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
诸城信息港——传播时尚信息 关注百姓生活
首页新闻中心图片中心视频中心城市论坛悠闲会房产人才

诸城信息港城市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34|回复: 2

提个醒儿

[复制链接]

239

主题

2581

帖子

2万

积分

白金元老

一只耽于傻想的呆鸟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025

金点子勋章

发表于 2019-6-26 16: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醒儿
(甲乙相向而出)
甲:祝贺啦——祝贺啦——
乙:怎么啦这是——自来乐吧?
甲:过节啦!
乙:你就是一天天找乐的社会闲人。
甲:朗朗乾坤,春光明媚,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乙:看啊,这位一身诗情。
甲:您不觉得今儿日子好吗?
乙:好啥,祝贺啥呀?我也没过生日呀?也不娶媳妇啊?——哦,你二婚了?
甲:您才二婚呢!——今儿过节儿!
乙:啥节儿呀,我怎么不知道啊。
甲:国际禁毒日。
乙:哦,还有这么个节呀?你不是有家传的学问吗?这是“日”,不是“节”!
甲:节日节日,分得开吗?能分开吗?
乙:强词夺理。
甲:咱传统节日这不不够用吗?要找乐,还得洋节来救急。
乙:那是你——找乐不够用,别拉扯我们这些正经人。
甲:噢,您什么时候变成正经人啦?
乙:再说吧,过节中国人都吃好饭,今儿你吃了什么好饭哪?
甲:这不寻思着做好饭吃吗,再差也得有顿饺子垫底子不是?
乙:照我说,甭费脑子了,禁毒日吗,你“进”毒不就成了?
甲:噢,您以为禁毒就是吃毒呀,那林黛玉弱不禁风就是瘦得天天吃西北风?
乙:别抖落你那宣传科长的家底了,我还不知道是哪个“禁”?禁止的“禁”,不是进食的“进”!(做扒饭状)
甲:没敢小看您。
乙:你不过小市民一个,有闲情学着做做网商,挣俩虚拟财产,家常日子更顺气不是?自己又“进”不起毒,你“禁”得什么毒呀,瞎掺乎。
甲:哎,注意觉悟啊。
乙:我说的错不了,你就是没事儿瞎找乐!跟你家老爷子一个德行。
甲:没“进”也要参与“禁”,谁“进”都不行,这是大家伙儿的责任,义务懂不懂?
乙:你找乐儿,咱逗你乐,君子成人之美,学雷锋不成吗?
甲:今儿这日子多少得干点正经事儿。
乙:什么事儿正经?
甲:宣传禁毒!
乙:你怎么宣传?发传单?一天几十呀?
甲:我就对着您宣传宣传,而且不收费——的。
乙:对谁呢?我还用你呀?
甲:您知道点儿什么?连国际禁毒日的这名儿都不知道!
乙:不吐个泡泡你不知道咱也活在知识的海洋里。国际禁毒日,6月26日,联合国定了这么个日子,给地球人提个醒儿!
甲:还真没操蛋,有两下子。
乙:你哪,夸奖人,好比公鸡下蛋,太稀罕了!
甲:哎呀,说老实话吧,我这点汤汤水水,还是老爷子昨儿才叨叨给我的。我应该向您学习呢!
乙:哦?我说呢。你眼巴前净做金钱梦了,哪顾得上正经学问,还能有干货?
甲:少污我。我一正经可是有根儿。
乙:知道知道,别人不知道,我能不知道你?你家里老爷子做了一辈子宣传,端的是意识形态大饭碗。
甲:注意语气,太轻佻不是?分明是,豆腐嘴刀子心!
乙:夸奖夸奖。我没有根呀,不能跟您比。
甲:跟您说啊,老爷子这两天就穿马甲儿打着小旗儿上街宣传呢。一把年纪,你看看,那劲头儿!
乙:老爷子跟你不一样,人家是真心,啊,这咱不能乱说话。
甲:昨儿回家高兴,讲,他救了一个人!
乙:这可了不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甲:这人是个熟人。
乙:哦?谁也?
甲:老爷子早年一个厂的一个技术工人,朋友。年轻的时候跟老爷子追过同一个姑娘。
乙:哦?还是情敌。谁赢了?
甲:傻问不是?老爷子是党的宣传干部,知识分子。
乙:我糊涂了。
甲:后来还是朋友。
乙:那,老爷子也是玩过阴的,能那么轻易吗?情场如战场,情敌死对头儿,搁谁也不能甘心退让。要不,你给讲讲老爷子的英明伟大阴谋诡计?
甲:去去去,您到底是看街头小报的趣味。
乙:接地气,走群众路线。
甲:可是历史不照顾爱情,我老妈这朵厂花呀,选来选去终于选择把自己插在我爸这坨牛粪上。
乙:怎么说话?
甲:老爷子的情敌后来辞职下海,开厂子创业,十几年工夫成了百万富翁。
乙:商海弄潮儿一个。
甲:咱家老爷子风雨不动依然故我,搞了一辈子宣传。
乙:本色出演。
甲:还连累下一辈儿。
乙:家传深厚。
甲:谁想谁窝囊。
乙:别,你也算人模哪啥样儿的,千万别自卑。
甲:人家把厂子传给儿子,儿子成了千万富翁,成了民营企业家。
乙:我靠,我都管不住要仇富了。
甲:咱才好容易混个小康,还拖着这贷那贷。老妈这不清苦一辈子,才过全国平均年龄,就撒手了。想想,就想哭。
乙:别,我劝您省着点儿,攒多了,送她老人家坟头上,也算孝顺。
甲:我心里真不好受。
乙:我怎么听着有些糊涂,啊?这人家混成这样儿,还用得着谁去拯救?你爸?
甲:我爸说昨天早晨救了他。
乙:他遇上车祸啦?被碰瓷儿啦?
甲:都不是。
乙:那能有什么事儿用得着你家老爷子?
甲:他找乐儿掉坑儿了,老爷子把他拽回来啦。
乙:掉工地坑儿啦?
甲:不是。
乙:下水道?
甲:不是。
乙:手机诈骗?
甲:不是。
乙:开开恩,能不能别让人做排除法儿了?
甲:他吃毒——!
乙:啊?!
甲:嗯。
乙:吸毒吧。吃大烟吗?
甲:嗯。算是吧。
乙:什么算是呀,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这可不是小事儿。
甲:我老爷子老早就起床上街买豆浆油条。
乙:老人都这么辛苦。
甲:我爸近来特辛苦。
乙:怎么还特辛苦?
甲:起得早去得早回得晚,有时候还空手。
乙:那不合常理啊。
甲:问题出在油条摊儿的老太太身上。
乙:对您老爷子有意见?不卖给他。
甲:不是。老太太有气质,人称——油条西施。
乙:啊,她又不卖气质,跟油条什么关系。一老太太,还称西施。
甲:老爷子就是看上气质了。
乙:谁说的?
甲:楼下老太太。
乙:有证据吗?没证据就是造谣,坏人家和谐。
甲:人也常买油条。老爷子每次明明排前面,临到他了,他转身又重排后面。
乙:老爷子好心,懂谦让呢。
甲:三番五次地让,一早儿就好几回。有时候还空手而归。
乙:那不大正常。
甲:人都看出来了。
乙:傻子也能看出来。老爷子晚恋了。
甲:楼下老太太悄悄告给我媳妇。
乙:你跟你媳妇郁闷了,是不是?啊,这事得开明着看啊?
甲:你说,我妈也走了几年了,老爷子寂寞,这咱能不理解?
乙:这样想倒是心宽,啊。
甲:做儿女的终究填补不了父母内心的空白。
乙:那是。
甲:这不,我们决不阻挡老爷子追求幸福的脚步。
乙:孝顺。
甲:我们乐观其成。
乙:别介啊,别光“观”呀,还得加把火儿,生米快点儿煮成熟饭。
甲:我们哪知道怎么加呀?又不认识什么西施。
乙:“懒政”不是?不作为?假孝顺。
甲:我们这不天天早晨装睡,放任老爷子出去吗。
乙:粗放经营,工作不细致。
甲:您有法儿吗?
乙:我的法儿得收费,我明儿专门成立跟你对口支援的咨询公司。你来吧。
甲:我不花钱买坏水。
乙:我有法子一定第一时间奉献给你。
甲:这不,今儿早晨老爷子按正常早早出去了。
乙:好日子总归越来越近了。
甲:老大一早晨,空手回来了。
乙:但坐观西施。
甲:老爷子却说,救了一命。
乙:还是老情敌的。
甲:情绪比观西施还高涨。
乙:老爷子境界高,别人的事儿大于自己的终身大事儿。
甲:老爷子这是年少就落下的病根儿,爱管闲事儿。
乙:我问问啊,你们家跟这千万富翁他爸怎么这么巧?
甲:啊,本来就住一个小区。
乙:啊。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甲:人家住的是小区别墅。我家住多层。
乙:先富后富不一样。
甲:老情敌跟老爷子拉半天。
乙:还好。没冤家路窄拔刀相向。
甲:老爷子说啊,这老情敌跟毒品连上了,得亏他早知道。
乙:这人有钱就变坏,是吸呀还是贩啊还是造啊?
甲:都不是。
乙:那怎么就叫连上了呢?
甲:老爷子说,亏他苦口婆心老半天,把芽儿掐了,根儿拔了。
乙:老爷子的功夫不浅。
甲:可惜人家油条摊儿收了。
乙:这叫废仇忘食,一心向善。
甲:老爷子回来那个高兴。
乙:不会把油条西施也忘了吧?
甲:那不来日方长吗。
乙:就是,正牌宣传干部吗,做通工作是最大的快乐。
甲:老爷子手舞足蹈,讲了全过程。
乙:你给好好说说,我也长点见识。
甲:要不我俩演一演。您演我爸。
乙:你演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他爹。我说你喜欢过钱瘾。
甲:演不演?您还亏了?
乙:不亏不亏。我是你爸。
甲:我是你爸!
乙:不是你让演得嘛,要不把百万给我。
甲:啊,你看我啊,这样,土豪气质,手牵大金毛,一览众山小。
乙:至于吗?人家富人都很低调的。
甲:漫画他懂不懂?用仇富的眼光漫画他,这是艺术!换您演不了。
乙:宣传艺术吧。
甲:你提一保温桶,急匆匆。
乙:我穷酸穷酸的。
甲:哎,老侯!
乙:我姓侯,你的姓。
甲:干嘛去啊?
乙:老苟啊!遛呢?
甲:就是这姓?换换也行。
乙:为艺术献身的都有,你临时用个姓儿就露小人心。
甲:好好,我献姓啊。
甲:好,再来。干嘛呢?买油条啊?别去了,又买不着。
乙:去就可能买着,不去是永远买不着。
甲:人家卖油条的都烦您,说您这人眼毒心不善。
乙:胡说,您又不逛摊儿怎么知道?
甲:您那点破事儿满小区都知道,我要捂着耳朵都听着了。
乙:你们有钱人也是低级趣味,肉食者鄙!
甲:鄙就鄙吧。我不稀罕,道不同不相为谋。哎,我说——
乙:快说。
甲:等不得了?听说您这两天儿自封什么义务宣传员?
乙:想听啊,你有钱,也不用付费。
甲:我想付费,您不要?
乙:付费不宣传。
甲:我捐款,行吗?
乙:不行,不稀罕。你还有事儿吗?老苟。
甲:有事啊。你看啊,我这两天儿野菜也吃腻了,不知吃什么好。口味儿还重得不得了,想点儿刺激的,跟您商量——
乙:不用商量。大葱大酱臭豆腐……
甲:那还用您说嘛,小时候都腻了,伤着了!
乙:那没办法。
甲:您不是在宣传吗?
乙:宣传什么呀?
甲:您知道啊。
乙:我们宣传禁毒。你想参加!
甲:不,不是参加。——嗯,那么一点新想法。
乙:你想吸。
甲:不是,不是吸。尝一点、一丁点儿,这辈子山珍海味都尝了,再尝点儿稀罕的,也是人之常情吗。
乙:你之常情!你们这些富得无聊的人的常情!
甲:您看您,什么态度!
乙:什么态度?就这态度!
甲:不计较你态度了。你看啊,前两天,网上说一个人卖祖传的止咳药丸儿,很火。警察一查,他那药丸成分里有大烟壳儿不说,还有伟哥成分。
乙:您也看着啦。这人不光祸害患者,还祸害咱们传统中医,该治!
甲:我想啊,他那药丸儿是不是……该尝尝?
乙:不能!
甲:这不问问,咨询咨询吗。
乙:你上警察那儿问问,自愿上钩儿。你干脆跟那人一伙吧。
甲:您看您,我能跟坏人一伙儿吗?!
乙:还有事儿吗?没事儿我买油条啦。
甲:不急,您再宣传宣传呗。
乙:你不会逗我吧?
甲:以前我们厂街上那卖猪头烧肉的,最火的那个,人不都私下说他猪肉用的是大烟壳儿大烟秸子吗?
乙:那是以前。人的警惕意识不高。
甲:您不也常吃?我现在反正很想再吃一吃哪!
乙:那是违法的。我不光不吃,还要举报。
甲:断人财路,祸害民营经济。
乙:断人生路,祸害人民。哪个事体大?
甲:市场经济大。
乙:市场经济也是为了人,人没了,还有市场?
甲:说远了,啊。
乙:你是近视!好了,别纠缠了,好不好?别跟毒沾边儿,沾边儿就坏事!——我要买油条。
甲:都在排队呢,反正您是最后一个。
乙:你不耽误我我能是最后那个吗?
甲:您是自己耽误自己个儿。
乙:我走啦。
甲:我还有事儿呢。
乙:有那泼依快放!
甲:昨儿在一朋友家吃饭,您猜人家吃什么?
乙:我怎么猜得着?你们有钱人胡吃海喝。
甲:小棚儿扣的大烟苗儿,又肥又嫩。
乙:啊?
甲:捋巴捋巴沾酱吃,贼鲜哪!
乙:你吃了?
甲:都吃呢!
乙:这就是堕落的开始!
甲:尝尝鲜而已。
乙:而已?魔鬼的脚步都是不出声儿的!
甲:您就是讲故事的出身。
乙:你的故事开始了,堕落的故事!
甲:您就是仇富,看不得富人过好日子。
乙:你过你的好日子,没人有闲心惦记。但你别堕落,堕落害社会害大家!
甲:我是浅尝即止。
乙:但愿吧。不过我奉劝你还是悬崖勒马!
甲:我的意志您还不知道?
乙:(笑)知道知道。
甲:我离婚这么多年,我再娶了吗?!
乙:(更笑)你厉害你厉害。
甲:就是。
乙:不过我告诉你,前两天儿啊,我们邻县的一个人,就是因为自己种大烟棵子自己吃,被治安拘留了!
甲:有这事儿?我还没看着呢。
乙:你还是爱护爱护你这个朋友吧,赶紧收手。种一棵也是违法!
甲:有那么严重吧?别吓唬人!
乙:吓唬人?我要是访着了你朋友是哪一个,我立刻举报!
甲:我家花盆栽一棵,早起我就闻闻,爽气!
乙:等我坐实了。
甲:您这个人就是冷血,没点儿私情!
乙:你才是害人家“私情”的,你还是好好想想吧。——时候不早了,我的油条!
甲:别“我的油条”了。人家收摊儿啦!
乙:你怎么知道?胡说。
甲:看,这不微信吗?
乙:哦?你跟卖油条的还微信?
甲:落后了不是?
乙:邻家翠花?
甲:外号“油条西施”。
乙:你也认识?你们有联系?
甲:您说呢?
乙:不可能!
甲:一起学广场舞都快两年了!
乙:你不是意志强大吗?
甲:在翠花面前,钢铁也得化呀!
乙:你小子背后挖人墙角!
甲:(拍脑袋)哎,打住!打住!脑仁疼。
乙:我演得不好?
甲:不不。
乙:还没演过瘾呢。
甲:我得给老爷子提个醒儿!
乙:提什么醒儿?
甲:我走了。
乙:哪去呀?
甲:回家。
乙:你又不买油条。
甲:叫你不演就是不演了!
乙:哎哎,别急呀,晾我呢。
甲:我走了。
乙:讲不讲文明?这大过节的。                  
(完)

239

主题

2581

帖子

2万

积分

白金元老

一只耽于傻想的呆鸟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025

金点子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9-6-26 16: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为今年咱的禁毒征文准备的,一个试笔,包袱幼稚而不响亮。发给网友们,欢迎拍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977

主题

1万

帖子

33万

积分

管理员

48,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331355

督察勋章金奖版主论坛贡献奖新年送“福”2010虎年勋章爱心使者宣传大使吉祥兔我爱妈妈2011苹安果2011十大风云人物端午节勋章初级网友记者2013国庆游记马年大吉勋章随手拍冬景寻最美劳动者公益大使勋章喜气羊羊

QQ
发表于 2019-7-6 16:31: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诚聘英才 免责声明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5 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鲁B2-20051026号 | 备案/许可证号:鲁ICP备12015127号 | 电子公告许可: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62号函
投稿信箱:webmaster@zcinfo.net   总机:0536-6017778    新闻、业务热线:0536-2165588   法律顾问:山东东武律师事务所 刘清波、秦丽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