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
诸城信息港——传播时尚信息 关注百姓生活
首页新闻中心图片中心视频中心城市论坛悠闲会房产人才

诸城信息港城市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355|回复: 4

两个老人

[复制链接]

52

主题

235

帖子

156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1567
发表于 2018-6-5 16:27: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两个老人
     “姐姐,你走的时候叫着我啊!”她用恳求的眼神望着我,“别偷走了,一定叫着我呀!”她又央求地补充了一句,说完竟眼泡通红,泪水也从浑浊的眼里流将下来,像一个害怕的孩子,可怜巴巴地望着我,充满令人不忍的哀求。我心窝的最软处——疼不是,哀不是,我无法形容此时的心情,那股滋味在心海翻来涌去,酸一阵,悲一阵,疼一阵,滋味难言……
她不是别人,正是我那90岁高龄的奶奶——脑子坏了!在农村劳苦了一辈子,好容易熬到这个物质繁荣的新时代能安享晚年,到头来却糊涂得连儿女孙辈也记不得了,脑子里完全没有了老幼概念。管我爸及叔叔甚至孙子们叫叫哥哥,见着我妈妈、婶婶、姑姑们及我们这些孙女甚至重孙女都叫姐姐。也许,在她的脑海里只分得清男女,只有哥哥姐姐的意识了。一见着大家,她总是一下子高兴得如同一个幼稚的孩童,凹陷的嘴唇一咧,露出唯一的一个半门牙,满心的欢喜从眼角额纹的道道岁月的刻痕里流将出来。也会拍着手掌抑或打着手势,有时还哼唱着她们那个年代久唱不衰的红歌,一会儿笑笑,一会儿唱唱,一会儿又念叨念叨,完全是兴奋到极点的孩子不知该如何表达内心的欢愉。
     父亲说奶奶平时安安稳稳,一天不带说句话,除了拉尿也不下炕,更不出门。可我们一回来,她就高兴坏了,又笑又唱的。
也是,一个老人,行动有诸多不便,弯曲的脊背驼成一座峰,再也直不起来了,走路左摇右晃打踉跄,脑子又坏了,走出去往往回不了家。平时,母亲在城里给弟弟照看孩子,叔叔婶婶们也都忙于生计而奔波无暇,一直是年逾六十的父亲在家守着她,怕她跌倒,又怕她走失,便不再让她出门。而我们小字辈也各有各的事忙,回家次数和时间有限,总也匆匆回匆匆走,平常只是两个老人——一个年迈的老娘,一个花甲的儿子,守着冷冷清清的一座院落几间房四壁墙,缺欢笑,少活气。
    两个老人,没有过多的话,唯有电视里的动画片聊以解闷。最后,为了找点事打发时间,便将玉米粒、黄豆粒、麦粒在簸箕里掺合起来,俩人坐在炕上,头对着头,每人身旁三只碗,你一粒我一粒捡玉米粒、豆粒、麦粒玩,比比谁捡得多谁捡得满,赢了的就往输了的鼻子上勾一下,相视一笑,再倒进簸箕掺起来,继续捡,继续比……
    每每回家,看到两个沧桑的老人,还有炕上的簸箕、碗儿、粒儿……我们都有说不出的滋味,眼睛酸酸的,鼻子酸酸的,心里酸酸的,一转头,大粒的泪就从眼窝里滴落……
     “回来了!”老父亲一见我们闯进家门,忙起身下炕收拾他们玩儿的家当。奶奶黯淡无光的眼里顿放光芒,弯曲的要对在一起的身子用力往上一挺,那背上的驼峰只是耸了一下,接着又弯下去驼起来,两只枯瘦如柴的手朝我们比划着,满脸的笑从褶皱的展不开的眼角额迸泻出来,凹瘪的嘴唇哆嗦着,似要说又不知该说什么,眼泡红起来……
    父亲把炕上收拾停当,又用袖子抹抹炕沿——“坐,快坐坐儿。”说着便转身上到外间,刷锅,添水,打火,加柴,洗壶,冲茶,斟茶……回家的儿女倒成了久违的客,让自小在农村辛苦刨食老实忠厚又很是木讷的父亲显得那么局促不安,深怕哪儿没做周到,怠慢了什么……看着老爸忙忙碌碌,我们便去帮忙。“坐着,坐着,我来。”他总是又把我们手中的活抢过去,“你们喝水,歇歇儿。”我们便只好放下这样活,再找另一样帮忙干干,只要父亲看见,依旧抢过来“放着,放着,有空我就干了。”弄得我们很不自在,只是站在那儿,看着父亲客客气气又忙忙活活的样子,心里总是隐隐的不忍:“老爸呀,我们不管离家多久,回来还是您的孩子呀!”
     滚烫的热水冲泡出茶的翠绿浓香,父亲龟裂粗糙的手提起白瓷壶斟满一个个白瓷杯——“喝着,我去摘菜!”挎上篮子便要出门。“爷爷,我去!”“老爷,我也去!”“我也去!”“我也去!”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叫嚷着。“好好好,都去!”你拉着衣襟,他拉着篮子,跟在父亲后面,似一群欢快的小鸟。
   父亲领着孩子们去后面的园子择菜准备伙食了。我们要么就留在奶奶身边,陪她笑,看她哭,听她喃喃自语的唱……
父亲自幼为长,家里姊妹兄弟众多,他便早懂事,也更勤劳能干。作为家中老大,年小照料兄妹,成家后帮衬父母为几个弟弟娶亲成家,给两个妹妹谈婚论嫁,兄妹都成家了,他依然放心不下,帮帮这家,管管那家,又辛苦供养三个孩子上学、成家,转眼头发白了,背也驼了,浑身不是这儿疼就是那儿疼,花甲之年不容思忖的来了,又义不容辞地只身扛起赡养高龄的老娘的责任……
     “哥哥,姐姐,回来了,我对你们说啊,今天别走了,住下哈!”奶奶用干瘪斑痕累累的手拉着我们的手紧紧不放,“哥哥,姐姐,回来了,我对你们说啊,今天别走了,住下哈!”她又重复道。“哥哥,姐姐,回来了,我对你们说啊,今天别走了,住下哈!”干瘪的嘴唇哆嗦着,要哭将出来……翻来覆去的只是这几句话。小侄女听烦啦,撅着小嘴:“老奶奶!你唠唠叨叨,唠唠叨叨!”我们却不忍心:“知道啦,不走,不走。”我们应和她,她便开心地如一个孩子,拍拍手,又竖起大拇指,接着又唱她早已烂熟于心的“东方红,太阳升……”连着几个年幼的孩子听多了,竟也能张口跟着唱一阵子。
      “哥哥,姐姐……”奶奶望着我们,分不清我们谁是谁,也不晓得辈分长幼,唠唠叨叨重复着“今天别走了,住下哈!”这样的话。虽然每回我们都会纠正:“我是您孙女!”“我是您大孙子!”“他是……”但无济于事,纠正不纠正对她来说毫无意义,对人,她的脑子里只有“哥哥姐姐”的识别意识。
    天气好,我们便搀奶奶下炕,出来院子晒晒太阳,陪她谈天,逗她开心,给她剥糖吃。她用凹陷的双唇使劲裹住,用舌咂么着,吃得如同一个开心的孩子,满脸欢意在阳光下闪烁、跳动……我们有时也搀着奶奶去逛逛父亲生菜园子。
    父亲年轻勤快,年老了也不闲住,总是把老屋院子和老屋东边的那些空地在适合的季节打理得生机盎然:春天青黝肥嫩的韭菜,吐着翠芽绿尖的葱蒜,贴着地皮蜿蜒鲜嫩的香菜,还有栅栏四周散发着春天气息的香椿;夏天扭着黄花的黄瓜,顶着淡紫花苞的芸豆,懒懒地拖着长身子的豆角,朝天仰着一脸得意红的朝天椒,紫的黝黑发亮的茄子……秋天蜿蜒在墙上的吊瓜、冬瓜、丝瓜,脆生清爽的萝卜,白帮嫩叶的的白菜;就是萧杀的冬天,园子里也不寂寞。没摘完的吊瓜,毅然潇洒地占领墙头;占据高枝难以被人摘到的柿子,依旧在枝头招展;留在棵架上没吃完的茄子,愣是坚毅地承霜浴风……白雪盖地,一切全白,这些都成了鸟儿们的美食。身子圆滚滚的的大喜鹊,总是三五成群“咚咚”地啄着墙上的吊瓜、冬瓜、芳瓜,抑或飞上枝头,啄食着冻成坨的柿子,吃饱了栖息在树顶的巢里,叽叽喳喳谈论回味着刚才享用的大餐。这时候,小麻雀这类的鸟儿便来打扫大喜鹊留下的碎屑残羹,一会儿工夫,那小小的腹部便鼓起来,好似各自抱着一个灰色的天鹅绒球,蹦蹦跳跳,球在白雪上擦出了一道道浅痕,雪地上也留下了满是飘落的竹叶……人一来,它们“嗖”地一下就飞窜到附近的树上,跳到这枝上,蹦到那枝上,调皮地蹬掉枝上的白雪,拣一处向阳的枝子,沐浴着灿烂的冬阳,美美地眯一会儿眼,打一会儿盹。被雪融化的声音惊醒美梦,它们就,撇撇蹲累的小灰爪,啄一啄怀里蓬松的小球,“呼”地一个箭射,纵身窜到凌空悬架的电线上,一动不动,俯瞰着白雪皑皑冬,思索着来年春光灿烂的繁华……
    每次来父亲的园子,奶奶都欢喜的不得了:“长得真旺相!”她咧着嘴,漏出两片光秃秃的肉色牙床。父亲的挎篮绿的、红的、紫的满满的菜,手里还沉甸甸地拎着一个个一样一样分装好了的方便袋——“自家种的,没施化肥,不打农药,吃了放心……”那干裂的下嘴唇几乎要迸出血。他总是这么有心地准备着,让我们带回城里。
    如此一来,我们汽车的后备箱里总是满满的——不是父亲的菜,就是父亲的面。我们“啪啪”盖上后备箱。父亲咧着干涩的唇:“没添加剂,没增白剂,黑点儿是黑点儿,可吃着放心。”胡茬上还沾着面粉末,龟裂的手上还有没洗净的泥……
     一桌的绿的、红的、紫的、黄的菜被我们一扫而光,也开始收拾行囊准备返城。奶奶眼巴巴地望着忙于打包的我们,喃喃地说:“姐姐,哥哥,走时叫着我哈!”“嗯嗯,叫着你。”我们边忙着收拾边搪塞地安慰她。“千万别偷走了,一定叫着我!”她眼泡红起来,泪珠子就在深陷的眼窝里打转。望望她可怜巴巴的眼,又看看墙上的表,一时踌在哪儿,走不是,不走也不是……
    剥开一根棒棒糖塞进她嘴里才把她安顿下,等她只顾吃起来,一时忘却她千叮万嘱“叫上她”的事,我们就赶紧的溜。
发动,倒车,掉头,对于我们来说,一连串的动作几乎在一瞬间完成——“走了,爸,好好看着奶奶!”“嗯,走吧,放心!”父亲一会儿一只手捏着上衣的前襟衣角,一会儿又两手合拢,不自然地来回搓着应声道。
    脚轻轻一点,小汽车一下就蹿了出去,离家们愈来愈远,只留下父亲一人在汽车的反光镜里踮着脚、抻着脖子、高举着一只手,朝我们渐离渐远的方向招着、摇着,直到我们从反光镜里再也看他不着……
    也许,他还站在原地,依旧依旧紧紧地盯着儿女离家的方向……也许,奶奶吃完了糖,蓦地发现她的“姐姐哥哥”不见了,眼泡红红,泪珠滴答……

     

55

主题

137

帖子

193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1939
QQ
发表于 2018-6-10 09:5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老人就没有我们,人老念亲人。闲暇之时,常回家看看。问好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83

主题

3404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招收小作家班 13792692392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887

我爱妈妈新年送“福”

发表于 2018-6-11 10:5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给我作者简介。邮箱zcwx2009@sina.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142

帖子

88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880
发表于 2018-6-16 17:17: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满满的乡村气息,朴实的语言敲动我们的初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19

主题

2132

帖子

1万

积分

新手上路

人到中年

Rank: 1

积分
13845

新年送“福”

发表于 2018-7-10 16:5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同身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诚聘英才 免责声明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5 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鲁B2-20051026号 | 备案/许可证号:鲁ICP备12015127号 | 电子公告许可: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62号函
投稿信箱:webmaster@zcinfo.net   总机:0536-6017778    新闻、业务热线:0536-2165588   法律顾问:山东东武律师事务所 刘清波、秦丽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