴熟,疑似谁的马甲!学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诚聘英才 免责声明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5 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鲁B2-20051026号 | 备案/许可证号:鲁ICP备12015127号 | 电子公告许可: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62号函
投稿信箱:webmaster@zcinfo.net   总机:0536-6017778    新闻、业务热线:0536-2165588   法律顾问:山东东武律师事务所 刘清波、秦丽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