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
诸城信息港——传播时尚信息 关注百姓生活
首页新闻中心图片中心视频中心城市论坛悠闲会房产人才

UUE家园|城市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5198|回复: 10

征集过年的文章

[复制链接]
蓝桥   
     

373

主题

3382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招收小作家班 13792692392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707

我爱妈妈新年送“福”

发表于 2016-11-4 15:32: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节是中华民族最大的传统节日。春节里,诸城各具特色的节日风俗丰富多彩,征集过年的文章,大家可直接在下边跟帖。

165

主题

861

帖子

423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

积分
4231
发表于 2016-12-9 09:04:35 | 显示全部楼层
宋老师,稿子发你邮箱,请查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90

帖子

132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327
发表于 2016-12-27 01:57:47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年
                 小时候,就是盼着过年,在农村大雪封了地,农活就少了,家家户户,都预备年货了,其实那时候,也没什么预备的,抹下几升粮食的煎饼,那时候的煎饼,就是地瓜干和玉米混合的煎饼,有条件的,蒸锅饽饽好出门,过年吃上顿水饺,就不错了,腊月二十二赶个集,稍微买点东西,结个财神灶马就是了,不敢早买下,那时候没冰箱,怕坏了,找个暖和天,扫扫屋,小年这天,在厨房墙上,贴好灶王爷,剪下灶马,用烧纸包好,将贡品,柿饼子,年糕等摆好,我馋的要吃,我爷说:”没贡养的东西吃了肿嘴“,吓得我,没敢动,点好烧纸后,还念叨一下,;灶王爷上西南,回来多捎银子,多捎钱。。。这天晚上,也就是吃个粗面面条了,有钱的放只小鞭,没钱的,放几个爆竹,新衣服,不可能年年做,没钱也没布票的,打煤油,买猪肉,都用票,供销社每户供应两斤酒,那会,论人头和工分,分粮食和钱,粮食刚够吃的,一毛多钱的工日,赶年集,是最热闹的,大人孩子,挎蒬子的,背筐的,夹着布袋的,上了年纪的人,用围巾束着腰,还有一些跳着担子,去卖菜和粜粮食的,大人走的快,我在后面走走跑跑。不时摸着娘给我的那五毛钱,快到相州集了。就听见,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大集上人山人海,“热包子,才出炉”,“喷香喷香的油条了”,“交卡腰了,闪开了”,这边五十响的盒子炮,又点上了“,叫卖声,鞭炮声,乱作一团。我无心去看变戏法的,卖泥老虎的,一头钻进爆竹市,大人买了鱼肉菜和鞭炮,我就五毛钱,买了几个二踢决,棘棘锦,小豆楂,两个布袋满满的,回家小袄都溻湿了。下午拿着红纸,到生产队里写对子。除夕这天,特别的忙,煮肉,蒸饽饽,俺娘还做几个大枣山,预备贡财神用的,我和大人贴对子,”门上那个福字,贴到了“,“少说话”,哦。原来是故意贴到的。寓意是福到来了,贴上主席像,窗户绑,窗户角,去年的四联画,真是蓬荜生辉。天黑了,大人领着我,在十字路口,烧了点纸,磕了个头,说是请家堂,叫祖宗来家过年。那时也没有挂灯笼的,记得在大门口,放了一根棍子,说是拦门棍,是挡穷汉或者小鬼的,过年晚上,豆瓣大的灯火,比以前挑的也大了些,俺娘找出过年的衣服,套在棉袄棉裤上,看,孩子长大了,袖子露着半截袄,裤子在半空。就这样,我也恣的够呛,那时候唯一的娱乐家电,就是一个,小广播喇叭,收拾好一切,就开始包箍乍(水饺)了,为图个吉利,里面都是包上几个小分钱。谁吃到,谁有福的,我在一旁,问这问那,娘瞪了我一眼,“少说话”,过年不许大声拉呱的“,娘就开始把傻话了。什么'皮胡子精'。”没尾巴老李“,”二十四孝“等。说到过年,我还真害怕,”年啊,是个大野兽,可厉害了,专吃小孩的,下了雪没得吃,听到那里小孩叫,就来了,这不,过年放鞭炮,把它轰走了“。这一夜,吓得我没敢起来,搂着爆竹睡了,差点尿了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放的鞭炮,发的芝马。一大早,家家户户,都拜年,俺娘给我布袋,装上瓜种和长虫果(花生)。上俺大娘家,磕头去了,那年初一,压岁钱收了一块二毛钱。。,一正月玩的可欢了,出门,看高挑,打宝,跳房子,放爆竹,打雪仗,滚雪球,都差点忘了完成作业的,出了正月,那身衣服就换下来了,说是来年改改,给弟弟穿,时间过得真快啊——,念念不忘的童年岁月,不忘的传统节日。。。。
相州小梧村社区——————,张志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刘惠文   

54

主题

175

帖子

149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496
发表于 2016-12-28 20: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年话
                                                  (作者:刘瑞珍)


     生活中我们常常遇到一些说话好听的人,说得人喜笑颜开,我们会笑着评论一句:嘴上挂个香油壶,说的尽是过年话。说起来这过年话还真有很多讲究呢。
     我们小的时候,距离过年还有一个多月,大人就嘱咐开了:“小孩子到了腊月嘴上就得有个把门的,年关近了说什么可就来什么,灵验着呢!”吓得小孩子直捂嘴,说了半句的话常常又咽回去。
     怎么说过年话过年说什么话这事通常由经验丰富的奶奶 来给我们提前上一课。晚饭后,奶奶坐上热炕头,我们姐仨一字儿排开,大黄狗眯着眼睛趴在奶奶脚边,大尾巴摇来摇去。它是奶奶从西山里姨姥姥家抱来的,痛它就像亲孙子。奶奶告诉我们,交了腊月,就不能提“鬼”字,例如小气鬼,鬼话,都不可以说的,说了会招来晦气。还有水饺煮破了不能说破了,要说挣了。找别人换零钱不能像平常那样说破钱,而是要说找钱。破钱就是破财,人家不会搭理你的。奶奶装上旱烟袋,大口大口吸着着旱烟。奶奶那个烟嘴还是五八年扒坟时扒出来的,据说爷爷还得到一把竹节壶,据说这竹节壶泡的茶叶放好几天都不带变味的。可我总觉得这坟里扒出来的东西不干净。奶奶吸烟的时候我总是想起有个地主老婆子衔着这个烟嘴吸烟,旁边有个像喜儿那样的丫头在旁边扇扇子。所以我不喜欢奶奶衔着这个烟嘴吸烟,常常她一吸烟我就低下头咬指甲捻衣角,姐姐就狠狠地蹬我一下说:“听清了没?心又去哪儿啦?”奶奶拿起笤帚疙瘩敲敲炕,加快语速继续严肃地说:“像低啦,坏啦,穷啦,没啦,病啦这些不好的字眼就不能从嘴里说出来,否则一年就不顺畅。”奶奶说完,我们就细细咂摸奶奶的话,想想哪句该多说,哪句不该说。奶奶还经常夸村里一个小媳妇话头快,她刚进门过第一个年的时候,不小心摔碎了一个碗,婆婆惊慌失措地跑过来,小媳妇眨巴着眼睛笑眯眯地说:“娘,岁岁平安了!”婆婆一听也乐了,结果新年啥事也没有,一句话化险为夷。

      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小孩子更是如此,尤其是我的愣子二姐。记得有一年,年前卖了一头猪。这猪喂了一年多才长了一百六十五斤。三毛五一斤,卖了好几十块钱,足可以过个肥头年了。因为大姐在家摊煎饼,父亲就领着二姐去赶集办年货。那时候没有方便袋,父亲就背着个布袋,把所有的东西装在布袋里,其中买了几条刀鱼,还狠狠心买了一挂长鞭。那时候放鞭的不多,都花几毛钱买几个炮仗放放就完事了。回家的时候,一家人围过来,父亲就像变戏法一样从布袋里一样样往外拿。拿出鞭炮的时候,发现被化了冻的刀鱼弄湿了。二姐忙问:“大大,不会不响了吧?”奶奶瞅她一眼说:“啊呸呸,童言无忌。”然后拿到太阳底下晒着,说晒晒就没事了。可是到大年五更那会一点上火,响了没三声就断了,二姐说坏了!怎么断了!父亲赶紧重新点上火,说别吱声,但没响几声又断了。二姐又说:“完了又断了!”这样断断续续一支一百头的鞭点了好几次,二姐还不识相低声嘀咕:“这鞭不顺溜是不是明年就不顺溜啊?”父亲一边叹气一边摇头,回头对二姐说:“是不是该给你带上个牛笼嘴啊!”牛笼嘴是牛戴在嘴上防止它啃庄稼的,见父亲有些生气,二姐便不敢吱声了。
     这断断续续的鞭给全家人心里系了个大疙瘩。奶奶说如果悄悄放了也就罢了,小死妮子还一个劲儿地说完了断了的恐怕就不吉利,小人语最灵验了!说来也怪,转过年来,不顺的事还真是多。先是爷爷给队里喂牲口,有一次铡草,不小心伤了手。而大姐赤着脚去河里摸鱼却踩到了一块破碗上,扎的鲜血直流。每每发生这样的事,家里人都联想到那支断断续续的鞭,怪父亲当时不该把鞭和刀鱼放在一起,还有二姐跟着光知道东瞅西看,还不如跟着块木头,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二姐惹了祸,大气都不敢出。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奶奶长了一场病。

     那年夏天,奶奶买了十几只小鸡喂着,这在当时是很大一笔收入啊。买小鸡时奶奶颇废了些心思,小鸡刚出壳一般人分不出公母来,但奶奶知道。屁股大翅膀小的是母鸡,尾巴长腿高的是公鸡。就这样奶奶精心挑选了十二只小鸡养着。把大黄狗拴在鸡窝旁边让它看着别让黄鼠狼给偷去了。大黄狗倒也懂事,小鸡看护得很好,小鸡们吃着青草和猪食槽里的剩渣,很快长到了二斤多。奶奶经常喜滋滋地看着这群小鸡跟大黄说:“大黄,看管得不错,黄鼠狼不敢来了,你可不能打坏主意哈。”大黄像听懂了奶奶的话,伸着大舌头温顺地紧挨奶奶趴下,一个劲儿地舔奶奶的鞋。可是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有一天夜里,大黄“汪汪”叫个不停,等家人起来提着灯笼去看的时候,小鸡全被掐死,大黄挣断了缰绳,脖子上有血迹。爷爷一看气坏了,肯定是大黄干的好事!爷爷骂了一声一棍子打过去,大黄躲开了,逃到了奶奶身边呜呜哀嚎,奶奶抡起手里的撅头砸下去,黄狗一命呜呼!小鸡没了,黄狗死有余辜,煮了吃肉。奶奶又买了十只,这事慢慢就淡忘了。可是就在一天夜里,小鸡又被掐死的掐死,拖走的拖走。全家人蒙了!这才知道上次根本不是黄狗所为!奶奶一下子病倒了,发烧吃不下饭,想想黄狗活活被自己打死的惨相,流着泪说:“我这是作孽啊!”后来奶奶得了心口痛的病,她说大黄就是被打了这地方毙命的,这是报应啊。
       那年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啊!一出接着一出。唉声叹气之余,对过年话深信不疑。都盼望这一年快快过去,新的一年快快到来,多说过年话,期待时来运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蓝桥   
     

373

主题

3382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招收小作家班 13792692392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707

我爱妈妈新年送“福”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9 11:2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惠文 发表于 2016-12-28 20:16
过年话
                                               ...

元旦后,过来办会员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刘惠文   

54

主题

175

帖子

149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496
发表于 2016-12-31 13:58:38 | 显示全部楼层
蓝桥 发表于 2016-12-29 11:25
元旦后,过来办会员证。

好的,谢谢老师!元旦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57

主题

661

帖子

1万

积分

黄金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3290

新年送“福”吉祥兔

QQ
发表于 2017-1-3 08:41:25 | 显示全部楼层
童年过年的记忆
丁酉鸡年春节的脚步在人们一片片的忙忙碌碌中越来越近。眼望着渐渐而来的春节,我问上幼儿园的孙女:“过年你最盼望什么?”她不假思索地回答说:“盼红包。”我问她:“为什么?”她回答说:“有了许多许多的红包,我可以买喜欢的玩具和好看的图书。”我继而又问:“难道你就不盼望过年吃好的、穿新衣服?”她回答说:“平日里吃的不比过年差,穿的都是新衣服。”孙女说的这话一点儿没错!现如今人们平常生活的每一天都和过年一样,日子过成年了。这岂不是农民祖祖辈辈憧憬渴望的梦想?但实现了这一梦想的同时,却总让人的心中感觉到缺少了一些企盼和等待、回味和追忆。
在一年中我们要过几个传统的节日,春节的拜年,元宵的观灯,清明的缅怀,端午的驱邪,中秋的赏月。在这些传统节日里,唯有过年属第一大节。一年中没有哪个节日比过年更热闹,更喜庆,更温馨。从准备过年的腊八粥开始,到铲年根的二月二龙抬头结束,在长达五十多天的日子里,过年的浓浓氛围一直裹胁着农村农民的生活。
我出生于五十年代末的农村,在农村有着童年的生活梦,有着从小学到高中的学习梦。曾记得在那个农村经济发展落后,农民家庭经济收入拮据的年代里,农民一进入腊月门就盼着过年,特别是喝了腊八粥,盼年心情就更加迫切。千年腊八节传递着农村进入了年关的信号,尽管农民平常生活的日子过得紧巴巴,但家家户户还是开始准备忙年了。腊月二十三是小年,这一天的民俗主要是祭灶。在农村有“二十三送灶王”的传统说法。在灶台上摆上糖果、柿饼、饼干、水果四样食品,专门供奉灶王爷,祈祷灶王爷老人家“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过了小年农民家家户户算是真正意味着开始忙年了。屋里屋外打扫的干干净净,剪上漂亮的窗花贴在窗户上,割肉称鱼,买糖果,买年画,蒸新馍,做豆腐,炒瓜子,写春联,表达了农民一种辞旧迎新、迎祥纳福的美好愿望和新年人丁兴旺、丰衣足食的期盼。
在农村过年有着许多的讲究,如不动剪刀、不倒垃圾、不能让米缸空着和不说“没、死、病、输”等不吉利的语言。对惹了祸的孩童要更加宽恕,不打他或呵斥他,万一不慎打坏了吃饭和喝水的瓷具,大人们会说“岁岁(谐碎碎)平安”的吉祥语言。
“爆竹一声除旧,桃符万户更新”。年除夕这一天,每家每户门上贴了火红的新春联,大门的门楼上挂上了两个大红灯笼,以浓厚的红红火火氛围迎接祖先回家过年和亲朋好友来拜年。吃完晚饭后,一项重要的事就是迎家堂。由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辈带领本家族的男人们一起逐家逐户迎家堂,迎接逝世的祖先回家过年。迎完家堂后,并在大门外放上一根拦门棍,把那些大鬼小鬼和饿死鬼拦在大门外。在没有电视的那个年代里,迎完家堂之后,全家大人们一边包着饺子,一边聊着家长理短和儿女情长。而孩童们便在院子里或街巷上放鞭炮,直到玩耍累了才肯回家睡觉。
子夜时,农村迎新年进入了高潮。把煤油灯挂在墙壁上,在院子里放上一张桌子,把丰收的白面馍馍和煮熟的饺子摆放在桌子上,恭敬天神地神,保佑新年粮食有个好的收成。吃年夜饭前是要放鞭炮的,密集的鞭炮声震耳欲聋,整个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鞭炮味。
初一大拜年。大人孩童早早起床,穿上新崭崭的衣服,本家族的晚辈们成群结队的向长辈们恭贺新年,孩童们一边磕头一边从笑眯眯的长辈手里接过年钱或瓜子、糖果。初一唱大戏。在大年初一这一天扎个舞台,一群爱好唱戏的男男女女装扮得红红绿绿,有板有眼的演唱起来。台下观看的农民有爱好唱戏的,挤到人群的最前边,跟着台子上唱戏的人咿咿呀呀的摇头晃脑,一副陶醉的样子。年轻的姑娘小伙子,嬉闹的孩子,可就为了个热闹,在人群里挤来挤去。
初二回娘家。初二是女儿回娘家、女婿走丈母娘的日子。女人领着孩子,女婿提着给丈母娘买的大包小包礼物,进了丈母娘的门。女婿这一天要被当成贵客招待,如果是新女婿,今天就是坐上宾。由几个本家族的男人陪着,推杯换盏,常常是一醉方休才算完。女儿则要吃母亲大年初一给留下的饺子,一家人说说笑笑,其乐融融。
  初三走亲戚。从初三开始,是全家人走亲访友的日子。竹篮里装上一串串油条,包里装上一盒盒饼干点心,手里提上一箱箱酒,就出门走七大姑八姨家,走姥姥家,走姐姐家,走妹妹家,一直走到正月十五闹完元宵,农民才算收起了过年的心,重新开始忙活一年的农事。七十年代前农民走亲戚凭两条腿走路,遇上白皑皑的大雪覆盖了路,还要手拿一根长长的竹木杆探路,以防掉进路边的沟里或井里。进入八十年代后,农民走亲戚的交通工具开始发生了新变化,有的骑着自行车载着家人,有的全家人坐着地排车或马车,有的全家人坐着拖拉机或农用三轮车。进入二十一世纪,那一溜溜串的走亲戚农民大军,带着幸福的笑容,和着新春的祝福,提着各式各样的礼品,驾驶着五艳六色的轿车,构成了春节一道靓丽的风景。
随着农村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农民经济收入的快速增长,生活水平的不断提升,生活质量的不断改善,农民过去天天憧憬期盼着过年,而如今天天过的幸福生活犹如过年,农民憧憬期盼过年的意愿比过去淡化了许多,农民把过年当成了休息、团聚、访亲走友的一个重要节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自已   
     

160

主题

406

帖子

482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

积分
4827
发表于 2017-1-3 18:26:12 | 显示全部楼层
"New Year wishes"

Wang Gukui

T books in the world,
To learn without stop.
According to their aptitude,
In accordance with the intellectual education.

I wish the teachers in the BBS in the New Year a happy family, happy lif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90

帖子

132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327
发表于 2017-1-4 19: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   狗蛋”家的年三十

          记得小时候,俺邻居家,生了小子,为了好养,他娘给他起名叫”狗蛋“。长大了没想到那么调皮,那年刚七岁,都说七岁八岁撩人嫌,可不是,不是和人家打架,就是祸害人家的菜园,能反下个天来,隔三差五的家长向门找。村前有条小河,河水不大,常年流淌,一到夏天,孩子们都在河里摸鱼,打水仗。大人下地,都过这条河,河水不深,河面也不宽,踩着河里的几块石头,就过去了。这不有一天,”狗蛋“将河中间好好的一块石头,垫上一块圆溜石头,像是拿耗子的”铁锚“,谁踩到也会逃不掉的,他设好机关,若无其事的摸鱼去了。正巧,走来一个中年妇女,是个”小脚“。走起路来一闯一闯的,走到河边。小心翼翼,小脚轻迈,走到河中,脚下一滑,“哗啦”一声,一腚坐在水里,”那个王八羔子干的“,气的坐在水里,破口大骂。不远处,”狗蛋“满手泥巴,掩着半边脸,在咯咯的偷笑,她带着一身青苔,那沮丧的样子,像个落水鸡,“你这个小鳖蛋,家去我再找你算账“,那个人,原来是”狗蛋“他大娘。知道闯下祸了,怕挨揍,藏在外边的草垛里睡了一晚上。
          年底了。家家户户,忙着办年,蒸干粮。做豆腐,打扫屋,“狗蛋”和他爷,那天去赶年集,一路上,争论着今年非要点鞭,可是买的还真不少,有滴滴金,钻天猴和一支小鞭炮,那时候,鞭炮是辫几个小的,再辫上个大的,一串串的挂着卖。响起来是,啪啦啪啦,嗵—,,。年三十,吃罢晚饭,家家户户,围着小煤油灯,在炕上,包馉餷。“狗蛋”趴在炕沿上,拿着那串鞭炮,爱不释手,数数小的,点点大的。搬弄来搬弄去,他爷说他也不听,不理那一套,问这问那,自己在那里琢磨,这鞭从这头点?还是从那头点?大黑狗也在炕沿下,时而摇摇尾巴,哄哄几声。他娘擀擀包包,讲着过年的小故事,他爷蹲在炕上,翻着老黄历,拿火绳点着旱烟袋,不时插话说说家史。不知道什么时候,”狗蛋”将他爷抽烟用的火绳,拿去了,照着鞭炮比量着  ,怎么捻芯子,怎么点鞭炮,一不小心。火绳一打滚,正好搭在引芯上,顿时,啪啦啪啦的响了鞭 ,“狗蛋”吓得,一下扔在炕沿下,正巧掉在大黑狗的脖子上,这下乱套了,大黑狗嘲嘲的直叫唤,在屋里四处乱窜,嗖地一下,窜到对面的柜子上,口咬爪刨,镜子,肥皂盒,茶缸子,稀里哗啦弄了一地,嗵的一声,炸了一个大爆竹,惊的大黑狗,汪汪乱叫,从柜子又上蹦到地上,转了几圈,创门没创开,嗷嗷的。忽的一下,窜到了炕上 ,这下热闹了,先是前爪子,扒翻了面瓢,弄成了一个”大白狗“,紧接着后爪子一蹬,一盖顶馉餷,来了一个"王八大翻身“,鞭炮声,呐喊声,狗叫声,“快开门啊”,”快开门啊——“,她娘在施破嗓子的喊。他爷挥舞着擀面杖,”狗蛋“吓得哇哇大哭,大黑狗哪管那一套,更是来劲了,连蹦带跳,爪子上的碎馉餷,甩的满屋都是,”叭“一声,还剩半盆馅子的小泥盆,一爪子抛在了地上,他爷拿着擀面杖,朝狗掷去,真巧,单单打在油灯上,霎时,屋里一片漆黑,恐怖的时刻到来了,不知啥时候,狗头钻进一个盛瓜子的小蒬子里,狗头一摆,半蒬子瓜子,哗的一声来了一个”天女撒花“,大黑狗越发疯起来了。在炕上玩起来”空手道“,汪汪叫唤着,连屎带尿,馉餷,馅子,烟灰,面粉,火油灯。弄的乌烟瘴气,一片狼藉。大黑狗嗷嗷地趴上窗台,以为找到逃生的路口,救命的稻草,铺开两只有力的大爪子,哼——汪汪汪——,满爪子屎尿,不停的乱挠,将封好的窗户纸,窗户绑,还有一对可爱的狮子窗花,撕得粉碎,”孩他娘,快拉着火柴',这时的鞭炮也熄了,只剩下狗叫和人的呐喊,在这岁月的尾声,“狗蛋”家里,回荡着一曲,别具风格的”二重唱“。他爷急中生智,借着火柴的亮光,连忙用被子,来了一个“饿虎扑食”,将狗蒙住,抱出了门外。这夜里,这场面,像是广岛的原子弹,美国的珍珠港,自导自演了一场”战争大片“,,,。
相州小梧村————张志贵


             “元宝”  陪客

        人民公社生产队,每年种好小麦,公社就组织挖河治岭,整方修大寨田。那时候有个顺口溜:干到腊月二十九,吃了馉餷再下手。除了下雨雪,有事请假。一年下来是没有舍工日的,一个工作日一毛三分钱,男青年每天记十分工,女青年和妇女记九分和八分工,老年人和学生就更少了,年底按人七劳三的比例分粮食,草和钱,腊月二十生产队就分钱了,老老少少挤在生产队的社场里,个个黝黑的脸上,堆着幸福的面容,一双双长满老茧大手,沾着唾沫点着一张张的大团结,那高兴劲,不亚于当年娶媳妇的喜悦,小户分二三百左右大户四五百来块,老百姓的期望值不高,这个说,今年买双棉鞋穿,那个说,来年把草披屋换成红瓦房,回家的路上,个个都在盘算着自己的”小康“家庭。
     每到过年时候,就来了孩子们的天地,打雪仗,培雪人,打尜,跳房,踢毽儿,年底了,家里的男人们都是清扫一下院落和猪圈,订几个盖顶,缚几个炊具。家里的女人们都是洗洗衣服,办办干粮,几家凑点油和面,炸几斤油条,用高粱桔串起来,预备出门。孩子和大人赶个年集,买点肉鱼果菜,鞭炮对联窗花。去供销社凭票买点紧俏物品。一年的开支就这几天消费了。  
        初一拜年,初二看姥姥,过了十五才是老娘们串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俺记事就这样流传的。
        俺邻居家,是个大户人家,每年来客像是赶大集似得,“元宝"他娘,一到过年就愁着伺候客,都说:好过得日子难过的年。这不,屋漏偏逢连阴天。从来不上门,表了好几表的表哥,今年好歹打听着来出门,进门要不是解析了一番,差点没想起来,是那门子亲戚。寒暄了一阵,进屋坐下了,其实,这副子亲戚,好几杆子打不着了,好比是,葫芦秧搭在蒜叶子上,有那么点噗通味罢了。正月里,来几桌子客是有数的,像今天的亲戚,算是计划外的了,"元宝"他娘掐指数算着,好歹凑齐六个小”瘦盘“。怎么也是过年,也得像样点,不办平时喝闲酒,“白菜丝办虾皮,咸菜疙瘩炖豆粒,一把菠菜辣椒炝,豆腐干子带烔酱”。不能光吃斋,怎么也得有两个荤菜,炕上客人诌七拉八。“元宝”他爷听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都不知道是那辈子的亲戚,只管说:抽烟,喝水。
        “”元宝“来拿桌子,拿筷子”,宝他娘喊着在天井玩陀螺的儿子。白干酒,“天门“烟,肉丝腰花炒猪肝,鸡飵如同芙蓉冻,黄花小鱼桌上端,姜末拌着松花蛋,猪肉炖蘑一大碗,虽然平时吃的孬,来客还得装门面。菜上好了,他爷燎上一壶老白干,几盅酒下肚,宝他爷才弄明白,”由于家里穷,还没找上个媳妇,年龄也大了,叫表妹看看这村或者邻村,有没有合适的寡妇,给操个心“,那表哥带着一副忧愁的老脸诉说着,宝他娘,隔着门缝听的仔细。小声对“元宝”说,“炕上那个人,从你表姨姥姥的表侄子论起。你的管他叫”舅“。”嗯,知道了,娘“,元宝得意的答应着,”陪陪恁舅,明日还有客,少叨肴“。娘在元宝耳边嘱咐再三。
            ”元宝“进屋叫舅问了好,跪在炕上给舅磕了头,想是没见过面的舅舅会开赏钱的,“元宝”的这一主动,给当舅的来了个措手不及,手忙脚乱掏布袋,可惜舅舅”欠费“,囊中羞涩,急中生智,连忙起身给外甥磕了个头,口中还念念有辞:“不该不欠,不该不欠”。弄得宝他爷哭笑不得."元宝'坐在他爷身边,给对面的舅舅揎酒,三斤地瓜干,两毛八分钱一斤的白酒,简称”三二八“,也相当于现代的'贵州茅台”。六十二度,可醉人了,推杯换盏,兴致大发,他舅一副猪腰子老脸,喝的黑里透着红,像是霜打的茄子,上来不太吃肴的舅舅,刚要叨根芫荽梗,“元宝”在一旁开腔了,“舅,少叨,明日还有客”,”好孩子胡说什么“他爷一瞪眼说,”俺娘说的“,元宝理直气壮,像是在传达“老佛爷”的谕旨,他舅一愣,把那不情愿的筷子缩了回来,端起一碗凉茶应付一下,算是来了个下驴,他舅刚才像话匣子一样,一下憋了气,一时间,整个小屋的空气就像凝定了似得,他娘一步闯过来,连忙赔笑,尴尬的气氛,好歹由阴转晴了。
         吃饭了。上来了大白菜豆腐粉条,蘑菇炖肉两个碗,竹编的小签子里,都是两样饭,饽饽和煎饼,或者单饼和煎饼,来客吃细粮,自己吃粗粮。来的客人说是吃饱了,实际上,都是多半饱,吃多了会叫人家笑话,缺粮的年代还是互相照应点,事实上一桌子菜,招待好几桌,那时候生活困难,一盘鱼再煎上几个,盘里的肉捡出来炒菜再用,就这样凑合凑合就够了。庄户人家过日子,一半是挣得,一半是省的,想起当年的生活,是苦的,那时候感觉天是兰兰的,空气是清新的,吃肉是香的,喝酒是辣的,买菜是放心的,人心是善良的,亲情是浓厚的,一切的过去是那么的美好,真想再活回那个童年时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浅黛   

16

主题

35

帖子

227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积分
227
发表于 2017-1-5 14:42:10 | 显示全部楼层
年味
腊八粥
      晨曦刚刚透过窗帘钻进卧室,就闻到扑鼻的粥香。想起昨晚先生在群里跟朋友说,“腊八节,我熬粥!”还以为他随口一说,为搏众乐。看来对于我这种馋猫级别的人物,再冷的冬日,早晨起床也不用跟被窝抵死缠绵,一碗香粥摆到门口,那香味自会牵着我的鼻子,把我拽出卧室。
粥的成色极好,淡淡的粉,是红豆熬出的浓浓的汁;几抹新绿熠熠装点,那是绿豆的衣;黑豆和黑米却为这一碗粥增添了浅浅的水墨感觉,俯卧的几粒长生果,像极了几位诗人画家,面对近水远山,吟诗作赋,挥毫泼墨。黏米的糯感把一切融合在一起,仿佛摆在我面前的不是一碗粥,而是一副巧夺天工的艺术品!
都说“过了腊八就是年”。年味随着这一碗腊八粥变得越来越浓了,小时候的年味却从农历的十月就开始了。
山会
那时候每年十月都有山会,那可是办年货的好去处。路上随处可见驮着锅的,崭新锃亮的铁锅把人压躬了背,脚步也变得沉重了,踩在那条土路上,脚底瞬间腾起一层层土雾;或是扛着新锄头新镢头的,一手扶着锄头镢头的柄,另一手随着步子奋力摇摆,好像已经开始过年后春天的耕耘;或是提着大包小包,包里满裹着过年用的咸鱼、柿饼子、黑软枣、糖果,那可是过年摆供不可或缺的;当然路上更少不了大大小小的孩子,拉着的、领着的、拖着的、背着的、抱着的、扛着的,也有走累了要妈妈抱哇哇哭的。有手推车的人家就轻松多了,车上一边坐着孩子或老人,另一边载着萝卜白菜,整条道路上弥漫着紧张又快乐的气息。
我和姐姐盼山会盼了好久了。每年的山会,我和姐姐除了可以得到一身新衣服,还能跟娘在一起待好几天。我和姐姐像两只快乐的小燕子,要不是娘一手一个拽着,真能飞起来。我们一路说笑,快乐把寒冷驱散,阳光也变得更加柔和而温暖,几公里的路程也不会觉得有多累。
山会上的东西让我俩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东转西转,左顾右盼,恨不得满脑袋都长满眼睛。但我俩都知道,娘手里的钱只够给我们每人买一身新衣服,我俩便只看,决不乱要东西。可是,那天不知为何,我却在一只毛绒绒的小兔子玩具面前站住了,我的脚底像抹了强力胶,怎么也挪不开。
我从没有过那样的玩具,那是玩具吗?它全身雪白,看起来柔柔的,软软的,像夏天漂浮在蓝天上悠悠的白云,又像从天外飞来的天使,或者是外太空的精灵……我从没有过那样的玩具!想想家里的沙包,是奶奶用破布缝好,装进玉米粒做成的;陀螺,是大爷用木棒削出来的,还有一个哨子,是用屋后田埂上的黄泥捏制,又放到火里烧成的……我从没有过那样的的玩具!我真想把它抱在怀里,我好像看到自己抱着它满村地乱跑,全村人都被它惊得张大嘴巴;我好像看到了我的同学英子,前段时间我羡慕她有一支好看的铅笔,这次轮到她羡慕我了吧!
姐姐拽拽我,我的目光还是没有丝毫移动,姐姐又拽拽我,却也顺着我的目光定住了。
娘刚跟卖衣服的婶婶结束漫长的讨价还价,终于谈成,手里的钱刚好买两套衣服,娘看了看我和姐姐,笑着叹了口气,“我这俩闺女,都得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就是得花别人家两倍的钱啊,……。”
我不吭声,眼泪却滚下来了。姐姐抬手指了指玩具摊,“她想要那只兔子。”娘看了一会儿,皱了眉头,最终还是硬拖着我离开了。我不吭声,眼泪却嘀嗒了一路。
腊月二十一是我的生日,爸爸不知从哪儿买来一只毛绒兔子,说是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兔子是绿色的,不及那只白的好看,毛也不及那只柔软。
却不知为何,一直到现在,我的心里都是满满的愧疚。
小年过后
过了小年,就真正忙起来了。也真正嗅到了年的味道。
小年过后,整个村庄都笼罩在烟雾中了,家家户户的烟囱都一刻不停地工作,蒸馒头,一天两锅,热腾腾的馒头味儿,带着一股特殊的香气从锅盖底下蜿蜒而出;包包子,白菜肉馅的,萝卜豆腐粉条的,每顿都吃得肚子滚滚圆;还有奶奶最拿手的枣花馒头,村里好几户人家都来请奶奶帮忙做,过年摆在供台上,图个花好月圆的吉兆。
我和姐姐最盼望的,竟然是腊月二十八,因为每年那天,爸爸都会炸肉炸鱼做丸子,而这些“美味”只有在那天,是可以随便吃的。
爸爸把洗好切好的肉片放在面盆里,加入面粉,鸡蛋,搅拌均匀,炉子生起火,火光映得爸爸的脸通红。铁锅上炉,半桶豆油倒进锅里,浓郁香醇的油香味顿时四溢,等半锅油在锅里冒出细细小小的泡泡,爸爸拿筷子往油里面一蘸,随着“滋啦”一声响,爸爸缩回手:“油温可以了!”他的筷子敏捷地夹着切得薄薄的肉片,迅速放进锅里,不断的“滋啦”声响起,锅里升腾起的热气伴着香气挑逗着围在爸爸身边的两只“馋猫”的鼻子,待第一锅盛出来,爸爸总会轻声叮嘱,“先去给奶奶吃”,我俩便争着抢着端着盘子窜到奶奶身边,看着她吃完第一口,我和姐姐才拿起来,细细品尝难得的美味。
丸子是青萝卜丝做的。萝卜切成细丝,不能太长,加入面粉、鸡蛋、少量盐,搅拌均匀,还是那半锅油,油温合适后,要速度很快地把团好的丸子下入锅,待丸子表皮金黄,漂浮起来,就可以出锅了。
腊月二十八,我家院子里的香气沉浮飘逸,笑声也久久回荡。
                        
                         年来了
“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从除夕天色一暗就响起来了。远远近近,此起彼伏,喜庆的火药味在空气中氤氲开来。和姐姐站在院子里看远处的烟火,冷不丁隔壁叔叔家鞭炮疾鸣,吓我俩一跳,赶紧捂着耳朵大笑着跑进屋里。
娘和奶奶在包饺子,电视里已经开始一年一度的春节晚会,笙歌艳舞,锣鼓喧天。
爸爸准备好了一大桌菜,炸鱼炸肉是直接装盘的;肉冻也是早就煮好,已经被两只“小馋猫”品尝好几天了;辣丝也必不可少,是二大娘自己切好腌制的;年夜饭里,还有一道爸爸的拿手好菜,红烧肉。
爸爸喜欢下厨房,胜过喜欢他的本职工作。我家过年吃的红烧肉是“爸爸”牌的,爸爸在别人家吃了一次,硬是凭着记忆中的味道,辨别出原材料:五花肉、白糖、少量盐,葱姜、大料等,他又凭着感觉,炒肉,炒糖,大火滚,小火焖,研制过程中的几次失败品被我和姐姐很开心地吞下肚,终于他觉得味道接近于正宗的味道,这道菜才正式被列入我家的年夜饭。
年夜饭总是要喝几口的,可惜爸爸对酒精过敏,一口就醉,但也阻止不了喝几口的欲望。娘的酒量却出奇得好,白酒,放酒壶里烫热,酒香顺着壶嘴爬出来,爸爸轻轻嗅一口,还没喝好像已经迷离了。娘能喝半斤多,要是赶上朋友来,爸爸拜托娘替酒,喝个一斤多也不成问题。
每年除夕,年夜饭时,爸爸就和娘这么喝几口,爸爸放酒杯上抿抿嘴唇,娘则端起酒杯,仰起脖子“咕嘟”一口,桌边谈笑风生,电视里演的什么早就无关紧要了。
                    拜年
东边的天幕刚刚开始褪去黑衣,渐渐露出淡淡的白。也不知哪里来的精神,半夜吃完饺子,睡觉时都不知凌晨几点了,奶奶一声喊,“起床出去拜年啦!”我和姐姐揉着眼睛钻出被窝,换上准备好的新衣服,顾不上洗脸,梳头发,就赶紧给奶奶磕头,奶奶总会解开一层层的上衣,从内侧的小口袋取出裹紧的钱袋,打开,再从卷得紧紧的一匝零钱里面拽出两张,一人一张,五毛,我俩就高兴地绷着跳着跑开了。
爸爸和娘早就在他们的房间等着了,我俩拉着手,“噗通”跪下,“咕咚咕咚”磕起头来,“爸爸,娘,给您磕头了,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爸爸和娘把早准备好的压岁钱递给我俩,我俩一边小心翼翼地把钱放好,一边小声嘀咕,“先去大爷家,还是四叔家?”
一个上午,我俩的脚印踏遍了整个村的巷子,回家掏出满口袋的零钱,一边数一边盘算:开学可以买那个好看的铅笔盒了,还有学校门口那个卖贴纸的不知还在不在,过几天卖糖葫芦的肯定能来……
                         年味
“粥怎么样?好喝吗?”先生不知什么时候在身边坐下来,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
“快过年了……”我把手放进先生的手心,“今年,咱们带着孩子们回老家吧,咱们蒸馒头,包包子,炸鱼炸肉包饺子,还有你拿手的几道好菜,……!”
先生紧紧攥住了我的手,眼睛看向窗外灰蒙蒙即将散尽的雾霾,“已经太久没回家过年了,今年,一定更有年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57

主题

4418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469
QQ
发表于 2017-1-9 16: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长不高的狗啦      
        春节,是中华民族最盛大的节日,过年便自然有其丰富的内容和严格的程式,特别是除夕夜,迎完家堂和财神之后,祖宗咸至,神灵并臻,都得说过年话,特别是小孩子,断不敢多言,胡说,哭是万万不能的,否则来年是会应验的。
       在我们村上,49年出生的男子有8个叫“狗啦”的,那个年代,医疗条件极差,孩子夭折是常有的事,死孩子一般都找人撂倒野外喂狗,给孩子起个“狗剩”、“狗啦”之类的名字,是为了好养活,意思是死了狗也不稀吃。这几个孩子皆家境不幸,命运坎坷,最小的一个最惨。
       小狗啦是大年五更出生的,他的第一声啼哭便要了他娘的命,一夜没住声,那个哭呀,比外面稀稀拉拉的鞭炮声还聒耳朵眼子,动人心。大概是惊扰了祖宗,得罪了神灵的缘故,没娘没奶没饭吃,天天哭,没出仨月把他爷(父亲)也哭煞啦。幸亏小狗啦有个守了三年寡的大娘(大伯母),无儿无女,便收留了他。
       小时候的狗啦一直黑干焦瘦,大人都说是奶饿了的事。他大娘对他糙好没人看见,村子里的孩子却都羡慕狗啦他大娘对他的好,甚至没有几个人知道那不是他亲娘。他大娘原本汉子一样五大三粗的身板一天天变得骨瘦如柴。
       狗啦长到10岁的时候明显比同龄的孩子矮了一大截子,他大娘十分着急,什么法子都使了,就是不管用,只好借助神灵。
       大年五更,狗啦娘在神灵供桌前点上香,摆好贡,祈祷一番,让狗啦磕了三个响头,然后从屋里找出一个大杌子(四方高凳)来,端放在供桌前,小心翼翼地扶狗啦站上去,便大声地问狗啦:“狗啦子,过了年你能长多么高?”,够啦有些发瞢,再加上过年小孩不敢乱说话,没敢吱声。他娘指了指府棚(纸糊的天花板),意思是让他说“够着府棚”。狗啦顺着他娘手指抬头一看,墙上高处挂着个油壶,便认真的说了句:“和油壶一样高”。-------
       结果,神灵真的应验啦!长了60多年,狗啦直到死,身高到底也没超过一米五。
       狗啦娘想起这事就后怕,如果当时狗啦再小一些,说不定,弄不好真能长得和油壶一样高!
油壶.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诚聘英才 免责声明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5 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鲁B2-20051026号 | 备案/许可证号:鲁ICP备12015127号 | 电子公告许可: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62号函
投稿信箱:webmaster@zcinfo.net   总机:0536-6017778    新闻、业务热线:0536-2165588   法律顾问:山东东武律师事务所 刘清波、秦丽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