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
诸城信息港——传播时尚信息 关注百姓生活
首页新闻中心图片中心视频中心城市论坛悠闲会房产人才

诸城信息港城市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707|回复: 0

东坡先生在密州的交游

[复制链接]
     

3337

主题

1万

帖子

34万

积分

管理员

48,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346809

督察勋章金奖版主论坛贡献奖新年送“福”2010虎年勋章爱心使者宣传大使吉祥兔我爱妈妈2011苹安果2011十大风云人物端午节勋章初级网友记者2013国庆游记马年大吉勋章随手拍冬景寻最美劳动者公益大使勋章喜气羊羊

QQ
发表于 2020-1-13 09:46: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东坡先生在密州的交游

任同斌

苏东坡先生在《密州到任谢执政启》中写道:“如轼者,天与愚忠,家传朴学。议论止于污俗,交游谓之陈人。”那么,在密州与东坡交游的都是谁呢?我们从东坡的诗文中,可以找到以下人士:

1.乔叙

东坡先生在元丰八年冬赴登州过密州,这时东坡已经历过乌台诗案的生死大劫,距熙宁八年为密州太守已有十年了。与故人相聚,有《次韵赵明叔乔禹功》诗,东坡在诗中写道:“先生依旧广文贫,老守时遭醉尉嗔。汝辈何曾堪一笑,吾侪相对复三人。黄鸡催晓凄凉曲,白发惊秋见在身。一别胶西旧朋友,扁舟归钓五湖春。”

侪chái,有同类同伙同辈的意思,这里“吾侪相对复三人”,就是赵明叔、乔禹功和东坡自己。在密州时,包括乔禹功、赵明叔在内,有大量的唱和诗。东坡曾邀乔禹功、章传道、赵明叔游赏超然台,并在一太湖石上题铭留念。据清乾隆《诸城县志》记载:“石高尺八寸,围二尺八寸,质甚璞,中藏岩壑,皆曰太湖石,然不类。石背镌三行九字,字径寸,八分书。左读之,曰‘禹功、传道、明叔、子瞻游’。”

这个禹功就是诸州人乔叙。太常博士乔叙,字禹功,崇尚武功,东坡引为同道,写了《铁沟行》等诗赠他。由《宋史》及《续资治通鉴长编》等资料得知,乔叙原知濮州雷泽县,熙宁三年为湖南转运判官,因御史知杂谢景温弹劾,杖八十,特勒停。东坡守密期间,乔叙被任命为施州(今恩施)太守,东坡又写《送乔施州》。元丰元年知泸州,后以左库藏知钦州,这时,东坡有《闻乔太博换左藏知钦州以诗招饮》诗,元丰三年权发遣泸州、左库藏副使,坐奏乞弟打誓不实被除名。元丰八年,乔叙已经回到家乡任职。有如此艰难曲折的经历,所以东坡在《次韵赵明叔乔禹功》诗中“老守时遭醉尉嗔”一句,道出了乔叙与自己这十年的辛酸。

从东坡诗文看,东坡先生到密州任,没有见交接之人,以及交接的程序和交接的过程,那么在东坡到来之先,是谁在守密州呢?东坡在《乔太博见和次韵答之》中,有“乔侯瑚琏质,清庙尝荐盥。奋髯百吏走,坐变齐俗缓。”诗句,这样看来,乔叙应是州倅,临时主持工作。东坡密州诗中,提到密州官员,最先涉及的就是乔叙。乔叙陪同东坡,到城东铁沟河考察,东坡写下《铁沟行赠乔太博》,诗中写道“铁沟水浅不容辀”对于河中“有鱼无鱼何足道,驾言聊复写(写,泻也)我忧”只要能散心就好。二人觉得这里倒是一个打猎的好去处。这才有了后边的《祭常山回小猎》与《和梅户曹会猎铁沟》,才有了豪放派词《江城子·老夫聊发少年狂》的出世。

2.梅庭老

东坡守密州,熙宁八年,东坡多次在常山祈雨,后又有会猎活动,《和梅户曹会猎铁沟》诗记述了一次狩猎。据沈松勤先生在《苏轼詞编年补证》一文中考证,这个梅户曹,与先生《浣溪沙·送梅庭老赴潞州学官》中的梅庭老,以及《寄题梅宣义园亭》的梅宣义,同为一人,就是梅庭老,吳郡人。熙宁七年正月,东坡在通判杭州任,梅庭老被任命为潞州学官,东坡在潤州送别,作《浣溪沙·送梅庭老赴潞州学官》:


    门外东风雪洒裾。山头回首望三吴。不应弹铗为无鱼。

上党从来天下脊,先生元是古之儒。时平不用鲁连书。

对梅庭老不被重用,离乡远行表示惋惜。熙宁八年,梅又由潞州转职为密州戶曹,东坡作《和梅戶曹会猎铁沟》诗。再十四年,元祐五年东坡知杭州时,梅庭老已经退隐,东坡访梅庭老作《寄题梅宣义园亭》,詩云:“仙人子真后,还隐吴市门。不惜十年力,治此五亩园。”由“爱子幸僚友,久要疑弟昆。”可以看出,论及二人关系,不仅是同僚,而是像兄弟一样。在《和梅户曹会猎铁沟》诗里,东坡注:“是日惟梅、赵不射。”也证明梅庭老、赵杲卿的确是儒生。

3.段绎

屯田员外郎段绎,字释之,时任京东提刑。东坡作于熙宁七年除夕之夜的《除夜病中赠段屯田》,寄书段绎,谢自己“造请缓”之罪。强调病穷之窘迫之状,在《乔太博见和复次韵答之》更强调自己病情沉重,政务疏于治理,“逝将游无何,岂暇读城旦。非才更多病,二事可并案。”赞扬段绎“愧烦贤使者,弭节整纷乱。”同时也夸奖乔叙“乔侯瑚琏质,清庙尝荐盥。奋髯百吏走,坐变齐俗缓。”又有“光阴等敲石,过眼不容玩。”诉说人生苦短,时光易逝,并以“此生何所似,暗尽灰中炭。”来感叹命运的困蹇,“归田计已决,此邦聊假馆。”则表自己的归隐之心。《除夜病中》《次韵答之》《再答之》这三首诗集中、充分、恰当地反映了东坡当时惆怅的心情,得到苏辙和黄庭坚的响应,都写出了唱和诗。而东坡以后又依此韵作诗多首,可见东坡对这首诗的重视。

4.李清臣

在段绎后,任京东提刑是李清臣。李清臣,字邦直,魏(大名)人,以文才闻名于世。《李清臣传》曰:“(清臣)从韩绛使陕西,庆(州)卒乱,家属九指挥应诛,清臣请于绛,配隶为奴婢。绛坐贬,清臣亦通判海州。”熙宁九年,李清臣被任命为宿州太守,不久,又被提升为提点京东西路刑狱。李清臣巡按密州,应在熙宁九年春天,东坡有《答李邦直》诗,《殢人娇(戏邦直)》词。熙宁十年四月,苏轼抵达徐州,受***东提刑使李清臣迎接,徐州有阳春亭,为晚唐诗人薛能所建。后坍圮,李清臣任京东提刑使驻节徐州,在阳春亭原址上改建后,李清臣邀东坡等人一起登城赏玩,东坡登上亭台,顿感和风徐来,于是脱口而道:“快哉,快哉!”为此,李清臣就把新落成的亭子命名为“快哉亭”了。东坡作《快哉此风赋(并引)》以为纪念。熙宁十年六月,李清臣作《沂山龙祠祈雨有应》,东坡《和李邦直沂山祈雨有应》,李清臣有《答子由》诗,苏轼和《答邦直子由五首》。以后二人还有《次韵邦直感旧》》等唱和诗。熙宁十年八月,李清臣升为太常博士、权判太常寺,并召充国史院编修官。东坡作《台头寺雨中送李邦直(清臣)赴史馆,分韵得忆字人字,兼寄孙巨源二首》为其送行。从东坡所作诗均称李清臣为邦直,而不称官衔,这说明东坡将李清臣引为知己,对其既亲切有尊敬,而李清臣却对东坡持有一份戒心,东坡《次韵答邦直、子由五首·之一》中有:“欲吐狂言喙三尺,怕君瞋我却须吞。(东坡自注:邦直屡以此见戒。)”可见李清臣城府很深。这些诗成为乌台诗案中苏轼罪证,李清臣也因此受到罚铜处分。哲宗亲政后,李清臣与章惇等,积极恢复新法,贬窜大批元祐老臣时,东坡贬谪岭海,有人认为,追究起祸害的始末,其实是自李清臣肇始。但在官场争斗中,李清臣仍负败而走,他同苏轼一起,被说成元祐党人,镌刻在元祐碑上,依然被流放。《宋史·李清臣列传》曰:“(清臣)起身穷约,以俭自持,至富贵不改。居官奉法,毋敢挠以私。然志在利禄,不公于谋国,一意欲取宰相,故操持悖谬,竟不如愿以死。”但从二人的交往看,说明东坡待人以诚,亦证明东坡心中“眼见天下无一不是好人”。

5.赵杲卿

东坡在《次韵赵明叔乔禹功》所说的赵明叔就是府学教授、胶西人赵杲卿,字明叔,乡贡进士。东坡称其“有行义”,说“杲卿与庭式善”。东坡先赋《薄薄酒》诗写道:“胶西先生赵明叔,家贫,好饮,不择酒而醉。常云:薄薄酒,胜茶汤,丑丑妇,胜空房。其言虽俚,而近乎达。”从侧面反映忽赵明叔的清贫,以后又有《送碧香酒与赵明叔教授》等诗,诗中的“碧香酒”,是驸马王侁家酿的酒,王侁馈送给东坡,东坡又转赠与赵,说明他们之间,关系密切。东坡到徐州以后,二人之间书信来往不断,元丰元年,《中秋月寄子由·其三》苏轼自注:“今日得赵杲卿书,犹记余在东武所作<水调歌头也>。”十年后,元丰八年冬。东坡赴文登过密州时,看到“先生依旧广文贫”,但已经“白发惊秋见在身”了。

6.刘庭式

东坡到密州以后,面对连年旱灾、蝗灾,加之,朝廷推行新法过程中的极端行为,老百姓生活十分艰难,或逃亡他乡,或聚为盗贼,社会动荡,帑tǎng库空虚。东坡在这种艰难的境况下,能很快打开局面,除去他本身忠君爱民思想,廉洁自律的品质,和积极进取的作风以外,还与他的几个得力的副手有关。通判刘庭式就是其中之一。

刘庭式,字得之,齐州(济南)人,时为朝请郎殿中丞密州通判,后监太平观。东坡曾在《书刘庭式事》一文中,记载不弃盲妻之义:“庭式通礼学究,未及弟时,议娶其乡人之女,既约而未纳币。庭式及弟,其女以疾,两目皆盲,女家躬耕,贫甚,不敢复言。或劝纳其幼女。庭式笑曰:‘吾心已许之矣。虽盲,岂负吾初心哉!’卒娶盲女,与之偕老。”东坡颂扬刘庭式,足见其奉行《论语》所言的“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之德行。在《后杞菊赋》序言里,他记下了“日与通守刘庭式循古城废圃,求杞菊食之,扪腹而笑”的感人场面。刘庭式为州之通判,竟陪太守“揽草木以诳口”,同与百姓共度艰辛,确为道德高尚之人。其品质实在是令人敬佩。

7.赵庾

另一个通判赵成伯也与东坡十分交好。赵庾,字成伯,初知眉州丹棱县(清光绪《诸城县志》卷二七),嘉祐四年知黄岩县(《嘉定赤城志》卷一一),熙宁八年,以尚书诸司郎中通判密州,成为东坡主要助手,二人交往颇密(见施注《苏轼诗集》卷一四《和赵郎中捕蝗见寄次韵》)。东坡先生在《密州通判厅题名记》写道:“始,尚书郎赵君成伯为眉之丹棱令,邑人至今称之。余其邻邑人也,故知之为详。君既罢丹棱,而余适还眉,于是始识君。其后余出官于杭,而君亦通守临淮,同日上谒辞,相见于殿门外,握手相与语。已而见君于临淮,剧饮大醉于先春亭上而别。及移守胶西,未一年,而君来倅是邦。”赵成伯“简易疏达,表里洞然,余固甚乐之。而君又勤于吏职,视官事如家事。”东坡写给赵成伯的诗文,远超过其他人。在密州,东坡与赵成伯比邻而居,两家来往密切,有《和赵郎中捕蝗见寄次韵》描写了赵成伯在莒县等地捕蝗的辛苦,以及抛家别子,恪尽职守的品格。从“成伯家宴,造坐无由,……戏作小诗求数酌”和“题诗送酒君勿诮”以及“赵郎中往莒县逾月而归,复以一壶遗之”可见两家关系密切。东坡离开密州出守徐州时,有《留别释迦院牡丹呈赵倅》诗,在徐州亦多有唱和诗,又专为赵成伯写下了《密州通判厅题名记》。赵成伯母生日,东坡专作致语口号以祝贺,更是说明二人亲如兄弟。

8.赵昶

赵昶,字晦之,东坡守密州时为东武县令,元丰三年时为大理寺丞,后知藤州,最后又归涟水。单从东坡密州诗词来看,专门写给赵昶的并不多,熙宁八年给赵昶写有《送赵寺丞寄陈海州》诗,以及《减字木兰花·送东武令赵昶失官归海州》《减字木兰花·送赵令(春光亭下)》词两首。《送赵寺丞寄陈海州》写道:“景疏楼上唤蛾眉,君到应先诵此诗。若见孟公投辖饮,莫忘冲雪送君时。”这首诗是说赵昶到海州以后,谒见知州陈海州,先把这首诗念给他,他就会在景疏楼上设宴招待与你,饮宴之时,别忘记我冒雪送行。东坡离开密州以后,亦与赵昶有着联系,东坡贬居黄州期间,亲友“往还断尽”“书问旷绝”,其时赵昶知藤州,而二人却一直书信往来不断,东坡称昶为“迈德寡欲之君子”,王巩受乌台诗案牵连,被贬宾州监酒税,藤州宾州同属广南西路,东坡曾多次托昶与王巩传递信简。赵昶曾从藤州寄朱砂与东坡,东坡则报之以蕲笛,元丰三年十一月,作《水龙吟·赠赵晦之吹笛侍儿》词寄赵昶。其词云:

闻道岭南太守,后堂深、绿珠娇小。绮窗学弄,梁州初遍,霓裳未了。

嚼徵zhǐ含宫,泛商流羽,一声云杪。为使君洗尽,蛮风瘴雨,作霜天晓。

但是,当读完东坡先生的《赵先生舍利记》以后,就知道东坡与赵昶二人相交,是密州其他人无法比拟的。东坡在《赵先生舍利记》写道:赵昶之父赵棠,“仕至幕职,官南海,弃官拜佛”,遁入佛门,坐化焚身,“得舍利数升”。东坡与昶游,“故得此舍利四十八粒”。元丰三年十一月十五日,东坡以舍利授宝月大师之孙悟清,使持归黄州胜相院供养。元丰八年东坡赴登州任,八月过涟水,与赵昶别后重逢,感慨万端,以《蝶恋花·过涟水军赠赵晦之》,词有“倾盖相逢拚一醉,双凫飞去人千里。”之句,可见二人相知之深。

9.孔宗翰

东坡与孔子后裔孔宗翰相交往,是典型的君子之交,孔宗翰仰慕东坡文才,东坡敬重孔宗翰是孔子的后裔,苏孔二人都是道德高尚,品行端正,直气凛群的君子,同时又是政绩突出的地方官员。他们二人相处,时间短暂,就像东坡《答孔周翰求书与诗》中所写“与君相従知几日”,笔者见到的资料,仅有两次,一次是在密州交代时的几天,一次是孔宗翰赴陕州途经徐州二人相聚。

熙宁九年中秋,在密州超然台上,东坡赋《水调歌头》这首词之前,先赋了《和鲁人孔周翰题诗两首》,当时二人虽未谋面,但对孔宗翰“交亲零落一潸然”之情,深有同感,而孔诗中“婵娟再见中秋月,依旧清辉照客眠”的意境,引起东坡思想上的共鸣,迸发出“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千古绝唱,这首《水调歌头》,表达对弟弟苏辙的思念之情,东坡“这首词写出之后,其它以中秋为题的词都可弃之不足惜了”。(林语堂语)

“荆林”是指当时密州接待场所荆林馆,也是孔宗翰就任密州太守前的驻节之地。《和孔郎中荆林马上见寄》一诗,是东坡对来密州接任的孔周翰倾吐心声,东坡自谦“平生五千卷,一字不救饥。”自己将要卸任,密州的境况却是“秋禾不满眼,宿麦种亦稀。”故而“永愧此邦人,芒刺在肤肌。”自己走后,密州“十万贫与羸”的百姓,将要拖累于孔,流露出东坡对密州的牵挂,对孔的希望和信任。

由密州开始的友谊,在以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加深厚。东坡写了许多与孔宗翰唱和诗:《大雪青州道上有怀东武园亭寄交孔周翰》《答孔周翰求书与诗》《和孔周翰二绝》《答孔周翰求书与诗》等,其《和孔密州绝句五首之三·东栏梨花》: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惆怅东栏二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

全诗没有用一个典故,纯粹是直白语言,刻画出清明时节的景观,在人们欣赏着春天景色的同时,又轻轻地感叹着人生苦短,透出一丝淡淡的哀愁。好像一杯清茶,有几分甜,几分苦,又有一股渗人心脾的清香,令人回味无穷。被历代人称赞,认为它超越唐诗。孔宗翰守密州后在“颜子之故居所谓陋巷者,有井存焉”。孔宗翰“浚治其井,作亭于其上,命之曰颜乐。”东坡为孔宗翰作《颜乐亭诗》,留下“箪食瓢饮之为哲人之大事”的警句。

嘉祐四年,孔宗翰知虔州,即今赣州,州处章、贡二水合流处,鉴于 “州城岁为水啮, 东北隅尤易坍圮”于是“伐石为址,冶铁锢基”,将土城修葺成砖石城,建城楼于其上,名曰八境台。孔宗瀚亲绘“八境图”,二人密州交接时,请东坡题诗,东坡在徐州遂作《虔州八境图八首并序》,斯台斯诗,一虚一实,成为虔州的象征。元丰元年二月, 孔宗翰赴陕州太守任,在徐州与东坡相聚,东坡赋《送孔郎中赴陕郊》诗为其送行,这些都见证了两人友情。

10.文勋

苏轼与文安国的交游,大致始于熙宁八年冬。文勋,字安国,据陈志平先生根据包拯墓志考证,文勋为包拯之甥。东坡《记阳关第四声》:“余在密州,有文勋长官,以事至密,自云得古本阳关,其声宛转凄断,不类向之所闻,每句皆再唱,而第一句不叠,乃知唐本三叠盖如此。”熙宁八年为闰年,故十二月立春,立春日文勋与苏轼、乔叙、赵庾为会。苏轼有诗《立春日,病中邀安国,仍请率禹功同来,仆虽不能饮,当请成伯主会,某当杖策倚几于其间,观诸公醉笑以拨滞闷也》二首记其事。熙宁九年正月,东坡填词《蝶恋花》,题注云:“密州冬夜文安国席上作。”后又有词作《满江红》,题注云:“正月十三日,雪中送文安国还朝。”熙宁九年,东坡请文勋将秦篆刻石,置于超然台上,东坡为之作记,名之曰《刻秦篆记》:“秦始皇帝二十六年,初并天下。二十八年,亲巡东方海上,登琅琊台,观出日,乐之忘归,徙黔首三万家台下,刻石颂秦德焉。二世元年,复刻诏书其旁。今颂诗亡矣,其从臣姓名仅有存者,而二世诏书具在。自始皇帝二十八年,岁在壬午,至今熙宁九年丙辰,凡千二百九十五年。而蜀人苏轼来守高密,得旧纸本于民间,比今所见,犹为完好,知其存者,磨灭无日矣。而庐江文勋,适以事至密,勋好古善篆,得李斯用笔意。乃摹诸石,置之超然台上。夫秦虽无道,然所立有绝人者。文字之工,世亦莫及,皆不可废。后有君子,得以览观焉。正月七日甲子记。”“文勋以事至密”,公事耶?私事耶?笔者没有找到相关资料。

此后十年间,文勋与苏轼往还密切,以致在元祐党争中受牵连。元符三年十一月,东坡北归途中,时为广南东路转运判官的文勋,受东坡之请,为《广州东莞县资福禅寺罗汉阁记》碑篆额。东坡在书简《与朱行中十首·之九》中记此事:“少事不当上烦,东莞资福长老祖堂者,建五百罗汉阁,极宏丽,营之十年,今成矣。某近为作记,公必见之矣,途中为告:文安国篆得阁额,甚妙,今封付去人,公若欲见,拆不妨,却乞差一小心人赉送祖堂者。”可见二人的友谊一直延续终生。

11顿起

顿起,字敦诗,河南汝南人,熙宁三年进士。熙宁四年八月,西京河南府(今洛阳)举行“举人试”,时任陈州教授的苏辙和许州主簿顿起,奉命担任考官,在洛阳妙觉寺考试举人。毕事,同登嵩山绝顶,九月九日至少林寺,别于许州。二人有唱和诗多首。顿起熙宁七年为青州教授,元丰中为监察御史,哲宗元祐四年任泰州通判,后提点西川刑狱。

东坡曾写道:“顿君及第时,余为殿试编排官,见其答策语颇直。其后与子由试举人西京,既罢,同登嵩山绝顶。尝见其唱酬诗十余首,顿诗中及之。”殿试,皇帝主持的考试,选定一些官员来办理殿试的具体事宜,这些官员统称为殿试官,编排官是其中之一,具体负责将考生试卷上姓名籍贯等以编号代替。殿试官多是通过殿试而入仕的,都具备较高的文学素养。

《和顿教授见寄,用除夜韵》是东坡为密州守,而顿起为青州教授,顿起写诗给章传道,东坡从章处看到顿起诗、所写的和诗。诗中有“岂无一尺书,恐不记庸懦。”说明顿起没有直接给东坡写信。

《与顿起、孙勉泛舟探韵得未字》是元丰元年秋季,顿起与孙勉来徐州,主持徐、沂、郓三州举人考试,东坡邀顿、孙二人登黄楼,泛舟泗水所作诗。而《送顿起》则是三州试举人事毕,送别顿起返回青州——京东路驻地时的送别诗。与《送顿起》同时又有《送孙勉》诗可证。且《送顿起》中“临行挽衫袖,更赏折残菊。”则点明这是晚秋;诗中“留君终无穷,归驾不免促。”句,“归驾”之“归”明明白白是说回到当初来的地方,当然是返回青州无疑;后面紧接着说“岱宗已在眼,一往继前躅zhu。”“岱宗”当指泰山无疑,如果像一些人说的:“顿起改任监察御史,由山东半岛的中部青州前往京城开封上任,路过彭城”,那么由徐州往汴京方向走,就不会看见泰山,但当顿起由徐州返回青州则一定会经过泰山。而《与顿起、孙勉泛舟》诗中的时令“西风迫吹帽,金菊乱如沸”,刚好早于“折残菊”,完全吻合“三州举人试”的时间点,所以《送顿起》是“三州举人试”事毕,送其返回青州,而不是前往开封。

《与顿起、孙勉泛舟》诗,“吾侪俱老矣,耿耿知自贵。宁能傍门户,啼笑杂猩狒。”几句,则说明苏、顿、孙几人在王安石变法中,坚持反对的立场,态度明确,立场坚定。而《和顿教授见寄》“狂言各须慎,勿使输薪粲。”则是要顿起注意言语,勿得过激。足见几个人交情之深。(孙勉是东坡之友孙觉,字莘老之弟。)

12.章传道

在密州,与东坡交游还有一个章传道先生。燕山出版社《苏东坡全集》注释:“章传道,名传,闽人。”王文浩在《苏轼诗集·次韵答章传道见赠》的批语中有“传道,一老者也,劝公稍卑以适时,宜公谓如尔自贬,终不谐俗,故不为也。”的按语。杨松冀先生在《三苏年谱辩证》中指出,章传,实为章傅之误,闽南建安人,熙宁三年进士。笔者查阅商务出版社,王云五编《苏东坡集》,目录第七页有:《次韵答章傅见赠》,而正文第二册第五十三页,诗题却为《次韵答章传道见赠》。这也证明,章传道名字确实是章傅。东坡关于章传道的诗有《游卢山次韵章传道》《次韵章传道喜雨(祷常山而得。)》等。但是关于章传道的资料是少之又少。只能在东坡诗词中寻找一些线索。作于熙宁六年正月的《次韵答章传道见赠》诗,其时东坡尚在杭州通判任上。诗中“吾衰信久矣,书绝十年旧。门前可罗雀,感子烦屡叩。”可以看出,二人交往时间跨度较长,而章传道则频频寄书信与东坡,东坡在诗中抒发了一些牢骚,而正是这首诗,将章传道牵扯进乌台诗案里去,幸而没有追究章的责任。如前文所述:“禹功、传道、明叔、子瞻游”的太湖石题名,证明章传道是东坡在密州交游的主要人物之一。

而到密州在《和顿教授见寄》诗中有:“惭愧章先生,十日坐空馆。”可以看出,章传道应是密州教授,和东坡一样,当时薪俸也是发不出来。章传道与顿起都是熙宁三年进士,即二人是同年,这就是顿起与章传道诗歌唱和的原因,而作为密州太守的东坡,与青州教授顿起唱和诗中,提到密州教授,这是顺理成章的。再看《次韵章传道喜雨》最后一句“中和乐职几时作,试向诸生选何武。”则明明白白告诉读者,章传道是一个教书先生。章传道离开密州时,东坡熙宁九年十月所作词《江城子•东武雪中送客》就是为其送行。

与东坡在密州交游的还有一些人,如在《谢郡人田、贺二生献花》中的田员外、贺秀才等,但笔者在东坡文集中,没有找到与其相关的资料。正如前面提到东坡所说,在密州与东坡交游的这些人,都是变法的反对派,李清臣后期,改变了自己的立场,则又别论。

东坡在密州交游的形式,与倅杭时有所不同,熙宁七年八年,密州连年旱灾蝗灾,加之推行新法,人民生活极端困苦,没有在杭州时的盛宴,更没有歌舞助兴。密州地处宋朝东北边陲,“城中无山水,寺宇朴鲁,僧皆粗俗,复求苏杭湖山之游,无复仿佛矣。”(《与通长老九首·之一》)东坡在密州的交游活动,就与政务紧密的链接在一起。

因旱灾严重,祭山祈雨成为以东坡为首的官员第一要务。从东坡的祭常山文看,熙宁八年,由春及秋祭常山最少有六次:第一次为农历四月,第二次为五月初,第三次约为六月,第四次为八月,第五次为九月,第六次为十月。每次祭山神祈雨,都是阵容庞大。官员都积极参加,当地士绅也积极参与。祭山神祈雨,也成为一个很好的交游平台。我们看到,东坡在诗文中有多处提到祭常山之事。如《江城子·密州出猎》,就是十月祭常山以后回程路上狩猎写的,词中写道:“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尽管“千骑”“倾城”是夸张之辞,但人数绝对不少。《次韵章传道喜雨(祷常山而得。)》从“更看蚕妇过初眠,(蚕一眠,则蝗不复生矣)未用贺客来旁午。”判断,这应该是第一次祈雨以后所作,故约在四月中。《祭常山回小猎》诗中有“回望白云生翠巘yan,归来红叶满征衣。”则表明时在秋季、第五次即九月祭常山那一次。

而超然台登临也是东坡和他的朋友交游的主要形式。“雨雪之朝,风月之夕,未尝不在,客未尝不从。撷园蔬,取池鱼,酿秫酒,瀹脱粟而食之,曰:‘乐哉!游乎!’”东坡这个时期多作品,包括那首著名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都是在超然台上写成的。

还有一个交游的场所,那就是“流杯曲水”,《满江红·上巳日流杯曲水》详细地记录了流杯曲水活动:“地在东武城南”,而时在“枝上残花吹尽”的暮春,官民“相将泛曲水,满城争出。”而迎来送往的宴席,尽管寒酸,最高规格的是送乔叙的烹鹅,但依然是东坡交游的一个良好场所。

从东坡在密州时期的诗文看出,对新法的批评占很大比重。这些也成为以后发生的乌台诗案中的主要证据。与东坡游的人士,多为对新法持批评态度,就李清臣来说,当时也是新法的反对者。如果说东坡倅杭时情感基调愤懑的话,那么守密时则是惆怅。从《沁园春·赴密州早行马上寄子由》“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到《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中“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以及诗《谢郡人田贺二生献花》“老守仍多病,壮怀先已灰。”《寄刘孝叔》“逝将弃官往卒业,俗缘未尽那得睹。”《祭常山回小猎》“圣明若用西凉簿,白羽犹能效一挥。”《和章七出守湖州二首》“只因未报君恩重,清梦时时到玉堂。”同样表达的也是这种期望得到朝廷重用,以及欲归隐而不能的犹疑不定,和对朝廷推行新法,人民陷于水火之中,自己却无能为力的苦闷彷徨的心情。而正是这种心情,促成东坡豪放型词的形成。

                    任同斌二〇一四年九月三十日于北京北苑家园



林语堂:苏东坡传 2008.10百花文艺出版社

王云五:苏东坡集商务印书馆 1930版

段书伟:苏东坡全集北京燕山出版社2009.01版

林语堂:苏东坡传百花文艺出版社2000版

王文浩辑注孔凡礼校点:苏轼诗集中华书局1982版

唐圭璋:唐宋词选注北京出版社1982.04版

刘石评注:苏轼词人民文学出版社  2005.03版

邹同庆:苏轼词编年校注

李玲:李清臣研究

张凯乐:宋代殿试研究

杨松冀:三苏年谱辩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诚聘英才 免责声明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5 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鲁B2-20051026号 | 备案/许可证号:鲁ICP备12015127号 | 电子公告许可: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62号函
投稿信箱:webmaster@zcinfo.net   总机:0536-6017778    新闻、业务热线:0536-2165588   法律顾问:山东东武律师事务所 刘清波、秦丽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