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
诸城信息港——传播时尚信息 关注百姓生活
首页新闻中心图片中心视频中心城市论坛悠闲会房产人才

诸城信息港城市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55|回复: 2

乡情┃诸城方言,土掉渣,很亲切

  [复制链接]
     

2688

主题

1万

帖子

31万

积分

总版主

48,

Rank: 8Rank: 8

积分
318449

督察勋章金奖版主论坛贡献奖新年送“福”2010虎年勋章爱心使者宣传大使吉祥兔我爱妈妈2011苹安果2011十大风云人物端午节勋章初级网友记者2013国庆游记马年大吉勋章随手拍冬景寻最美劳动者公益大使勋章喜气羊羊

QQ
发表于 2018-10-1 10: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方言,也叫大土话,我们平时常常挂在嘴边。诸城方言可谓博大精深,只一个“很”字就可以用很多别的字来代替,且效果明显好得多,如:通红、跳白、挣清、哄黑、干黄、齁咸、瓜苦、喷香、杠好……怎么样了,有点意思吧。

先举几例,下面是个电话录音:“歪!夜来后上打谱叫你吃沽扎,母心思着电话祸害了,扎沽了一盼子也母扎沽好,也母叫你,安阳来,我母刹刹吃了半盖垫,差母点撑刹!”。

诸城方言中表示时间的词语也很是奇怪:母杀杀、敢母着、带派着、一大盼子、生么嚎地、扎母顶地、夜来后上、前义早沉。这些话要不是诸城人还真看不懂。再说几个让不是本地人流鼻血的词语:胃酸过多叫子啦,没空叫不龙过,没关系叫不像该,不要说话叫结母生地,不像话叫做不种银,如果凳子四根腿不一样高叫做烂固嘎儿。这些方言从字面上来看与普通话直接相差十万八千里,但我们说起来却那么顺口,那么顺耳。


漫谈诸城方言中的形容词

前几天翻阅易中天先生的《读城记》,发现易先生对成都人驾驭语言的能力给了极大赞美:“成都人好像天生就会说话,简简单单一件事,到了成都人的嘴里,就会变得格外有声有色,有滋有味……”看到这里,忍不住会心一笑,易先生生于湖南,执教厦门,难免偏爱南方,与北地风物往往失之交臂,却不知道看似朴拙的北地方言里其实也不乏俏皮生动的词汇。

诸城地处东鲁,得圣人教化良深,语言宽厚质朴中另有一种跳脱飞扬的俏皮,仿佛是大户人家的少奶奶,温良端庄之余偶尔也吐出几串生花妙语,虽然不如成都妹子整日莺声呖呖,大珠小珠落玉盘,却也很耐听。成都人对待话语讲究:“用好用活用够用足,十分到位甚至不怕过头”,这点诸城人倒是与他们很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放眼生活,我们最经常接触到的首先是关于颜色的描述:一个轰黑轰黑的后晌(夜晚),门口的老槐树上闪忽着星星点点俏白的花儿,饭桌上挣(音“正”)绿的小葱,通红的辣椒,干黄干黄的玉米掺豆面饼子刚出锅,咬一口喀嚓一声,喷香干甜一包面,豆腐乳闻(音“云”)着“怪臭”,小葱一蘸就饼子吃起来喷香。可见不只是成都人民精于形容,诸城人民在日常生活中,黑要“轰黑”才有伸手不见五指的沉闷感,白要“俏白”方够清丽,绿要挣绿、红要通红、黄要不掺水的干黄才足以显示色泽的纯粹……而“喷香”,用一个喷薄欲出的动词“喷”做香的形容修饰,香得才够味儿,至于“寡苦”、“干甜”、“溜酸”、“咸”更是不用详加描述就让人心领神会……总之,诸城人和成都人在形容词的使用方面的认识高度一致,都要把形容词的文章做足,才觉得对生活的滋味品位得透彻,才觉得痛快过瘾。


生动形象的形容词在故乡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有了它们,就像一向木讷不苟言笑的女子忽然被人发现居然有嫣然流动的眼波,顿时腐朽化为神奇,木美人变得活色生香、风情万种起来。


除了颜色味道,描述质感、数量的词汇也是一抓一把。瓜果鲜嫩在本地方言中成了“稀把嫩(音论)”,一个“稀”把瓜果青翠欲滴,一掐就能冒水的样子水灵灵的勾画出来;同样的还有东西干燥到“焦巴干”才能够形容干的程度;下雨的泥地湿漉漉的,被形象的比喻为“这路不下雨还钢硬钢硬的,一下雨就胶粘,走着沾鞋”,路都粘到像胶一样了;“乌乌攘攘(音痒)”则用来形容人多杂乱的程度像夏天黄昏漫天飞舞的叫“乌攘”的小虫;冬天早晨多下“雾露毛”(露水),老太太拨弄着萝卜干嘟嘟囔囔地抱怨着“这皮艮(诸城人对萝卜干咸菜的称呼)老是这么软和和的,潮糊来带的怎么办?”粘要胶粘,硬同钢硬,软若和面,乱如乌攘,可见诸城人语言的夸张程度其实一点也不逊色于成都人。


庄稼长得好,走过的人都忘不了夸池(夸奖)一句“长得真旺相!”要是庄稼长得不好,路过的人也会忍不住问一句“是不是得浇浇水,怎么恹柔(音油)了?”浇过水后,庄稼长势喜人,人们又会说“看来就是干的,这不,浇上水又枝生了。”跟“旺相”不同的是,“枝生”有时也用来形容人又精神焕发。如:“夜来后晌(昨天晚上)他还恹柔不拉的,今日又枝生了。”


东西摆放整齐,诸城人叫“板整”;物品杂乱、散散落落的占地方,叫“扑扑囊囊”;办事明白利落则称为“利持”;而线条清晰,气质硬朗则被夸为“挺拓”。方言经典教材为:早晨起来后,老娘跟在懒小子后边收拾摊子,“你看你这么大个人了,被子叠得一点儿不板整,扑扑囊囊;枕巾窝窝皱皱,人也没点挺拓样子,干什么都不利持,整天赖赖绰绰的,以后成家怎么办?”


东西的大小,时间的长短在诸城话中也被比喻得特别生动逼真。厚、薄、粗、细被形象地称之为“大厚厚、精薄薄、大粗粗、精细细”。这场雪下得大厚厚,仿佛只有这个“大”字才可以形容出厚的宽广;精致的东西一般都量少,所以煎饼摊的要精薄薄,才能突出其薄如纸的质感。时间太短促,接受任务的人会忍不住抱怨“这一时间能干什么?”而时间足够宽裕,大家都会庆幸地说“幸亏时间大长长,不用火烧火燎地往前赶……”


诸城方言中,也有动词用作形容词的,“挣”就是其中之一。如“挣新”就是崭新的意思,“挣鲜”就是非常鲜美的意思,“挣紧”就是紧绷绷的意思。“这鱼汤挣鲜挣鲜的,你尝尝。”一个“挣”字让鱼汤鲜美的程度呼之欲出,由不得你不来几口了!


准备的东西太少,家乡人会不好意思地说“顶拇点东西,没(音拇)霎儿霎儿就吃完了……”东西太多到浪费则被嗔怪道“没老狠……可捞着啦”。


好东西大都比较精致,理所当然的被称之为“不糙”、“不孬“;遇到好事乐得你合不拢嘴,旁边的人都会笑着问你:“什么好事把你恣成这样?”一个尽情肆意的“恣”把欢乐的气氛渲染的淋漓尽致;身体不好,周围的人都会关心地问一句“怎么回事,是不是身体不欲做(好受)?”在诸城人眼中,身体好的时候人才爱动弹,有四处活动的想法,这个颇有古风的动词“欲做”,也当之无愧的成了身体舒不舒服的代名词。


当然最有诸城特色的形容词是“岗的好!”重重的一个四声词“岗的”加重好的程度,诸城人眼中的“岗的好”是比普通话中的“很好”还要好的一种好,如果在老家一个人被大家称赞为“干事条道(诸城人指办事条理、明白),岗的好拦”,那这个人的人品已经通过了大家层层考验,属于品质优良的一等良民。但如果一个人被大家定义为“奇坏”,那就不可交了。“坏”已经让人望而生畏了,再加一个“奇”字,坏的程度已经不言而喻了。


对于一个人的相貌,老太太老大爷精神矍铄,周围的人都会羡慕地说:“看您老人家红汤和水的,刚严(健康、壮实)着哪!”;小孩子长的“俏白大胖胖,一看怪喜人的”;气色好的人大家都夸她“脸油奶奶的,真俊!”身材瘦小脸色暗淡则被大家同情地称为“你看他黑干条瘦,走路都低头耷拉甲,三根筋挑着个瘦头,日子难啊!”


当然,随着经济的发展,黑干条瘦的人在诸城大街上已经越来越少了。生活条件大好的诸城人也更加俏皮起来,时尚的手机短信里不时发现诸城方言打造的“精品工程”,其中形容词用得最经典的一段是“你看你戆戆着头,戗戗着毛,腆腆着脸,纠纠着眉,斜斜着眼,歪歪着鼻子,拉拉着斜斜,咧咧着嘴……”一连串极度生活化的叠词勾勒出一个头发乱糟糟、歪眉斜溜眼,流着口水讨人厌的坏小子形象,让读短信的诸城人捧着手机越看越忍俊不禁,越想越回味无穷,最后竟旁若无人地嘿嘿傻笑起来!


来源:《超然台》


     

0

主题

19

帖子

8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81
发表于 2018-10-1 11:03: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下弄丈母些字也不嫌吼使银,大过节滴,吃歹儿哈歹儿困歹儿待家了歇歇吧哈,外边酿母些车别去去胡窜胡了哈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 07:00: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啧啧啧,安阳来。。。了也了不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诚聘英才 免责声明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5 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鲁B2-20051026号 | 备案/许可证号:鲁ICP备12015127号 | 电子公告许可: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62号函
投稿信箱:webmaster@zcinfo.net   总机:0536-6017778    新闻、业务热线:0536-2165588   法律顾问:山东东武律师事务所 刘清波、秦丽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