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
诸城信息港——传播时尚信息 关注百姓生活
首页新闻中心图片中心视频中心城市论坛悠闲会房产人才

诸城信息港城市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26|回复: 0

老潘

  [复制链接]

236

主题

2573

帖子

2万

积分

白金元老

一只耽于傻想的呆鸟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853

金点子勋章

发表于 2018-11-13 20: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轻易想不起老潘来。
    校长接了一个特别的任务,叫帮着润色一个宣传稿子,稿子里宣传的主角就是老潘。据说新来的主任到各校视察,见着了老潘,见着老潘是拄着拐上班的,主任受了感动,暗地嘱咐老潘学校的校长写个稿子宣传宣传。稿子报上去,主任不满意,才转到了我们这里。
    老潘这个人,这里不少人当先是熟悉的。早些年乡镇未撤并,老潘曾经在乡教委干事多年,乡教委办公的地场就是我们这个初中学校的前院。1990年代初,我毕业回校,闲空常到教委院里谈天,跟老潘自然而然熟络起来。不过乡镇撤并后,老潘下了村里的教学点,辗转多处。这期间我们偶尔见面,只能是在上班路上或者年末年初教师大会上,匆匆打个照面,相互问候几句,说不了多少整齐话。交流既少,这些年的了解也就无多。现今领导征集故事,少不得说两句,不是作为朋友的身份,而是一般的同事和同行。
    在教委的时候,老潘本是小潘。叫他老潘,是因为他看起来老成,人长得瘦而高,且弱,弱不禁风的样子,皮色又黑,三十岁不到的人猛一看有近四十,所以大家叫他老潘也是基于眼见的事实。只有那时的教委主任,才严肃地称呼他小潘。我们这些刚毕业的小年轻,都是不知深浅跟着别人老潘小潘的混叫,倒是也没见他恼过。不高兴的时候也似乎是有,不过我们猜不准,因为他脸上总是笑着,嘴里却说,我打你哈,你这个东西!也没见有人拿他的所谓气话当真过。所以说,这个人至少在我们那一般人里脾气是好的,情商比颜值高,是不带问号的。
    说到老潘的脾气,我想谈谈自己多年的体会,就是在低年级段,对于教育教学,老师的学问倒不是第一位的事情。那什么是第一位的事情呢?老师的脾气或者说性格,是首要的,我们的教育,不论哪个学段,即便眼下也还是陷在应试教学的泥潭里不能自拔,要没有我自岿然不动的好脾气,老师焉有不把压力转移到孩子身上的道理?老潘下小学,若我是他学生的家长,他能怎么亏待学生?想想我也心中有数,不大用怎么担心的。
    老潘还有一个我很久才悟得的优点,就是他轻易不褒贬或者参与褒贬人和事。在一乡教育的枢纽混江湖,人大都因着接触各色人等,见多识广人情练达,又离领导近,近水楼台消息灵通。然而老潘却很不一样,说话木讷,嘴皮子不利索,根本说不上有什么谈锋。我们那时年轻,妄议政治,褒贬人物,以多知能说为荣,对于常在一旁憨笑插不上嘴的老潘,不知不觉流露了不少轻视之色也未可知。待年华老去世事沧桑,才渐渐醒悟,老潘那种对人对事的态度和品性才是枢纽之地所需要的,我们就嫌年少轻狂了。
    老潘下小学,算来已经有二十年了,他换过几个学校,教了哪些年级,教的什么科,我一概不清楚。然而却也知道些关于他的事,只不过大多是耳邮过来的。有一年的秋收时节,他在我们这里的小学里教学,骑摩托车被老百姓晾晒的豆棵子绊倒,摔得住了院,伤了腿。可能是留下了后遗症吧,他后来在另一个学校教学,已经骑不了摩托了,就开着自己的手扶拖拉机上班。这学校离他家有七八里远,老潘上班,每须从我老家的街上过,我有时候会遇上他。手扶车突突突地浑身抖着从村东大崖坡上下来了,老潘两手压把儿不得闲,只好点头吧嗒嘴儿,我也回之点头吧嗒嘴,算是熟人相见的致意。据说有一段时间,他媳妇不放心他,曾经骑电动车载他上下班,可毕竟是天长日久。我想有关领导也不是不想照顾他,奈何他村子里仅有的一所小学早经撤并了。而今老潘的腿病显然更严重了,不然怎么会拄起了拐?
    主任初来乍到,见之心动,也是情理中事。然而却给老潘的同校老师出了难题,宣传老潘,总不能颠来倒去只念叨他拄着拐上班吧,可是别的亮点又在哪里呢?
    说考试成绩吧,乏善可陈。学校生源日趋萎缩,一级学生就收十个左右学生,有一年只收了一个,没办法,校长亲自出马做工作,劝孩子父母送去了附近学校,师生一对一实在过于奢侈,况且学校老师也不敷使用;优质生源更是插翅高飞,有天分的靠天分,有钱财的靠钱财,有人脉的靠人脉,不是进了民校,就是入了城郊好学校,他老潘就是再巧的巧妇,无米之炊也难做啊。说工作辛苦吧,学校的哪一位老师不是民师出身?不是单职工家庭,不是一个人托着一个家?不是风里来雨里去地颠簸在同样的乡村道路上?不是面对着同样的单亲家庭组合家庭困难家庭比例越来越高的孩子们?他老潘有什么特别,靠拄了一根拐?所以说,不是老潘学校的老师写不了稿子,的确是老潘的苦难相比之下还不够多。这决不是故作愤激之语,我自觉的的确确说的是实在话
    老潘拄拐上班,有不明内情的人可能会说,社会上那么多本科毕业生找不到工作,为什么不聘他们来?肉食者的决策我辈参不透,然我知道一个事实,现今的大学生们没几个愿意到这僻远之地来,曾经听说一位大学生老师被分配到一个山村教学点上,见了学校的情形,大哭一场,不几天,卷铺盖走人,弃所谓事业编如敝屣,当然更多的倒不是这样决绝,想来都是按民间江湖软性规则走了曲线自救之路,留到乡镇中心或者其他大一点好一点的学校了。慢说心高气傲涉世未深的大学生,即便本乡本土的老师,又有几人自告奋勇去老潘所在的那个学校,所以几年前当这个学校需要一位老师之际,中心校先要悬赏一个职称晋升的名额,实属无奈之举。由此返顾老潘和他的同事们的无言坚守,凡心地厚道者能不眼热心酸?
    稿子既摆在了我们的面前,按照主任提示的思路,少提甚至不提考试成绩,也少诉苦,把构图的中心、光彩的亮处置于老潘作为一个山区教育的坚守者的形象上。过去的四十年和可预见的未来二三十年,山区教育一定山河巨变,老潘他们这一代民师,既是拨乱反正的开拓者,也是走向辉煌的开创者,更是繁华消褪的坚守者。在我看来,城镇化时代的到来,意味着无差别的普惠的农村教育的终结,教育选择多样化是必然趋势。然而就眼下而言,只要有一个山区孩子在,就需要能托起这一个孩子的人生希望的山区教育,就需要老潘那样拄着拐顽强站立的作为坚守者的山区教师形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诚聘英才 免责声明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5 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鲁B2-20051026号 | 备案/许可证号:鲁ICP备12015127号 | 电子公告许可: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62号函
投稿信箱:webmaster@zcinfo.net   总机:0536-6017778    新闻、业务热线:0536-2165588   法律顾问:山东东武律师事务所 刘清波、秦丽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