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
诸城信息港——传播时尚信息 关注百姓生活
首页新闻中心图片中心视频中心城市论坛悠闲会房产人才

诸城信息港城市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045|回复: 0

哀歌一曲唤梁燕

  [复制链接]
     

6

主题

7

帖子

158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积分
158
发表于 2019-6-6 15: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哀歌一曲唤梁燕
                                                       原 平
昨夜夜半,枕上分明梦见。语多时,依旧桃花面。频低柳叶眉,半羞还半喜,欲去又依依。觉来知是梦,不胜悲。
                                       ——代题记   
梁燕,如果你转世,也该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吧,茫茫人海中,哪一个是你?你还会舞动你如椽的大笔,去书写那些悲哀的情事吗?
    那年的冬天冷得出奇,凛冽的寒风带走了你胸口的最后一丝热气,你流淌了 39 年的生命之源干涸了,你奔流了 39 载的潇潇热血凝住了,你完成了生命的一个短促的轮回……
    那天,天阴沉沉的,不时有几朵洁白的雪花飘下来,尽管不是阳光灿烂的好天气,但也不是那种令人生厌的凄风苦雨。雪花飘落在我的身上,钻进了我的脖颈,凉凉的、爽爽的,给人一种无言的亢奋与冲动……
    我是准备上完第一节课去看你的,课堂上却得到了你的噩耗。感情的潮水冲跨了我的理智,仿佛听到了我脆弱的神经被无情撕裂的“嗤嗤”声,我第一次当着学生失声痛哭……
    我不知道在你走后的两个小时,是怎样出现在你母亲家的,我只知道雪不知什么时候大起来,满目银白,身上头上落满了雪花,“掬得满地银素,人间天上,没个安排处……”。
    你静静地躺在你母亲的火炕上,静静地,静若处子,你微张着嘴,嘴角仿佛还有笑意;双眼紧闭,仿佛正陶醉在一篇美文中。除了安详,还是安详,我不曾见到你如此安详过。你密密的黑发不知谁给扎了十几个小辫,一个挨着一个;穿着一条牛仔裤,还有一件大红袄,像一个待嫁的新娘。我注视着你那张蜡黄的脸,企望你开眼看一看我,哪怕只是匆匆一瞥。然而,当我看到你夸张隆起的胸脯,我绝望了,你真的……去了!我出奇地镇定,轻轻地呼唤着你的名字,我知道你还没有走远,你还会回过头来看一眼你走过的多舛命途和那一串弯弯曲曲的足痕……
    那天的雪真大啊!
    刚踏上社会,你就敏锐地预感到自己身上没有光环,你说你是人生舞台上的悲剧角色,与悲哀结下了不解之缘,但你会不停地抗争。
    现在看看,真的,你真的很不幸。在你年幼的时候,生父就撒手西去,你的母亲带着一串乳燕改嫁别人。尽管你极爱你的养父,但痛失生父对早熟的孩子来说,不能不算一次致命的创伤吧?你曾羡慕别人的花褂子,但你绝不要别人的施舍;你曾学会织袜子,自己织自己穿,尽管不漂亮,却也暖和。上初中的时候,你中午从不带饭,天再坏、路再远,也坚持回家去吃,为的就是挣回做人的那点可怜的自尊。生活造就了你不屈的性格,你曾用那支幼稚的笔写下了曾经捕捉到的一线光明,从而讨回一点欣慰。

    你是一个漂亮、多情的女孩,可你的骨子里有着不屈的气质。高中毕业后,你受聘一家企业做临时工,在明净的办公室里斟茶倒水,还时时摇动你那支视为生命的笔。这种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你甚至还不止一次地沾沾自喜地描绘着你人生的灿烂。
    但是你失算了。当你第一次发现你们的厂长醉酒后那双眼睛时,你吓懵了,你才意识到你是个女孩而且是长得还算漂亮的那一类女孩,你必须逃避这种“幸运”,你毅然下到了那个“玩”土块的车间,同强悍的男人们一样挖土、推车……
    那一年的事故,不幸又一次选择了你。你的右腿被塌方的土块砸成了粉碎性骨折,昏迷不醒的你,被送进了小医院、大医院……
    这一天正是你 22 岁的生日。
    还得感谢上苍,只是赐给了你一块钢锭,没有取走你的花样人生……
    不知道是可幸还是不幸,这时候一个文学青年走进了你的情感。共同的志向使你疯狂地恋爱并结了婚。不可否认,这是你一生中最辉煌、最幸福的日子,也是你创作的黄金时期,你的作品终于走出了那种“朝来寒雨晚来风”的格调,你的思维拓展开来,我也时常收到你的大作。
    然而,你天生就是在苦海中挣扎的命。又是一个飘雨的季节,那些“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旦旦誓言,在物欲横流的时代背景下显得是多么苍白,敝屣一样的你被无情地扔在街头。正如你不无自嘲地说,你的情感历程画上了一个缺憾的句号……

    你的情感支柱轰然倒塌,波及到你的理智。你疯了,你不停地写,不停地抗争,不停地哭诉。老实说,你的作品又回到了那种欲哭无泪、欲说还休的低调。
    梁燕,你什么时候才能走出自己设计、自己钻进的“怪圈”?友人只能因你的不幸而痛泣。除了安慰和鼓励,谁能替你又能替你做些实质性的事情呢?
     最令人可怕和使你绝望的是你身体突然跨了下来,你患了乳腺癌。它残忍地夺去了你做女人的二分之一个“美丽”。
     好在你骨子里有一块钢锭,你的性格里也有一块“钢锭”。令人惊奇的是,走出医院,你冷静了许多,你知道了生活中的幸与不幸,都要面对。你又拾起了那支你赖以生存的笔,申诉着你的愤懑与不平……只有这样,别无选择。为了生存,你不得不写那些曾让我们以鼻嗤之的报告文学,只有这种东西,你才能捞到稿费之外的其他。
     在省城化疗的病榻上写,在你们家那张大床上,停电的时候衔着手电还是写,玩命地写、歇斯底里地写。在北京师范大学作家班,你来信说你知道了文学、认识了文学、放不下文学。其实,你就是被你的所谓文学害死的,你知道什么是文学?文学就是骗自己的感情,文学就是剥光了自己让别人看!
其实,文学是一种情趣的渲泄,是一种茶余饭后的消遣,如果你拿来当饭吃,饿死没商量。
     在你瘫痪在你母亲的火炕上的近一年的时间里,你放弃读书、写作,只是凝望着天花板沉沉地思考,一想就是几个小时。为了不给你的母亲添麻烦,你甚至整日整日地不吃也不喝……
     那一年正月里,我去看你,你坚持要坐起来,你苦笑着说好长时间不会坐了,我扶着你的后背让你坐起来。你问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说外面的世界很无奈。望着你清瘦的面容、望着你扁平的胸脯,我直想落泪。你说你知道与我交往的女孩都是文弱的,说我喜欢文静瘦弱的那种。你还说你以前做不到,现在你真的病恹恹的。言语中,脸上浮现的灿烂中夹杂着丝丝的愁苦……

    那天你说了很多,不止一次地说我们中学时代的那段生活。语气中沉浸着对那种生活的希冀与向往,脸上透出了少有的红晕,如初嫁的新娘。说我如何把你的发辫用图钉钉在课桌上,怎样给你起外号……还有那种“过家家”式的游戏,那是一种“记得那年花下,深夜初识谢娘时”的游戏,是一种“执手攀花,袖染花梢露”的游戏,是一种“相搀月下弄水声,笑语醉香风”的游戏,那更是一种“春也思量,秋也思量,纵使相逢亦断肠”的游戏。的确,除了这段生活是无忧无虑的,哪一段生活不充盈着你的辛酸与泪水,哪一段生活不记录着你的屈辱与不幸?
     你说西方有句名言:天有九重,地狱却有十八层,苦,总是乐的倍数。你又跟我探讨起那个古老的命题——人为什么活着。真的,人生就是求解一道无解的方程式。
     梁燕,那天我知道你已经站在了人生省略号的最后一个点上了,再跨一步就不再是陷阱,而是天堂。你定然看到了美丽的安琪儿带着你走向了金碧辉煌的天堂之门。
     你最后向世人展示了你的妩媚,展示了你的微笑,展示了你在省内外文学刊物上数十万字的作品和用生命换来的“青年作家”的“金箍”。
    你说下辈子再到这个世界上,你还是选择受苦受难,还想摇动你的生命之柱——那支如椽大笔……
    梁燕,你转世也该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吧,茫茫人海中,哪一个是你?你还认识我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诚聘英才 免责声明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5 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鲁B2-20051026号 | 备案/许可证号:鲁ICP备12015127号 | 电子公告许可: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62号函
投稿信箱:webmaster@zcinfo.net   总机:0536-6017778    新闻、业务热线:0536-2165588   法律顾问:山东东武律师事务所 刘清波、秦丽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