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
诸城信息港——传播时尚信息 关注百姓生活
首页新闻中心图片中心视频中心城市论坛悠闲会房产人才

诸城信息港城市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882|回复: 0

月照超然台,反转的超然台

[复制链接]
     

3098

主题

1万

帖子

33万

积分

管理员

48,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336633

督察勋章金奖版主论坛贡献奖新年送“福”2010虎年勋章爱心使者宣传大使吉祥兔我爱妈妈2011苹安果2011十大风云人物端午节勋章初级网友记者2013国庆游记马年大吉勋章随手拍冬景寻最美劳动者公益大使勋章喜气羊羊

QQ
发表于 2019-9-18 17: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timg_副本.jpg
  登临超然台是苏轼当年的一大乐事,他甚至把这里当作了江南,决不辜负他所遇到的每一个佳日良辰。他在新填的词中咏道:“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这不是将诸城当作了江南吗?所以他要“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诸城的超然台是座有名的建筑,《辞源》里把它列为“古迹台名”,并指出是宋苏轼守郡时因旧台而建。如今是什么也看不见了。幸有明代诗人王致道的“唯有凄凉千古月,夜深依旧照台前”的两句诗,为它勾勒出一个动人的意境,在人们的想象中,一幅月照超然台的美妙景观仿佛还能重新活起来。
  苏轼到诸城做官,是1074年的冬天,由杭州调任密州(即诸城)知州。他离开有湖山之美舟楫之安的人间天堂,来到盗贼遍野狱讼迭出的北方偏郡,论说不会是多么快乐的。但过了一年,他的面容更加丰润了,飞霜的双鬓又变回了黑色。可见他能适应环境,随遇而安。他一面平定盗贼,清理讼案,使百姓安居乐业;一面修整庭宇,开辟园圃,给自己营建一个好的生活环境。在他新开的园圃北面不远,就是密州古城的北门,城上有一座倾圮了多年的旧台,可以眺望四野景色,扩展胸怀,让它荒废下去未免可惜,于是就动了重加修葺的念头。他不但修复了旧台,还在台上建了一座山堂,又将秦篆刻在石上,列于台中。每逢登台骋目,南可见马耳、常山时隐时现的烟景,北可见潍水不舍昼夜的急流,东可见相传有秦人避世的卢山,西可见巍峨如城郭的穆陵。偏偏这台又有冬暖夏凉的特点,而且高爽敞亮,他便常于花晨月夕,政务暇时,备一点园蔬池鱼,携带宾客,在这里开一下即兴的饮宴。此时他的弟弟苏辙正在济南,就借《老子》书中“虽有荣观,燕处超然”的语意,为这台取了个新名叫“超然台”。登临超然台是苏轼当年的一大乐事,他甚至把这里当作了江南,决不辜负他所遇到的每一个佳日良辰。他在新填的词中咏道:“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这不是将诸城当作了江南吗?所以他要“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他还特地作了一篇《超然台记》,记述自己何以要重修此台以及修建和游赏的经过,成为他散文中的名篇。
  超然台在苏轼身后也曾几经重修,无奈风蚀雨浞,战火兵祸,终于使它再度荒圮,仅存残迹。但这并不妨碍文人雅士前来凭吊,有的还留下了为人传诵不衰的诗文。这些人中,名声成就堪与苏轼相比的,要数蒲松龄。蒲松龄于清康熙十一年(1672年)在东游崂山的途中绕道诸城,游览了超然台。此时距苏轼建台时间已垂六百载,蒲翁见到的也是一座荒台。不过他没有唏嘘感叹,而是沉浸在对先哲的钦敬向往之中。这从他在此作的《超然台》诗中可以看出来:“插天特出超然台,游子登临逸兴开。浊酒尽随乌有化,新诗端向大苏裁。峨嵋新月樽前照,马耳云烟醉后来。学士风流贤邑宰,令人凭吊自徘徊。”想象丰富的蒲松龄,完全可以还原出当年超然台的光景。他也想到了月亮,月照超然台,那是最有诗意的一幕。然而现在什么也看不见了,只有千古月依旧。每逢深夜,它还会照到曾经是超然台的地方。那里曾经矗立着超然台,高爽敞亮的山堂里灯烛荧煌,苏学士与宾客们笑谈、吟诗和举杯相碰的声音如在耳边,天上的明月当记忆犹新!
超然台记
       凡物皆有可观,苟有可观,皆有可乐,非必怪奇玮丽者也。哺糟啜醨,皆可以醉;果蔬草木,皆可以饱。推此类也,吾安往而不乐夫所为求褔而辞祸者,以褔可喜而祸可悲也。人之所欲无穷,而物之可以足吾欲者有尽,美恶之辨战乎中,而去取之择交乎前。则可乐者常少,而可悲者常多,是谓求祸而辞褔。夫求祸而辞褔,岂人之情也哉物有以尽之矣。彼游於物之内,而不游於物之外:物非有大小,自其内而观之,未有不高且大者也。彼挟其高大以临我,则我常眩乱反覆,如隙中之观鬭,又焉知胜负之所在。是以美恶横生,而忧乐出焉,可不大哀乎。
       余自钱塘移守胶西,释舟楫之安,而服车马之劳;去雕墙之美,而蔽采椽之居;背湖山之观,而适桑麻之野。始至之日,歳比不登,盗贼满野,狱讼充斥;而斋厨索然,日食杞菊,人固疑余之不乐也。处之期年,而貌加丰,发之白者,日以反黑。余既乐其风俗之淳,而其吏民,亦安予之拙也。於是治其园圃,洁其庭宇,伐安邱,高密之木,以修补破败,为苟完之计。而园之北,因城以为台者旧矣,稍葺而新之。时相与登览,放意肆志焉。
南望马耳,常山,出没隐见,若近若远,庶几有隐君子乎!而其东则庐山,秦人庐敖之所从遁也。西望穆陵,隐然如城郭,师尚父,齐桓公之遗烈,犹有存者。北俯潍水,慨然太息,思淮阴之功,而吊其不终。
台高而安,深而明,夏凉而冬温。雨雪之朝,风月之夕,余未尝不在,客未尝不从。撷园蔬,取池鱼,酿秫酒,瀹脱粟而食之,曰:“乐哉游乎!”方是时,予弟子由适在济南,闻而赋之,且名其台曰“超然”,以见余之无所往而不乐者,盖游於物之外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诚聘英才 免责声明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5 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鲁B2-20051026号 | 备案/许可证号:鲁ICP备12015127号 | 电子公告许可: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62号函
投稿信箱:webmaster@zcinfo.net   总机:0536-6017778    新闻、业务热线:0536-2165588   法律顾问:山东东武律师事务所 刘清波、秦丽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