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
诸城信息港——传播时尚信息 关注百姓生活
首页新闻中心图片中心视频中心城市论坛悠闲会房产人才

诸城信息港城市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816|回复: 0

刘景森‖土炕暖 乡情浓

  [复制链接]
     

3000

主题

1万

帖子

33万

积分

管理员

48,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332475

督察勋章金奖版主论坛贡献奖新年送“福”2010虎年勋章爱心使者宣传大使吉祥兔我爱妈妈2011苹安果2011十大风云人物端午节勋章初级网友记者2013国庆游记马年大吉勋章随手拍冬景寻最美劳动者公益大使勋章喜气羊羊

QQ
发表于 2019-2-7 07:37: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刘景森‖土炕暖 乡情浓
原创: 刘景森  

精彩文章,欢迎转发



人过了四十五岁,怀旧的情绪愈发浓烈。小河潺潺、鸡鸣声声,炊烟袅袅,恰好构成了一幅极美的画面,诱惑着我们奔向家乡,诱惑着我们回望童年。



突然,又特别想念老家那盘暖暖的土炕了。



在老家,乡亲们有睡炕不睡床的传统,有几间卧室就砌几盘土炕,后来才跟着城里人学习,跟形势随潮流,用上了床,但至今每家每户至少还保留着一盘炕。上了年纪的人,睡个热炕,烙烙老腰,舒坦极了,尤其是寒冷的冬日。当然,热炕还是老一辈人的“中国梦”,所谓“三亩地,两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那种温馨的场面曾激励着几代人面朝黄土背朝天、汗珠八瓣去奋斗。



最初,老家土炕是用土坯砌成的。诸城一带,土坯的制作过程叫脱墼(ji),麦穰或麦糠和泥,用二齿钩搅匀,添水适中,干稠合适,用铁锨铲起来倒在墼模里,脱墼是技术活,也只有能工巧匠才干得来,他用抹板把泥摊匀,再用炊帚几甩上少许水,把表面抹细抹平,最后,两手拽着墼模线,麻利地把墼模拽起来,一个长方体的薄薄的墼就做成了,顺势把墼模翻一个个,接着就脱下一个。经过几天的晾晒,墼终于干透成型了,盘炕的前期准备工作才算结束了。盘炕更是一门技术活,得找村里有经验的泥瓦匠,炕洞同时是烟道,与屋外的土灶相通,这样,烧火时烟火通过炕洞往外走,最后从烟囟冒出去,一锅馒头蒸熟了,整盘炕面熥暖了。如果支不好,烟道不顺,生火做饭时就会倒烟,烟熏火燎不说,炕面也不会热。炕面也是用墼铺成,上边再抹上一层薄薄的稀泥。等完全烘晾干后,铺上一层厚厚的麦穰,最上边铺上一领席,一盘完整的炕就盘成了。后来,人们改为砖和水泥预制板来盘炕,相对于墼来说结实了许多,再也不会出现睡着睡着塌了墼的尴尬场面,但不如墼的受热均匀。






在老家,一盘热炕,总会有故事一箩筐。



小时候,最喜欢到大嫲嫲(诸城一带方言,奶奶)家玩耍,大嫲嫲疼爱小孩儿,有时,正值杏子成熟的季节,会踩着小凳,通过一个后窗爬到后院,用竹竿打几个甜甜的杏子给我们吃,有别的稀罕吃食也会给我们留着。她还特别会扒瞎话(诸城一带方言,讲故事),我们兄妹几人,围坐在炕上,聚精会神地听她娓娓道来,她拔弄着火盆,火盆里闪烁着火星,声情并茂地讲了不知多少个如《皮狐子精》的精彩故事,我想,我们身上具备的那些善良、勤劳、勇敢的优秀品质,或许正是从那时启蒙并深深烙在脑海中、融化在血液中的。



孩提时代,自己是个并不算淘的孩子,但无意中却玩了一次失踪,让父母及亲人经历一次伤心欲绝的切肤之痛。那天,午饭饭点到了,父母见一向按时回家的我却怎么也不见踪影,母亲喊着我的乳名,遍寻了整个村庄,直至声嘶力竭,仍听不到我的回音。母亲慌了,父亲慌了,还有爷爷奶奶姑姑叔叔都乱了阵脚,他们开始由村里找到坡里,甚至沟沟河河,仍然一无所获。绝望的母亲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了,往炕上一躺,把被子一拖,突然,一个熊孩子蜷缩在卷好的被子里侧(那时不叠被,为了方便,从炕沿卷到炕尾,卷成一卷),正在呼呼酣睡,那正是我,此时的我可能正做个吃烧鸡的美梦,天大的事似乎与我无关。孩子终于失而复得,母亲,喜极而泣。



在农村,土炕不仅是睡觉的地方,吃饭也在炕上,在炕中央安放一张长条饭桌,一家人盘腿而坐,围在饭桌两边,母亲为方便给我们端菜盛饭,多是侧身坐在炕沿上。这时,父亲斟上一盅老白干,盅沿放上一片小纸,哧地划一根火柴,点燃小纸片,一阵蓝色的火苗掠过,火过酒热,这种温酒的土办法已失传好久。接着,父亲仰脸喝酒的吱吱声传来,一天的劳累顿时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无尽的惬意和满足。



在山东一带,地瓜曾经是父老乡亲的主食,秧地瓜一般在春末初夏,过了二月二就得培育地瓜芽。记得有几年,还没有发明拱棚,因为炕上温度适宜,培育地瓜芽的地点就选在炕头的对面(接紧挨土灶的地方叫炕头)。把预留好的地瓜种密植在沙土里,定时喷洒井水,过些时日,地瓜芽就渐渐茂盛起来,绿油油的煞是好看,只是挤占了我们睡觉的空间,显得更加拥挤不堪,这时,为了节约空间,我和弟弟只好共用一被,一头一尾,通腿而眠。






时代变了,年味淡了,母亲却依然一丝不苟地忙年。为了让我们年后多带些干粮回城享用,备年时,母亲特意置办很多的面食,饽饽、面鱼、萝卜菜包,豌豆素包等,足足能忙上两整天。这时,温暖的炕头又派上了大用场,母亲把洗得一尘不染的白布铺在炕头上,把刚做好还没蒸的饽饽、包子等整齐地码在上边,像列队接受检阅的战士,再在上边盖上一层包袱。炕头的温度温热适中,会使面饧得更好,使饽饽、包子喘(发)得更快。母亲过一段时间,捡起几个包子或饽饽放在手心,轻轻掂量几下,觉着变轻了(密度小了)就是喘了,就可下锅蒸了。这些花样繁多的面食蒸好凉透,装在几个大瓮里,放在天井里,正月里,不仅自己尽情享用,还可招待来串门访亲的亲戚朋友。回城时,母亲又大包小包分门别类地包装好,塞满我们的后备厢,让我们把一后备厢的浓浓母爱带回城里。



父母恋家,年老了也不愿来城里和我们同住,说是不习惯这种住在对门不相识的寂寞生活,无奈,我们只好由着他们的性子。每逢回家看望他们,总不想睡床,总愿意和父母挤在一盘炕上,半夜醒来,听父母啦呱啦呱家常,念叨念叨老事。



现如今,城里人装修楼房时,开始流行盘上一盘电热炕,方便父母来城里时暂住,也可方便自己怀旧时重温孩提时光,但不能和土灶相连,总感觉与老家的土炕相比,终是不够完美。



好想在退休之日,有几间农舍,屋内土灶炉膛火旺,煮沸一锅羊杂汤,满屋飘着肉香,约几位老友,盘腿在炕,烫一壶老酒,对饮几盅,闲话家常,吹牛侃山,如此,甚美!







作者简介

刘景森:

山东诸城人,诸城市作协会员。教书育人为主,文字点缀生活。作品先后在《诸城文学》《齐鲁文学》《婺江文学》《西狐文学》《孝南文学》等网络微刊以及《中国食品报》《今日诸城》发表。追求用最朴素的语言,表达最真的情愫。
mmexport1549496299757.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诚聘英才 免责声明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5 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鲁B2-20051026号 | 备案/许可证号:鲁ICP备12015127号 | 电子公告许可: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62号函
投稿信箱:webmaster@zcinfo.net   总机:0536-6017778    新闻、业务热线:0536-2165588   法律顾问:山东东武律师事务所 刘清波、秦丽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