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
诸城信息港——传播时尚信息 关注百姓生活
首页新闻中心图片中心视频中心城市论坛悠闲会房产人才

诸城信息港城市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61|回复: 1

凶冥十杀阵第九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6-23 00: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P  align=left><FONT size=3>第九章

  因为不想惊动白天路过的人群,他们决定等到傍晚的时候再来。再说经过一夜的狂欢,王风也有点疲倦,整整一个白天,他们都呆在家里,王风呼呼大睡,其他三个人都看电视。周楚楚在沈容的耳边说着什么,沈容羞红了脸追打她,却看到许焕也在笑。

  王风和周楚楚站在西乡酒廊的废墟上,身边是偶尔经过的人群,但是谁也没有再向这面看上一眼。人是善于遗忘的动物,无论如何引人注目的事情经过一段时间就象沙子一样沉到河底。周楚楚看着废墟上零散的物体,那是她曾经熟悉的东西,但是现在却躺在这里,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开发商将这些记忆全部运走,在这上面重新建立一座废墟。周楚楚看了看王风:“准备好了吗?”

  王风点点头,小心地将唐元清留给他的那到符拿在手里。周楚楚伸手出来,在空中划了一道复本清原咒,嘴里念道:“大不终,小不备,既往万物皆现,咄!”一指点出,一阵风刮过,王风和周楚楚都闭上眼。路人纷纷掩鼻疾行,有那眼快之人诧异地看着这面,心想刚才那两个人哪去了?

  轻风拂面,但是整个环境中没有一点点的声音。王风和周楚楚都睁开眼,西乡酒廊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以前那些熟悉的景物都历历在目。王风一时间恍惚起来,似乎自己过去几天的经历是一场恶梦,他再仔细看,终于还是否定了自己的幻觉,酒廊还是酒廊,但是周围没有一个人,身边的路上也是漆黑一片。周楚楚拉了拉他,两个人并肩走了进去。

  酒廊里的摆设依旧,但是空荡荡的,几盏朦胧的壁灯,几点零星的烛光,若有若无的爵士乐飘动着,周楚楚环视着这一切,不由得触景生情。王风看着她惘然若失的神情,不由得微微一笑:“我要请亡灵了,你可记得给我护法啊。”周楚楚猛醒,嗯了一声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我可告诉你,一旦进了阴阳阵,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带你出来,到时候还要凭运气了。”王风点点头,燃着了唐元清的本魂符。

  火光燃起,空间骤然一亮,王风和周楚楚看着那跳跃的火光,脸上的表情都凝重起来,王风悄悄问周楚楚:“你记不记得咱们上一次请亡灵的时候,居然没有请来龚大伟的亡灵,而是请来那凶魂?”周楚楚点点头说:“记得,我也很奇怪,怎么了?”王风假装轻松地说:“不知道这次又是谁的亡灵被请过来?”谈笑间,符纸已经燃尽,刚才还围绕着他们的灯光和烛火已经消失殆尽,一阵阵刺骨的寒冷朝两个人袭来,周楚楚悄悄伸过手去,拉住了王风的胳膊:“别动!”

  一股强大的气流从地面向上喷起,吹得两个人的头发根根竖起,仿佛有冰水从脚面开始逐渐上涨,王风咬着牙忍受着,周楚楚的牙已经咯咯作响,一个苍老的声音仿佛从水面上飘来一样,越来越近,哼着一首沧桑的歌谣,那声音中满是凄凉和悲愤:
  

  多少恨,梦里绕神州,
  纵使相逢亦不识,
  放眼江山忆旧游;
  许多愁,醒时踏赤县,
  欲把热血淬莫邪,
  斩不尽,如水流……
  
  随着歌声越来越近,那种让人窒息的寒冷逐渐消退,墙壁上的灯和桌子上的蜡烛都自动点亮,一个寂寞无比的背影坐在前面的沙发上,灯全都亮起来之后,他站起身向王风和周楚楚转过身来,皱纹纵横的脸上记录着他所有的历史,他向两个人笑了笑:“你们终于来了!”

  三个人全都坐下,面对面地互相打量着。对于王风和周楚楚来说,这都是第二次见唐元清。尤其是周楚楚,以前见唐元清的时候,只把他看做一个比较怪异的顾客,直到后来发生了那样多的事情,她才逐渐了解到这个老人竟然是一个法力高深的前辈,不由得产生了敬仰之情,尽管自己曾在这里工作过好几个月,现在却有点拘束起来。倒是王风毫不在乎地甚至有点失礼地逼视着对方。唐元清微笑着,似乎并不在意,三个人就这样坐了一会儿,唐元清张口说道:“王风,你去过图书馆了吗?”

  王风呼出一口气,挺直自己的身体,没有回答唐元清的问题,反问道:“唐先生,您现在是人还是鬼?”周楚楚大惊,她刚想指责王风的粗鲁,眼光却不由的看了一眼唐元清的身后,在微弱的灯光照耀下,唐元清的身后竟然没有影子。她不由得伸手掩住了口。

  唐元清微微一笑,干脆站起身来,在两个人的面前来回走了几圈,周楚楚仔细再看,不错,没有影子,唐元清的脚底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唐元清坐了下来,伸手在桌面上拂过,一股浓郁的咖啡味道飘散开来,刚才还是空空如也的杯中现在已经注满了咖啡。王风和周楚楚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居然挥袖即可生物,这唐元清的法力真是让人无法估量。唐元清伸手拿起一杯咖啡,在嘴边抿了一口道:“对我来说,只要有一个自由的思想,是人是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将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尽快告诉你们!周小姐,那次你也看到了,我被那些僵尸将我从这阵中拉了出去,那以后我的身体不知道被那凶魂放在了那里,但是我的魂魄却被他囚到了阳山,那时我就意识到我从此再不能够灵肉合一了,所以我给王风你留下了还愿符,希望你到时候来,我就可以将我所知道的这一切都告诉你!”

  王风的眼中露出了敬佩的神情,他也伸手端起了咖啡:“唐先生,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虽然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值得你这样去做?还有,谢谢你救了沈容!”

  唐元清一楞:“沈容?对,我是救了她,不过那个女娃似乎有什么古怪,我也不好说,一切还得你自己去揭示。王风,你感觉她自从醒过来之后有什么异样的地方没有?”

  王风不由想起了昨晚疯狂的一幕,脸上一红,连忙掩饰地喝了一口咖啡:“没有没有,她和以前一样!”唐元清紧紧盯着他没有说话,老半天才点点头说:“那就好,那就好。王风,想必你已经到图书馆去看过资料了,这件事情在你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了吧?”

  王风详细地将自己根据所有的事情推断出的结论告诉了唐元清,唐元清一边听一边点头,眼中满是赞许的神色。等到王风讲完了,用征询的眼神地看着他,他才缓缓说:“王风,你推理的很好,我果然没有托付错人。不过这里面有几个问题,你有没有仔细想过?

  “哪几个问题?”王风边问边想。

  “比如说,哪人既然可以控制我、控制周楚楚为什么却从来没有想过要控制你?虽然你法力还不足以很它抗衡,但是你接二连三地破坏他的计划,他为什么不干脆将你散了魂或者消去你的记忆,让你永远都不知道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情?还有,这个凶冥十杀阵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沈容既不是法师也不是知情人,为什么从一开始那人就苦心积虑地非要将她也拖进来?虽然已经发现了三个阵地,但是其他的阵地在哪里?它们之间又有什么联系?这些问题你都有答案吗?”唐元清连续不断地问。

  王风摇摇头,其实这些问题他也想过,但是有无数种可能性,但是仅仅是可能性,并不能因此就有了答案。唐元清继续说:“你现在已经知道凶冥十杀阵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出现的了吗?”

  王风点点头,将那天听许焕说的那些东西讲述了一遍。唐元清一言不发地听完,接着说:“但是你知道凶冥十杀阵的实质是什么吗?”看着王风摇了摇头,唐元清继续说了下去:“佛祖当年在修罗地历难时,法力已经通天彻地,但是被自己的心魔所困,徘徊不得解脱。后来自吸心魔方成正果。这心魔却不是别人设计来阻止佛祖修行的,而完全是他自己产生的,这凶冥十杀阵名字虽然凶恶,也被凶魂所利用,但是它的始作俑者实在是佛祖啊!”

  两个人都大吃一惊,呆呆地看着唐元清不说话,唐元清郑重地朝两人点点头,继续说:“所谓十杀,其实就是人类十种恶劣的品德,想要修成正果,必须完全毁弃这十种品德。佛祖当日要弃世而升,却又沉溺于十杀中不能自拔,亏得他大彻大悟,化身而出,才能够获得重生。佛祖临走之日,曾将阵势摧毁,但是那心魔却未灭,被佛祖以无上法力迫出体外之后,仍然残存于天地之间,它就是那个凶魂!也就是它这许多年来,怨气冲天,在世界的各个地方助长邪恶势力膨胀,以战争、瘟疫、灾难等手段来逐步恢复这个十杀阵,但是这次它的目的却不是要困住谁!而是要……”

  唐元清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眼中露出了恐惧的神情,似乎直到现在他都不敢说出自己的判断,他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额头上沁出了细微的汗珠,终于还是没有说出来。王风和周楚楚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用期待的眼光望着他,唐元清喝了一口咖啡道:“自从我被它控制以后,它曾经指使我干了很多事情,一开始我也只是疑惑,对它布阵的目的也只是猜想,直到有一天,它突然来找我,交代我去干一件事情,我才恍然大悟。你们一定想知道它让我干什么?”

  王风和周楚楚一齐点了点头,唐元清看着王风轻轻地说:“它让我去找一个人,它说那个人是这个阵势发动的必须条件。十杀阵虽然是用无数尸体组成的,阴毒之气相当的大,已经足以困住如佛祖之类法力高深的人,但是还不能达到它想要达到的目的。所以我必须去找一个人,这十种恶德在他的身上都几乎不存在,将这个人引到阵中之后,他一定会反抗会挣扎,而阵势中的怨气在反作用力下会千万倍的增长,远远超于原来的阵气。而它就趁此机会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两个人都楞住了,过了一会儿王风苦笑着说:“唐先生,我相信您说的,但是您一直都没有说您猜测那凶魂的目的是什么啊?”

  唐元清沉默了一会儿说:“王风,你不要着急,我对凶魂的目的虽然只是一个猜测,但是你却有办法知道!”王风和周楚楚一楞,脸上都露出大惑不解的表情。唐元请接着说:“已经很多年了,我已经知道那凶冥十杀阵的大概布局了。它是以九九方位排列的,遍布世界各地。所谓九九方位,就是在每一个地方都集中排列四个阵地,组成九个方块,而这就个方块再以河洛龟背图组合。二四为肩、七三为腰、六八为足、头一尾九五居中。而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西乡酒廊就是‘九“那个方块的一个组成部分。别的方块是否已经成功我也不太清楚,不过近期凶魂经常在这个地方出现,想来是别的地方已经准备妥当,只等这个地方阵地一成,整个阵势就可以启动了!”

  王风突然问道:“唐先生,你刚才说每个方块都有四个阵,但是现在我们好象只发现了三个阵,还有一个阵在什么地方?”

  唐元清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说:“你还不知道吗?你想想看,北面是东海堂,南面是阳山,西面是西乡酒廊,依此类推,在这三个阵地的正东是什么地方?”王风眼睛望向天花板,周楚楚也伸手在桌面上划着,两个人的全身都是一震:“你是说东水大学?可是那里和别的地方不一样啊?从来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大规模的死人事件”

  “不错,就是东水大学,王风你想想看,阳山阵地是在大约二十年代的时候建造的,东海堂是在大约四十年代的时候建造的,西乡酒廊是才刚刚建立的,现在是九十年代;前两个阵地之间的间隔大约是二十四年,而西乡酒廊和东海堂之间相差刚好是四十九年,如果在这段时间内在东水村建造一个阵地,会是什么时候?

  王风在心里默算了一下,猛地想了起来。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可能发生过中国历史上最为惨痛的一件事情。而那时的东水大学也是两派人马武斗的战场,直到现在,还能在学校老房子的门楣上扣下变形的弹头,难道那也是凶魂计划的一部分。唐元清似乎看出了他心里的疑惑,点了点头说:“不错,王风,那凶魂自身虽然不能作恶,但是它可以控制人的思想和行为,并且将人类那些恶劣的品德变本加厉地暴露出来。人类有很多美好的品德,比如善良、勇敢、诚实、正直、忠诚、朴素等等,但是人类同时也贪、骄、悭、欲、诳、昏、疑、色、嫉、谄。这十种恶德一日不除,恐怕这十杀阵就不能完全灭绝!”

  三个人的心都沉痛了起来,是啊,虽然仅仅是人类的十种弱点,但是又有多少大智大贤就是无发参透其中的一种,更不要说这凶魂建成这十杀阵,这恶德更是大行其道,气焰嚣张,谁知道以后人类还能不能存有那些美好的品德呢?可是仅凭他们几个人又怎么能解决这庞大的问题?其实这问题又有谁能够回答呢?王风再次苦笑了一下问:“那这么说这十杀阵就是无法可破了?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人建好阵,然后让这些恶德将人类包围,那时的地球就不再是人类的世界,而是魔鬼的游乐场?”

</FONT></P>
 楼主| 发表于 2004-6-23 00: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FONT size=3>唐元清摇了摇头:“我早说过了,只要这十种品德不灭绝,那么这十杀阵就会继续存在下去,但是我们虽然不能将这阵势破掉,却还有办法来拖延。这凶冥十杀阵要想完全布齐是很费精力的,既要挑选合适的地点,时间方面还有一定的限制。你想想看,自佛祖涅槃到现在都多长时间了,那凶魂的阵势也才刚刚有个雏形。所以我们只要能够将其中的几个阵全部毁灭,那就可以拖延它发动的时间,而且那也是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我们只能希望在那凶魂再次成立阵势之前有比我们灵性更高的人出来,用比凶魂更高的法力将其封存或者能够想出破解十杀阵的方法。”

  周楚楚扳着指头开始算:“西乡酒廊的阵还没有建好就让王风无意中破坏了,东海堂的那个阵地有两具僵尸在图书馆已经被化了,只剩下阳山的阵地和东水大学的阵地,如果能够找出那些阵地下埋着的尸体并加以化解,这个方块阵就完全失去了作用。”唐元清点了点头:

  “阳山的阵地我早就做了手脚了,要不王风你那回误用离魂符也不是那样快就可以逃离的,十杀阵境由心生,变如随风,一旦陷了进去,根本无路可循!”

  王风点了点头,心里却泛起了一个问题,那个疑问在他的心中稍瞬即逝,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王风又仔细想了一遍,仍然没有想起来,只是在心里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他转过头问唐元清:“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唐元清的面色忧虑起来:“我们现在就应该去破了东水大学那个阵地,可惜我也不知道那里的守阵人是谁?因为我不肯替那凶魂去寻找阵势启动的引子,它就把任务转交给了东水大学的守阵人!所以我想,可能他的法力和我不相上下!”

  王风哦了一声,又问道:“从这个事情发生开始,我就觉得很奇怪,第一次我身陷阴阳阵,龚大伟宁愿自己万劫不复也要救我出去,还有就是那凶魂从来也没有直接找过我的麻烦,似乎他不敢和我照面一样?您不是说那凶魂的目的我能看到吗?可是我现在还是一头露水啊?”

  唐元清突然想起了什么,他站起身,向王风和周楚楚示意跟他来。两个人疑惑地站起身,唐元清领着他们来到了门口那面镜子旁边,看到那面镜子,唐元清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孩子,脸上洋溢出了笑容,他用手摸着那面镜子说:“这就是我在建造西乡酒廊的时候,另外套的阴阳阵。一般的阴阳阵都是通过物品的摆设和光线的变换来构成的,但我在建造这个阴阳阵的时候,别出心裁,通过镜子反射屋外的景物和对光线的折射构成。普通的阴阳阵说穿了是一个循环的圈,而陷入我这个阴阳阵却好象进入了一个封闭的球。无论怎样都在球面的某一点上。”

  周楚楚和王风互相看了一眼,不知道唐元清为什么将话题又扯到这个上面去了。唐元清的眼中闪出了光芒,他向两个人神秘的说:“我设计的这个阴阳阵最大的特点是,可以使人的某一种能力无限地加强。比如说,当你在其中感觉到恐惧时,恐惧就会不断地增长;而当你感觉到自信时,你的信心会越来越足。王风我说你能看到的那凶魂的目的,而且说你在整个阵势中起着十分关键的作用,就是我曾经进入这个阴阳阵,通过遥感来预知阵势的将来,但是每次当我感觉的触角伸向最关键的时候,那凶魂似乎就发现了。我试过很多次,但是都失败了。但是我想如果你去试一下,应该能够比我探得更远。”

  说完这话,唐元清的神情就严肃下来,看着王风不说话。王风思考了一下说:“我该怎么做?”唐元清没有回答他只是又问道:“记住,王风,无论你看到什么?都是事件依据现在的发展轨迹进行下去的结果,而不是一定会发生。这就好象人类现在还在孜孜不倦地对地震火山等自然灾害进行预测,其目的并不是为了让我们躲避,而是要在危险来临之前就消除。就我所看到的东西已经是骇人听闻了,我想你看到的或许更不可思议,那时你一定要控制自己的感觉,不要停留在已经看到的事物上。你千万要记住!”

  王风点点头,唐元清还是看着他,王风再次坚定地点了点头。唐元清似乎才放下心来,回头对周楚楚说:“你也来吧,和我们一起走会安全一点。”说完,他就伸展双手,在自己的身前划了一个圆,口中大声地念动一道咒语。屋内刹时就没有了光明,空气中一片寒冷,一阵阵瘆人的哀号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有东西从身边飘过,冰冷的肢体在他们的脸上重重滑过,浓浓的血腥气一丝丝地钻入他们的鼻孔,中人欲呕。王风惊讶地发现自己真的又来到了那天晚上被困的那个阴阳阵,不过这回比那次好一点,上回是自己孤零零一个人,而且要面对法力比自己强的敌人;这次敌人已经转化为朋友,而且还多了一个法力高深的伙伴。王风慢慢放下心,就听得身边的唐元清对他说:“王风你闭上眼,在心里不断地想你的疑问,当你在脑海中看到什么景象在远处发生时,就尝试着走过去。记住,看到什么也不要睁开眼,不然感觉就收回来了。你要让自己不断地朝前走,不断地问着你的问题!”

  王风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几次,抑制住自己砰砰乱跳的心,然后将自己所有的心神都集中在一个问题上:“这个阵势的目的是什么?这个阵势的目的是什么?这个阵势的目的是什么?……”这样想着,他的身体逐渐放松下来,已经完全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也感觉不到身边飘飞的鬼魅,甚至都无法知道自己的手现在是握着拳还是张着?那九个字在他的脑海中如同写在一幅巨大的黑布,而且开始发光,凸起,最后变成了金黄色,许多强烈的光线撕裂了那几个字所在的黑布,一幅画面出现在王风脑海里。</FONT><FONT size=3>一条大河旁的河岸上,有一棵巨大的菩提树,伞如冠盖,在这树根下的石座上坐着一个骨瘦如柴的男子,势如三千界无敌之英雄,旁边是十个面目可憎的魔兵,正舞刀弄枪地围着那人转动。有的魔兵手捧着金银珠宝抛洒在男子身上;有的魔兵幻化为身着亵衣的妖女,舞动着淫荡的旋律,做出种种不堪的姿势;有的魔兵附在男子的耳边,悄悄进着谗言……那男子脸上的肌肉抽动着,几次都想睁开眼,额上的汗一滴一滴地朝下落,看得出他在尽力抵制那诱惑。突然之间,他张嘴吐出一朵朵洁白的莲花,那莲花随风飘舞着,那些金银珠宝碰到以后就变成了石头瓦块;那妖女碰到就变成了一具骷髅;剩下的魔兵纷纷爬在地上,就在这时,天上传了一阵巨响,许多怒目金刚挥舞着降魔杵,脚踏着七彩祥云而来。一股黑气从男子七窍中窜出,随着那些逃窜的魔兵逃了出去。

  那男子站起身来,身后的光环耀人眼目,天上诸神都合掌膜拜,口称“无能胜明王”,接着一行人就向西方飘去。

  画面一变,那是一座阴森森的地牢,一群人正在被酷刑所折磨。他们有的被木枷锁住了双手和脖子,那木枷的边缘都是锐利的由外钉入的钉子尖;有的穿着一双铁鞋,那鞋下面竟然是一盆炭火;有的被绑在椅子上,另外的人正拿烧红的烙铁朝他的身上按去。皮肤被烧焦的味道一阵阵传出,惨叫声和得意的笑声混合在一起,仿似人间地狱。那股黑气弥漫在他们上空,从黑气中发出哧哧的笑声,接着就飞走了。

  画面又一变,这是一座海岛,上面满是不知名的飞鸟和温顺的小兽,还有许多淳朴的土人,有许多头上插着羽毛的人从一艘船上走下来,相互交换着眼神,突然跑上前去,杀人放火劫掠无恶不作,有人在岛上放起了火,所有人都哈哈狂笑着走上了船,那是一艘被黑气环绕的船。
  
  ……………………
  
  王风的脑海中不停闪过这些惨不忍睹的画面,那些画面自古到今,由中国到外国哪里的事情都有,每一次这样的残暴都是由于某些人的恶念而为,每一次这样的事件过后,那股黑气都狂笑着离去了,世界历史就这样被这些人一次一次染上了污点。王风看得是触目惊心,他想不到那凶魂的力量竟然大到了这种地步,同时他更强烈地想知道,那凶魂做了这么多惨无人道的事情,来布这个凶冥十杀阵,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他不停地走着,身边已经出现了那跳舞的乞丐、正在埋婴尸的小胡子、神情狂热的年青人,现在他已经看到了西乡酒廊,东面远远火光熊熊,似乎在举行什么仪式。王风集中自己所有的注意力在那个问题上,整个人不知不觉地离那里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已经可以看到那是一个木板搭成的台子,在这种气氛下它更象一个祭坛。有一个人背对着王风站在那里,王风突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烦乱或恐惧,这是一种熟悉的感觉,王风才这样想,眼前的景物就模糊了!糟糕!不能想别的问题,王风重新集中注意力,他和那祭坛的距离又逐渐拉近了,那人开始活动起来,他焦急地望向东面,似乎在等待什么?接着王风就看到一个人背着一个女人跑了过来,那是一个熟悉的背影,王风仅仅这样感觉了一下,就赶紧停止了考虑,向前向前再向前,距离在不断拉近,又有一个黑影向那两个人追来,那个背影给王风的感觉很怪异,他是如此的陌生但是却又熟悉无比,似乎自己每天都能碰到,但是从来没有留意过一样,靠近靠近再靠近,前面那个背影已经将那女子放在了祭坛上,后面的黑影还在不断追来!奇怪,这人究竟是谁,我应当很熟悉但是我怎么就想不起来?距离又远了,集中注意力,王风在心里默默念着,完全忘了自己剧烈的心跳。那人将手放在女子的肚子上,女子的肚子很快膨胀起来,仿佛十月怀胎的妇女,哦他要干什么?那人突然倒在地上,一股黑气从他的体内冒出钻入女人的肚子!后面那个黑影已经快要到祭坛了!前面那个黑影突然伸手在那女人肚子上一划,女人的肚子爆开来,一个血淋淋的婴儿被前面那个黑影抱在了手中,能清楚地看到那浑身血污的婴儿在笑,那是何等邪恶的笑容!王风突然明白那凶魂要做什么了,它要利用那曾经困住佛祖但也让佛祖涅槃的十杀阵来重生!就好象西藏活佛要寻找合适的人选来转世一样,它也要寻找合适的人来投胎!但是那人是谁呢?王风想靠得更近一点看,但是有许多肢体残缺、浑身上下血迹斑斑的活尸、僵尸、骷骸从地上纷纷冒出,一声不吭地围着那祭坛开始转圈。仿佛在庆贺胜利一样,王风无论如何也挤不进去,那些人越转越快,王风感到了一阵眩晕,胸中烦恶的感觉一阵阵往喉咙口冒,他已经控制不住了。

  周楚楚和唐元清看到王风全身一震,然后大叫一声就睁开了眼睛,周楚楚伸手过去握住王风的手:“你怎么样?看到什么了?”王风失神地叫道:“它要投胎,是的,那凶魂要利用十杀阵的怨气来快速成长,它将不再是一个游魂,也不必附在影响它法力发挥的普通人身上,它要寻找最合适的男女象转世灵童一样投胎。这个十杀阵的最终目的就是要产生一个能和佛祖相抗衡的万魔之宗!是不是这样,唐先生?”

  唐元清忧虑地说:“不错,你看得确实比我远,我从来都是只能到祭坛就被对方发现了。那么王风你认出那凶魂现在附在谁的身上了吗?”王风摇摇头说:“我也只是看到那凶魂投胎再生之后就无法再朝前走了,别的人我都没有认清!”唐元清沉默了半天说:“看来我是弄错了,那这事情的难度就更大了!唉,走吧,我们还是赶到东水大学去破那个阵地吧?”说完,他就拉着王风和周楚楚以一种奇怪的步法走了起来,只是一转眼,三个人好象刚刚做了一场梦一样,眼前一花,那无边无际的黑暗就消失无踪了,他们还是站在酒廊的镜子前面,似乎一直都没有移动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唐元清又仔细看了看王风,那眼神很怪,似乎充满了疑问。王风被看得全身发毛,强笑着说:“唐先生,怎么了?”唐元清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无礼,哦了一声说:“对不起,我只是觉得……,唉,走吧!”他在前走去,周楚楚想跟上,却发现自己的双腿发麻,哎哟一声差点跌到在地,双手扶着镜子走不动了,王风连忙赶上一步扶住她慢慢向前移动,这时王风感觉到身边有一个人影一闪而没,王风立即回头,什么也没有,那是自己在镜子里的一个背影。是的,没有几个人曾经仔细端详过自己背影的,所以才会以为那是另外一个人的影子。王风自嘲地笑了一下,心想真是草木皆兵了……!?这个念头还没有完,王风的脑海中突然闪过刚才在阵中看到的情景,不由啊地一声大叫!双手下意识地紧紧掐住周楚楚的腰。周楚楚倒抽一口凉气,唐元清也转回头来,两个人同时问道:“怎么了?”

  王风呆若木鸡一样站到那里,眼神涣散,嘴唇抖了半天才说:“我想起来了,后面的那个身影是……那个身影是……是我的背影!?啊!前面那个人是……是许焕!!!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是……她是沈容!!!”
</FONT>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6-23 0:23:15编辑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诚聘英才 免责声明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5 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鲁B2-20051026号 | 备案/许可证号:鲁ICP备12015127号 | 电子公告许可: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62号函
投稿信箱:webmaster@zcinfo.net   总机:0536-6017778    新闻、业务热线:0536-2165588   法律顾问:山东东武律师事务所 刘清波、秦丽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