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
诸城信息港——传播时尚信息 关注百姓生活
首页新闻中心图片中心视频中心城市论坛悠闲会房产人才

诸城信息港城市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725|回复: 4

诸城记忆 || 解放军入城亲历记(上)(下)

  [复制链接]
     

2977

主题

1万

帖子

33万

积分

管理员

48,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331378

督察勋章金奖版主论坛贡献奖新年送“福”2010虎年勋章爱心使者宣传大使吉祥兔我爱妈妈2011苹安果2011十大风云人物端午节勋章初级网友记者2013国庆游记马年大吉勋章随手拍冬景寻最美劳动者公益大使勋章喜气羊羊

QQ
发表于 2019-5-14 09:4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诸城记忆 || 解放军入城亲历记(上)

原创: 王先贵  今日诸城  

微信图片_20190514092819.jpg

解放军入城亲历记(上)
1945年9月6日,诸城解放后,参加解放诸城战斗的解放军将士,举行了声势浩大的“解放军入城式”。这虽是70年前的事,但从接到通知欢迎“解放军入城式”,到全部的准备工作及笔者亲自给解放军战士端上热气腾腾的开水,再送解放大军出南门……。这一切都往事如烟,却历历在目。因系亲身经历,印象深刻。虽事过已久,但记忆犹新。现将当时解放军入城式的大体情况,回忆如下:

消灭张匪步云部,解放诸城
自1945年7月8日,山东军区决定:发起讨伐张步云的战役之后,在总指挥万毅同志领导下,我滨海部队和鲁中部队,在地方武装和人民群众的积极配合和大力支持下,所向披靡,攻无不克,在不到一月的时间内,就解放了张部所盘踞的相州和凉台大双庙及昌城、埠头一带的广大地域,扩大了解放区的范围,打的张步云晕头转向,损兵折将,迫使其迅速收缩地盘,将其残部全部移防到诸城城关。他妄想依赖日寇的庇护,固守城里。可日本鬼子不买这个账,对张匪极不信任,坚决拒绝让其进城。原因是张步云伤透了鬼子的心。张于1938年,就投降日寇当了汉奸,并得到了日本鬼子配备的武器装备。张匪诓骗到鬼子的大量装备后,于1939年转投了“北洋临时国民政府”,专事反共剿共勾当。可到了1943年春,又追随吴化文(于1948年9月19日率部起义,起义后,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级解放勋章一枚。将起义的国民党整编九十六军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五军,任命吴化文为该军军长,毛泽东、周恩来给吴签发任命书)。第二次公开投日。张的行为反复无常,鬼子吃透了张步云的这包烟的口劲,因而日寇再也不听他的花言巧语了,坚决拒之城外。无奈,张步云只好带领其残兵败将,暂栖县城周边的一些村庄。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宣布无条件投降后,张步云才得以带领其残部进驻县城城里。此时的张步云,妄想依靠日寇投降后,撇下的残渣剩饭,过苟延残喘的日子。妄想归妄想,现实归现实,两千多张嘴要填满,可不是个小数。开始几天,张匪部下,除了搜刮城内居民的粮草、食品外,还时不时的窜到城外周边的村子里抢粮,解决给养。自解放军围城后,就只能蚕食城内的老百姓了。

1945年9月2日,日寇投降后,山东军区第二路大军第一师和滨海一军分区地方武装及张希贤于1945年1月17日率部起义被改编后的“八路军山东军区独立第三旅”全体官兵,在第一师师长梁兴初同志(江西省吉安县人,1930年2月参加红军,同年入党,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见照片)的统一指挥下,像铁桶般的包围了诸城县城的守敌。

敌军被围困后没几天,几乎弹尽粮绝,所以就怂恿官兵蚕食百姓。记得在诸城解放的前一天上午,我娘烙好一盆全麦面单饼(约6斤左右)后又炒的扁豆,全家刚要坐下吃午饭,突然闯进四个像饿红了眼的疯狗似的张步云的兵,一进屋就狂吠着“老子连早饭都未见影,妈的,你们还吃单饼”!接着每人抢了一张饼,就胡乱往嘴里塞。他们边吞边吼“老子这几天,每天只管一顿饭,快要饿死了”!同时又催着我娘快找个小盆盛扁豆,他们有的从锅里盛扁豆,有的早就把单饼用盆里的包袱包好揣在怀里了。我妹妹吓得抱着我娘的腿直哭。汉奸兵连扁豆带饼全抢走了,那天中午,我们全家都饿着肚子。那天下午,邻居李文启大叔家对我娘诉苦说:“俺家刚出锅的玉米窝窝头,全被汉奸兵抢走了”,接着骂道:“这群丧尽天良的狗杂种,不得好死”。

诸城的五座城门中,定数东小门(镇海门)最破,两扇城门的转轴都断了,平时,两扇城门都依在两边的墙上。张步云妄想死守县城,就在东小门附近抓群众,从城门里的南北马道上挖土,用小车推去屯城门,直屯到三米多高,将土屯到不露城门了,才罢休。

包围县城的解放军,在梁师长的指挥下,包围圈逐渐缩小。从9月2日布置外围包围圈开始,就像扎布袋口一样,每使劲收缩一次,梁师长就向张步云发出一次通牒,可张匪已反动至极,顽固不化,每次都断然拒绝投降。

9月4日,由打入敌诸城保安大队,给吴大队长(人们都称其为吴大队副)当贴身警卫员的张德金(中共地下党员),将张步云的临时指挥所(司令部)设在天主教堂的确切位置,通过在城里开设茶水炉的付小辫,送往围城部队的指挥机关。

在此不得不插曲“付小辫”。“付小辫”是绰号。“付家茶水炉”是在日寇侵占诸城至诸城解放之间的时间开设的,具体年月记不准了,反正是在诸城接近解放的几年中,突然于现在的府前街小学北大门位置,开起了一家卖水的茶水炉,主人就是付小辫。孙廷忠先生回忆着:据付小辫自己说,从小没有父母,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因从儿时,脑袋后边就留着一小撮头发,像小辫,大家就一直这样叫,到现在还这样叫。他头发较长,经常乱蓬蓬的,脸也不洗,还胡子拉碴的,看上去,约有四十岁左右的年纪。每次提着壶去买水,总是看到他的脸抹擦的像花老虎一样。付小辫中等身材,长得很结实。他夫妻俩,一天到晚,都忙着招待在此喝茶水的过往客人,可从未见他们有笑模样,不过,不管富人还是穷人去买水,他们都一视同仁。就这样一个“付家茶水炉”,在诸城县城解放的那天,关门了。当解放军举行入城式时,付小辫又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不过,这时的付小辫与昔日的付小辫判若两人。此时的付小辫,戴着军帽,身着军服,打着绑腿,脸上的胡子也刮静了,俨然成为一位一表人才的俊小伙,腰扎皮带配手枪,雄赳赳的走在入城式队伍的左侧。当走到我们夹道欢迎的群众面前时,有的还俏皮的大声吆喝付小辫,他就侧过身来,朝欢迎的群众微笑着招招手。意思是说,看!不是你们看到的昔日的付小辫了吧?那时付小辫的模样是党的工作的需要。他边走边笑的更开心,笑意长时间的挂在脸上。看样子他又回想起当年开茶水炉时的那副打扮了,自己也觉得好笑。孙廷忠先生一边描述着当时的情景,一边摸着自己的头一边微笑着继续回忆道:“后来才知道,付家茶水炉是共产党设在诸城县城的地下交通站,诸城解放后,该站已完成了其历史使命,随即茶水炉也就撤消了”。

由于情报准确,对敌打击目标也就集中了。古城子岭的海拔高度,比城墙高很多,在岭上隔着城墙俯视城里,张步云的临时指挥所——天主教堂,就在眼皮底下。9月4日下午,梁师长命令炮兵,照准守敌指挥所,给我狠狠的打。命令声音一落,炮声即起,真是风烟滚滚炮声震,战马萧萧飞弹响,一炮,不偏不依,正命中教堂东屋山的顶端偏左约50厘米的位置,轰的一声,立时打出了深约20厘米,面积约0.8平方米的大窟窿,现在该窟窿尚存,不过已用铁皮做成的大红五星扣着,故只能看到红五星,却望不见炮窟窿。这一炮,重重的打破了张步云妄想死守城池的美梦,再守下去,定会命丧诸城。虽然曾多次接到敦促投降的通牒,现在死到临头了,还是坚决拒绝投降。但张匪为了保住狗命,开始酝酿逃跑路线了。

9月5日,解放大军,对困死守敌的大布袋,又收紧了一扣。经过两天的激烈奋战,相继打退了东关和西关的顽敌,夺取了东、西关及北关的阵地。一团全体指战员,攻破伪军外围屏障龙王庙子后,乘胜追击,越过墨水河,拔除了东围子门(现东关华都富林小区门前位置)的敌碉堡,一路顺风,攻到了东大门城下(现大华学校门前附近),控制了从东北角楼(府东名邸小区东北角)到东小门外(现鲁东市政门前)的广大地域,同时做好了攻城的一切准备。

解放军二团,肩负着县城西侧的攻坚任务。二团主攻部队,兵分两路,一路从河西岔道口、店子园过扶淇河,强攻西围子门(现老母庙巷西首)进而占领南关(现城关派出所至善人桥段),作攻打西南门(现阳光旅行社西侧)的战斗准备。另一路从河西邱家庄子过扶淇河,先攻破西北围子门(现诸城艺术团向西的巷口)夺取西关和北关后,部队压到西门外的东沟(现五交化商场至利群商厦)和鱼市街(实验小学北侧十字路口至诸城商厦南门前)作攻打西门(又叫西北门,人民商场南门前)的战斗准备。

当解放军兵临城下,做好了攻城的一切准备后,梁师长再次向张步云发出最后通牒,给指出生路,令其悬崖勒马,缴械投降,争取宽大处理。顽固透顶的张步云,不但不投降,反而令其残部守敌,继续疯狂的向攻城的解放军将士猛烈射击。而城内守敌,已被解放军轰击的六神无主,晕头转向了。东小门上的守敌,在向城外还击时,竟将拍机炮弹倒着装进了炮筒,“轰”的一声巨响,周围的炮兵,立时坐了“飞机”,无影无踪了。

9月6日,困守了几天的张步云,日子更不好过了,已感到末日来临。此时,已弹尽粮绝,又无援军,这座孤城,若再固守下去,定会全军覆没。于是酝酿了几天的逃跑计划,已经到了非走不可的地步。

午饭后,张步云就命令部下,开始扒屯在东小门里面的土。到黄昏时,才扒了不到一半,还有两米多高的土未扒开。据孙廷忠先生回忆:“前几天屯城门时,是他们去出夫推的土,推了两天土,才把城门屯住,要扒到底可不容易”。这时天也快黑了,天黑之前枪炮声很少,偶尔能听到几声“叭勾、叭勾”的枪声,开始很害怕,可到后来,枪声越来越密,反而就不那么害怕了,我们还跑到院子里听声。晚饭以后,枪声开始密集了,再后来就像用簸箕倒豆子,唰唰声不断了。这时也看不到蓝天了,只看到来往的子弹飞过后的痕迹,就像用“火线”织成的网,盖在县城的上空。就在解放军将士对敌攻击最激烈的时候,张步云发出命令,开始出水(突围逃跑)。由于当时屯城门时,是用檩棒将城门别住后,从门里边屯的土,所以城门里是个土坡,而门外是竖直的。门里的土坡未来得及全扒开,就开始突围,敌军士兵沿着土坡上到顶,一看外面不是土坡,而是两米多高的城门,不敢跳,而后面的逃兵像潮水般的往前拥,势不可挡,无回转余地,就被后面的人推着往下跳。前面被推下去的士兵未来得及站起来,后面的又拥上来了,所以最先被拥下去的士兵,全部被后面跳下去的兵踩死了,尸体摞尸体,直摞到一米多高,后面的逃兵就踏着这些摞成“尸体坡”的同伙尸首逃出了东小门。逃出去的敌兵,绝大部分被我军特务连设在东岭半坡(市公安局到农行大厦一带)的阻击火力所消灭。后来逃出去的敌军,就顺着东小门外,向北的城壕沟逃窜。这些逃出去的敌兵也未能逃脱覆灭的下场,全部被我军一团预设在大舍林(公墓。现鲁东市政向北一带)的阻击火力毙于城壕沟里。此时,张步云也换上小兵服装,夹在败兵中出水了。张匪逃出东小门后,也混在敌群中顺着城壕沟向北逃窜。当时,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更看不清面貌,趁着混乱,张匪边跑边喊“快抓!张步云顺着城墙往南跑了”!在黑夜里,在混乱中,解放军指战员看不清,也分辨不出哪是真张步云,在此情况下,罪大恶极的张步云就漏网跑掉了。

张步云到了自顾不暇的地步,哪有心思顾及他的残兵败将,只身一人逃脱了党和人民的制裁。

就在张匪逃跑的同时,县城的其他几座城门,都相继被攻城的解放军将士突破,城墙上,城里的街道上,遍地是敌人的尸体,侥幸活着的残匪,也都乖乖地举手投降了。接着,解放军指战员开始对全城进行清扫战场,对城内残敌全部扫荡夷尽。

9月6日晚9点,宣布清扫战场完毕,并宣告诸城全城解放。

1945年9月2日,日本投降后,山东军区第二路大军第一师及滨海一军分区地方武装在师长梁兴初指挥下,包围诸城县城守敌。6日晚攻克县城。此役,战果辉煌,生俘张步云总秘书长以下官兵2107人,毙伤300余人,缴获大批弹药武器及军用物资一宗。可惜,匪首张步云伪装潜逃了。   (王先贵)

     

2977

主题

1万

帖子

33万

积分

管理员

48,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331378

督察勋章金奖版主论坛贡献奖新年送“福”2010虎年勋章爱心使者宣传大使吉祥兔我爱妈妈2011苹安果2011十大风云人物端午节勋章初级网友记者2013国庆游记马年大吉勋章随手拍冬景寻最美劳动者公益大使勋章喜气羊羊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09:56:51 | 显示全部楼层
解放军入城亲历记(下)
盛大的解放军入城式
timg.jpg
1945年9月7日,即诸城县城解放的第二天,早饭后,民兵指导员姜运千(民兵连长,1953年英年早逝)和村长马守家(粮食局离休,2013年去世,终年92岁)挨家挨户下通知:明天午饭后,迎接参加解放诸城的解放军将士举行“解放军入城式”,每户要准备一桶开水,送到大街上,给解放军战士喝,坚决不准有雾头水(未烧开的水),还得把碗刷洗干净。还再三嘱咐,谁家的碗不干净,战士喝出病来,谁家负责。我娘听后就立即着手准备。先把过年吃水饺才肯用的外面有兰花的细瓷碗找出来,用清水刷了一遍,然后又从锅底下扒出一些草木炭来,我不明白是干什么用,就跟着看。不一会儿,我娘将扒出来的炭,盛在平时洗菜用的木盆里,然后洒上一点水,又找来一块白布,随即就叫着我的小名吩咐“用炭擦碗的活,今天由你来干”。我就将炭拌的半干不湿,用布蘸着炭,将碗的里里外外擦得干干净净的。那时没有去污粉,更没有洗洁净,炭就是最好的清洁剂了。碗,擦好了,我娘再用清水刷一遍,然后放在盆里,用白包袱盖好,准备迎接解放军入城时用。

9月8日,是解放军举行入城式的日子。为迎接解放军,我娘早早的就把水烧好了。当我们抬着开水,端着盛碗的盆,快到大街时,远远就望见,为报倾城热烈欢迎解放军入城式的人们,早就站满了大街的两侧。我们抬着水,就快步往前走,很快就赶过了整年不大出家门的我邻居家的徐奶奶。她是小脚老太太,这次是她儿媳妇扶她出来的。她的脚小的可怜,除脚后跟,前边很短,是尖的,用“放大了的麻雀嘴的上嘴唇”来形容,一点不为过。说她与鲁迅笔下的细脚零丁的杨二嫂为姐妹,最合适不过了。就这样的身体状况也出来了。还听见她边走边说,“听村长说,解放军是打鬼子打汉奸的,都是好人组成的。我想出来看看,这个解放军到底好成什么样”,许多前往大街参加欢迎的人们,都争先恐后的快步往前赶,徐奶奶也不甘落后,吃力的紧跟着。当我们挤到前面,就看见住西胡同的经常患病,不大出门的王臣大伯早就坐在欢迎人群的前面了。刚把水桶放下,就望见参加入城式的解放军将士,排着整齐的队伍雄赳赳地唱着歌,自钟楼后,从钟楼下面的双门(见照片)健步向南走过来了。由于时间太久,已过去七十年了,将士们唱的什么歌也记不得了。只记得,排头是由战士抬着的两门小炮,并排着开路。那时,也不兴呼口号,要是现在,早就“中国共产党万岁、解放军万岁”的口号声此起彼伏了。由于欢迎的群众太多,所以后面的人们不得不翘首前望,以饱这壮观场景的眼福。我除了和人们一样雀跃外,还有一项重要任务,就是端着热水让解放军叔叔喝。还不停地喊着“叔叔喝水、叔叔喝水”。战士们有的向我摆摆手,示意不喝,有的则朝我微微一笑,就走过去了。不过有的也真的想喝水了,他们就接过碗去喝几口,然后就笑笑、挥挥手,就大步流星的赶队伍去了。其中有一位战士,走到我面前,听我吆喝叔叔喝水,他真的过来了。看来那战士真的渴了,接过碗去头也不抬的就喝起来了。我看他脸上有汗,就问,叔叔是从哪里来的?他才抬起头来说,是从叫辕门的地方开过来的。他一说我就知道了,辕门在东关,它没有门楼,也没安门,是在一大墙的下面理的拱券式的门。这墙后约50厘米(两个砖顶头理)由青石打地基,出地面后就用青砖理到顶。门的两侧的墙是分别靠民房的街墙理上去的,拱券的宽约有4米,它的顶端与民房屋山尖差不多高,从拱券的上限到门墙的顶还有2米多高。古代的辕门没有固定的建筑位置,都是部队安营扎寨后临时搭建,凡将士征战,都要从辕门出发。诸城的辕门是固定的建筑物,具笔者所知,周围几个县城都没有辕门,只有诸城有。诸城辕门的始建年代莫考,它于1956年搞初级农业合作社时拆除了。这次解放军入城式,选择从辕门通过,具笔者猜测,原因有二,一是诸城有古迹辕门可借用,二是也有仿古代将士征战从辕门出发的意义。他说完后接着又喝起水来,那战士一边喝水一边又问我几岁了,我回答10岁了。他望着我说,我有个9岁的弟弟,还有一个大一点的妹妹。“不用叫我叔叔,叫哥哥就行了,我才17岁,出来一年多了(指参军)”,他抹着嘴说。一看他的战友走过去了,就赶紧去撵。我一听,来了精神,就跑上去追着他问,“能不能把您弟弟领来和我一起玩”?他边走边说,现在不行,等打完仗,可以领来找你玩。我当了真,高兴地向他说了我的乳名,还告诉他,到钟楼前一打听就找到俺了。那战士当时还介绍了他家的县名、庄名和他自己的名字,可现在什么名也记不起来了,只想着那兵哥哥姓张。看见他腰间的皮带上挂着4颗手榴弹,还交叉斜背着子弹带和炒面袋。那手榴弹还随着均匀行进的步伐,有节奏的摆动着。“真是说话不觉走路远”,陪着兵哥哥就说了这么几句话,抬头一看,已过了阁街(中粮宾馆门前十字路口),快到南门里了,我赶紧问他“您往哪走”?他说:“去解放泊里”,当时也不知道“泊里”是什么地方。我还想问他,是不是解放了泊里就打完仗了,是不是就可以领他弟弟妹妹一起来和我玩了,……,但这一些问,都来不及了,已经到南门底了,我站住了,并向那兵哥哥摆手,他也边走边向我摆着手,就随大部队出了南门。我站在那里,久久没离开,直站到望不见那兵哥哥的影了,才扫兴的往回走。送走兵哥哥之后,我就天天等,日日盼,盼他能领他的弟弟妹妹来诸城找我玩。可这个愿望直等到1949年10月1日,全国解放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成立了,而且直等到70年后的今天,我也等白了头,也未见那兵哥哥的影。那战士若健在,他已是接近九十岁高龄的老人了,但愿那姓张的兵哥哥健康长寿。

据现在供职于诸城市密州街道大华社区门卫工作,诸城解放时家住“辕门”里的王成照老人回忆,1945年,他九岁。9月8日参加解放诸城的解放军将士,举行“解放军入城式”那天午饭后,他们出来玩,看见辕门外东侧的空地上(现九龙口巷一带),站满了列队整齐的解放军将士,周边还有很多群众围着看,他们也想跑过去看,可他们还未跑到那里,队伍就出发了。并排着好几路并驾齐驱,前边的战士还抬着小钢炮,迈着整齐的步伐进了“辕门”直往北走,到了阁子顶(现大华百盛超市门前的大十字路口),拐弯向西去了。我们就快跑跟着看,远远望见队伍进了东大门(市工商银行门前。明,嘉靖县志曰“乘武门”,万历县志曰“东武门”)。我们还想跟着看,家长不准,怕进了城走迷了路。于是,我们就不往前走了,和欢迎的群众一起,目送解放军将士的队伍大踏步的向前进,直到队伍过完,大约有一个多小时。


本文参考资料:
《中共山东党史大事记》 《中共潍坊地方史》第一卷
《中共诸城地方史》第一卷 《五莲党史人物》第一卷
《中共诸城党史人物》第一卷 《五莲文史资料》
《安丘文史资料》 《诸城文史资料》
《济南战役中吴化文起义》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1987年4月版

王先贵 繁华中学退休教师
2015年12月13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977

主题

1万

帖子

33万

积分

管理员

48,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331378

督察勋章金奖版主论坛贡献奖新年送“福”2010虎年勋章爱心使者宣传大使吉祥兔我爱妈妈2011苹安果2011十大风云人物端午节勋章初级网友记者2013国庆游记马年大吉勋章随手拍冬景寻最美劳动者公益大使勋章喜气羊羊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15: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线路这是入城式从钟楼处往外(南)走,去泊里参 战。

点评

那个时候泊里还是诸城的  发表于 2019-6-13 10:0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1 21:13:13 | 显示全部楼层
梁兴初是后来抗美援朝“万岁军”的军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诚聘英才 免责声明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5 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鲁B2-20051026号 | 备案/许可证号:鲁ICP备12015127号 | 电子公告许可: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62号函
投稿信箱:webmaster@zcinfo.net   总机:0536-6017778    新闻、业务热线:0536-2165588   法律顾问:山东东武律师事务所 刘清波、秦丽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