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
诸城信息港——传播时尚信息 关注百姓生活
首页新闻中心图片中心视频中心城市论坛悠闲会房产人才

诸城信息港城市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2014年“中国梦·密州春”征文大赛

  [复制链接]
     

38

主题

652

帖子

3348

积分

金牌会员

小罗成

Rank: 5Rank: 5

积分
3348

宣传大使

发表于 2014-8-22 08:42:14 | 显示全部楼层
精美视光2014 发表于 2014-8-21 20:07
一杯密州春 装满浓浓情
      小时侯每天吃晚饭时,父亲总会烫上一壶诸城白酒,然后自斟自饮,那美滋滋的 ...

酒伴人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1808

帖子

9081

积分

白银元老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081

马年大吉勋章喜气羊羊学雷锋勋章

发表于 2014-8-22 09:45:07 | 显示全部楼层
相濡以沫人长久,源远流长密州春

         酒是父亲一生中忠实的伴侣。
         父亲是三十年代出生的人,童年正好赶上战争年代。缺吃少穿与战火一直是那个年代的主题。在父亲十几岁的时候,父亲的亲哥哥便去参了军,但从此一去不返,到全中国都解放了,却也不见影子。父亲四处托人打探消息,却最终等来一个噩耗,父亲的哥哥早已在战场上壮烈牺牲。得到消息的那一天,全家人一整天都寻不到父亲的影子,最后在村后一条小沟渠里找到了烂醉如泥的父亲。从此,父亲便与酒结下了不解之缘,而酒便成了父亲一生中最重要的角色。
         我小的时候,全国经济较过去有了较大的提高,虽然白面饽饽只有在过年的时候开着小孩子吃,但至少孩子们都能吃饱饭了。那时候父亲喝的是散装的诸城白酒,而我就经常为父亲打散酒。在那个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酒显然是一种奢侈品。父亲总是偷偷给我五角钱,叫我到联社去打那种散装的诸城白酒解馋。那时母亲跟父亲总是为了喝酒的事吵架,但也有例外的时候,那就是家里来了客人的时候,父亲就可以明目张胆地叫我去打散酒了,父亲那时也总是让我多打一些。父亲用的是那种专门装酒的小塑料桶,既不容易洒也不容易摔破,所以叫我打酒很放心。我去联社的时候总是做两件事,一件是给父亲打散酒,一件是给母亲打酱油。所以每次我双手高举把塑料桶放案子上的时候,联社的售货员也总是笑咪咪地逗问我:“打酒还是打酱油?”
        在那些母亲为喝酒而唠叨的事件中,有一件我听得耳朵都起了茧子,那就是母亲经常说起:姥爷曾经把姥娘藏起来的为数不多的地瓜干偷偷拿去换了酒,地瓜干是全家人的口粮,到最后没得吃的时候只得四处挖野菜,厚着脸皮向亲戚朋友借点可以吃的给小的孩子吃。每当这时候,我总是在想,酒真有那么好喝吗?为什么姥爷居然把能活命的地瓜干换成了酒?于是人们常说的“酒鬼”、“嗜酒如命”等词语也蹦到了我的脑海中,于是对酒也渐渐产生了一种排拆的情感。可是童年的我还是盼望父亲什么时间能喝酒,我好去打酒,然后家里的桌子上就可以有好菜了,也还能吃到肉,这对于我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有一次,三姑父来了。母亲做了几个小菜,父亲理所当然地和三姑父喝起酒来。那时候小孩子是不准上酒桌的。等大人们酒喝得差不多了,我馋得再也忍不住了,我添着个脸对三姑父说:“三姑父,我给你宣个酒啊!”眼睛却盯着盘里的几块诱人的五花肉。三姑父早就看出我的心思,笑着说:“来,妮也喝个酒吧,这个酒盅里还有点,喝了咱好吃肉。”我虽然没喝过酒,但是却知道酒是辣的,怯怯地不敢喝。这时姐姐在一边使坏,给酒盅里滴了一滴水,说这样就不辣了。于是我便端起酒盅一口喝了下去,那种带着酒香的辣味迅速传遍了全口,我辣得咂着舌头,唏啦唏啦地吐着气,屋子里所人都笑了,父亲和三姑父同时夹了两块肉放在我嘴里,肉香伴着酒香全进了肚里,那是我第一次尝酒的味道。
        父亲年轻的时候,经历了许多生死离别,亲哥哥上战场为国捐躯了,有一个虎头虎脑的弟弟,比父亲高大许多,十几岁那年不知为什么突然发作了一种急病就那样去了。父母结婚后,孩子才几岁,爷爷也走了。父亲有严重的腰腿疼病,还要不停劳作养活一大家人,我想支撑父亲走过来的那便是酒。每次从地里回来,父亲累得躺炕上不想起来,什么也不想吃,只想喝口酒。那时母亲也会主动温上一小壶酒,以缓解父亲的疼痛与劳累。
        后来,长大一些了。大我十几岁的大哥在生产队里挣工分了。有一次,村子里放电影,平时最爱看电影的大哥吃晚饭时却哪里也找不到了。家里人想一定是不顾得吃饭去看电影了。可是电影散场了,大哥还是没回家,正等得焦急,饲养院的大叔来敲门说是大哥在饲养院屋子里醉得不省人事,像一滩泥。原来饲养员大叔在屋子里藏有多半瓶诸城白酒,不知怎么被大哥发现了,那时血气方刚的大哥不知道酒的厉害,多半瓶白酒居然一股脑地喝了下去,后来便烂醉如泥了。因为伤了胃,从此,大哥便和酒失了因缘,再也滴酒不沾了。真是应了那句:美酒虽好,却也不能贪杯啊!
        我们一天天长大了,父亲母亲却累得弯了腰。但是酒却没从我们的生活中离开,父亲从喝诸城散装白酒,变成了喝瓶装的诸城白酒。农忙季节,父亲有时候回来顾不上吃饭,先喝上一小杯酒解解乏,再吃点饭,酣酣睡去,第二天便又精神百倍了。有了愁事的时候,父亲也忘不了喝上一杯解解愁,絮絮叨叨地跟我们讲过去的事情。冬天的时候,温上一小壶白酒,喝下去立刻全身都暖,父亲的话匣子也就打开了。渐渐地我对酒也有了感情。
        工作后的第一年,单位过年发了一箱刘罗锅酒,当我把酒带回家的时候,父亲的眼笑着眯成了一条缝。连连说着:“闺女中用了,知道我喜欢什么就带什么。”父亲舍不得自己喝,来了客人的时候,父亲就拿出刘罗锅酒招待客人,边忙边说,这是诸城酒厂新出的刘罗锅酒,诸城出名人也出名酒。
        后来,每年逢过年、中秋等重大节日的时候我都会给父亲带箱酒回去。直到有一年,我把酒带回家的时候,我却再也看不见父亲带着笑脸迎过来,因为父亲永远地离我们而去了。以后过年过节的时候,单位上仍旧发些不同价位的诸城酒,包括后来的密州春酒。每当我或提着或搬着这些沉甸甸的酒时,五味陈杂,酒新人旧,却再找不到细细品酒的旧人了。
        每次给父亲上坟的时候,我都会带上一瓶上好的密州春酒,在父亲的坟前唠叨几句:“大,咱诸城酒厂又出好酒了,出了好多新品种,酒厂也改成密州酒业了,给您老捎来品尝一下怎么样,别人都没你会品……”说着说着我便哽咽了。
        父亲虽然走了,但是家里过节的时候,密州春酒依然是我们家的过节礼品,就这样,诸城酒伴随了几代人的成长,而且今后还会继续陪伴我们。但是每到中秋团圆的时候,忍不住想起那些句子:明月几时有,把酒问晴天……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于是我们有了美好的祝愿:相濡以沫人长久,源远流长密州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58

帖子

60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601
发表于 2014-8-22 18:2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龙蟠虎踞美山东
城郭山林处处通
凤管应呼秦弄玉
兆见维秦符佐命

密密无声坠碧空
州郡择人诚见功
春风初长羽毛成
酒炉曾借衰颜红
QQ图片20140822182412.jpg

点评

龙城凤兆,密州春!  发表于 2014-8-23 17: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22 20: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酒有别肠,与文者近
    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这是我们伟大的诗仙酒仙李白为好饮者留下最好的托辞。而史上所有酒的记载,大多与文人有关,且不说杜老夫子因酒之故一改往日沉闷而变为“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做伴好还乡”轻快明丽,也不说王羲之的曲水流觞留下的千古名篇。单一个易安居士的“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已是令我着迷,更不消说,“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消魂綩约,是曾经怎样的叩击着我年轻躁动的心。
     先是喜欢这些叩动人心的诗句,尔后开始喜欢酒,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酒后的思维更趋活跃,我喜欢思绪在酒中肆意汪洋。毫不脸红地说,我曾在酒后也留下过几篇小文。只是四处漂泊的脚步不曾停歇,或酒或文皆不曾留下什么印记。
    最初的记忆是归乡之后,那年年末作协年会,承蒙作协领导看重,我负责奖品发放,当然其中也掺乎了几个节目,木讷口吃且孤陋寡闻的我肯定以惨败而归。惨败的结果是喝酒,三两三的大杯,我喝了足有三大杯,年会结束之后,以我的酒量若是往常,第二天非吐即晕,结果却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严重,只是人特别兴奋,感觉走路象飞起来的感觉,嘴边的话是挡也挡不住,回家之后意犹未尽,诗意豪情大发,提笔而书:
少年游·冬夜诗话
冬来夜长梦沉沉,花落倩谁闻?
萧萧风里,暖房帐外,冰火两重分。
酒残意断狎兴尽,无意叙前因。
至暖时节,八千星月,供我入诗魂。
  后来说起这事的时候,我纳闷是与心情有关还是与酒有关,作协主席傅哥给我解了疑,“这事与心情有关,与酒也有干系。你那天喝的是咱诸城密州春酒厂赞助的贵宾,这酒清香甘醇且不上头,不信,不论你心情再怎么好,换作别的酒试试?”自此,我记住了密州春,记住了贵宾,更记住了作协众多的朋友们。

也由此走上了附庸风雅酒后作诗的路线。还记得那年冬天一个早上,有朋友电话相邀,去恐龙公园赏腊梅。我欣然前往,此时,公园里的腊梅刚刚绽蕊,并未开放,如果折来置于瓶中以水培之定能开放。我思忖着,惯来以盗花贼自居的我,此时窃意又起,在我的怂恿下,朋友为我折来几枝花枝。归家的路上,我小心翼翼,象呵护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回家之后,朋友又是剪枝又是浇水,一番忙乱之后,我俩相视一笑:“有花岂可无酒?”于是,我下厨,朋友去买酒,稍顷,四个小菜上桌,朋友也买酒归来,蓝盈盈的箱子,有艘帆船正要起航,“一帆风顺!”此时的我,对密州春已是有所了解。于是乎,我们开箱,温酒,对饮。不知几何时,两瓶酒已是见了底,我斜了一眼书桌,“有酒岂可无诗?”朋友见状如是说。
  此时我已是诗兴大发:“我先来!”我抢占书桌一隅奋笔疾书:
     窃梅
远在深山无人识,
案前窃来两三枝。
不在山中独寂寞,
我与梅花两相知。
  写完之后,将笔一扔,挑衅般地望着朋友,朋友也不怠慢,捉笔而书一阙《如梦令》跃然纸上:
    如梦令    咏梅
松雪岭云吹冻
红破数椒春梦
苔碧带石青
玉骨瘦寒檀梗
香冷 香冷
折去几枝清供。
    好一个香冷,香冷,折来几枝清供!我不禁拍手叫绝,虽则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我却在立意上稍逊朋友一筹,不甘认输的我,故作醉态篡改李白的诗以逐客:“我今酒醉卿且去,明朝有意密州春。”朋友见状,告辞而去。至次日,友又携一济南文友而至,并带红梅一盆。有花初放,有蕊初绽,令我爱不释手,却又不忍夺人所爱,友见状曰:“宝刀赠英雄,红粉予佳人。君爱梅,自当为汝效力为幸也。”此时,老天助兴,天空飘起雪花,“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朋友道。“有雪无梅不精神,有梅无诗俗了人。”我回道。昨天酒后斗诗输了一筹,估计是酒精令我大脑短路,今日未及饮酒先作诗,我要把昨天丢失的面子扳回来,况且昨夜腹稿已有准备。我暗自窃笑提笔而书:
                 一剪梅
玉瘦檀轻伴疏篱  琼骨玉肌风冷烟迷.
清奇绝艳压芳姿   疏梗横斜  花上寒枝.
凄凄月色拭长笛 天水相隔  月淡云低.
幽葩折取寄离人 一点梅心  尽书相思.
老友仍是一阙如梦令,只是今日相比昨日婉约了许多。
     如梦令    咏梅
   横窗玉瘦影寒
   砌下檀深雪淡
   冷月沁黄昏
   映水疏枝清浅
    香暗  香暗
  清骨消魂谁恋
济南文友见状也不怠慢,望向窗外,略一思索,提笔一蹴而就:
       临江仙
  小径云深千里外
  青山绿水人家
  粗衣淡饭傍天涯
  红尘无我事
  对错任由他


待到花开香紫陌
清风竞雨喧哗
伊人许一瓯茶,
相依长伴月
白雪共梅花。
    如此清新明丽,入情入景地将将我昨天推诿之词融进诗里,我知道昨日之典已被戳穿,脸一红我拱手认输,济南朋友并不理论道:高兴,无所谓高低输赢。如此一同下厨,宾主又是一番大醉。
如此,酒与诗伴我走过最初回乡那几年空虚寂寞的时光,今年春天尼美尔综合症重又袭来,卧床辗转之时,有友短信:“可曾捉笔,可曾有诗?”“而今何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我以姜夔的《旧时月色》诡辩。“当初的酒意诗情谁与共的豪情呢?”朋友问道。“病榻之侧,哪有诗意?”友忙问缘由,遂告知。“什么尼美尔综合症,标准缺酒综合症,若有意,共饮密州春?”我略一思忖,“好,共饮密州春!”与其卧床晕乎,不如感觉一下酒精驾驭的晕乎。到底是东风胜还是西风败。
    春天的夜,冗长乏味,只是因了酒,便鲜活起来。东外环一家亲小锅台的饭馆里,记下那个久卧病榻与友对饮的长夜,那夜的密州春见证了我从病榻走出的时刻。照例两斤一帆风顺,以友五我三的比例喝完之后,原本昏沉沉晕乎乎的脑袋仿似在那一刻清醒,我知道这是酒精的作用。我不知酒醒之后,伴我多日的尼美尔综合症是不是会卷土重来,管他呢,今朝有酒今朝醉。
酒足饭饱归家之后酒后亢奋的我,毫无睡意,总感觉有事未竟,无聊之际,闲翻床头的宋词赏析,读至俞宝国的《风入松·一春长费买花钱》这首当时备受宋高宗推崇这阙词之时,忽然心有感悟,细细品味,略一琢磨,遂起床提笔,片刻之后一阙《破阵子》跃然纸上。
   破阵子·春夜
         春夜,读宋·俞宝国《风入松·一春长费买花钱》有感。
    谁捡陌上花钿?溪边烟柳沉沉。
    莫教画舫载春去,红杏堂前几度闻?
       无语问东君。
    昨日扶头未醒,今宵头仍昏昏
   似水繁华如梦里,梦到深处假亦真。   
     兴亡一霎分。
  
   至此,方始上床沉沉睡去,次日醒来,竟浑身轻松,伴随多日的尼美尔氏综合症踪迹全无。这病来得毫无缘由,去也是不可琢磨。在此,我绝不敢说是酒精的作用,但,到底有多少说不清道不明的病因在酒后或轻或重我是记不清楚了。
  古人有话:柴米油盐酱醋茶,琴棋书画诗酒花,我不敢有如此的风雅,但,与花结缘,与酒结缘,与诗结缘,与密州春结缘,此生已是少一而不可也。
注:文中《如梦令》两阙系引用文友郭玉民之作。
   《临江仙》引用济南文友颜丙舰之作。
                                                            

评分

参与人数 3 +18 收起 理由
扶淇河里的蛤蟆 + 2 赞一个!级别太低只能2分
sdzczjg无鸟之树 + 10 赞一个!
扶淇河畔 + 6 竟无言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38

主题

652

帖子

3348

积分

金牌会员

小罗成

Rank: 5Rank: 5

积分
3348

宣传大使

发表于 2014-8-23 17: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花落如雨 发表于 2014-8-22 20:17
酒有别肠,与文者近    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这是我们伟大的诗仙酒仙李白为 ...

高手在这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26 17:37:11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网络新人 发表于 2014-8-22 18:24
龙蟠虎踞美山东
城郭山林处处通
凤管应呼秦弄玉

童年的味道
给俺喝口中不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26 17:51:56 | 显示全部楼层
花落如雨 发表于 2014-8-22 20:17
酒有别肠,与文者近    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这是我们伟大的诗仙酒仙李白为 ...

{:soso_e17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31

主题

4501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4422

金点子勋章爱心使者宣传大使原创先锋初级网友记者2013给力新人马年大吉勋章3.15寻最美劳动者父亲节勋章

发表于 2014-8-26 19: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梦·密州春“征文:                                                                  不是喝酒惹的祸(小小说)


          下午刚下班到家,就闻到了老婆炒菜的香味,老规矩四个菜一汤摆在桌子上,昨晚喝剩下的那瓶“贵宾”站在桌子中央格外显眼,馋得我急急忙忙搓了几下手就要落座伸手拿酒,老婆就像责怪小孩似的说:“你见了酒,蚊子见了血似的,比见了娘还亲。”我朝他笑了笑:“不对,是比老婆还亲。”我一说二磨的拿起酒瓶子要倒酒。“啪”邻居王叔家传来一声惊人的摔东西声音,紧接着传来两口子的争吵声,听动静还很激烈,怪惊人的。“你快过去看看王叔家怎么了?”老婆胆小,碰见吵架的事总是让我出面,我恋恋不舍的缩回拿着酒瓶子的手,懒洋洋的站起来往王叔家走去。
      刚到院子里,就听到两口子各持己见的争吵声,针锋对麦芒都不甘拜下风,听语气矛盾的罪魁祸首是因为酒,我正听着忽听嗖的从屋里飞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啪”在我跟前不远处摔破了,散发出一股熏鼻子的老农药味,妈呀,谁要喝药啊,我急忙冲过去,在门口处和迎面跑出来的王叔撞了个满怀,他嘴里自语着:”妈呀,三百多一瓶呀!“原来刚才摔得是酒呀。老王一见我,忙拉着我的手:”小刘,你来得正好,你快劝劝你婶子吧,她要不过日子了,连三百多的酒都给我摔了。“王婶怒气冲冲的追出来,也看到了我:”小刘,你说您叔这个老不死这不是活够了吗,凭着咱城里的粮食酒他不喝,不知去哪弄了些呛死人的假酒来糟蹋自己,喝上一杯就头痛了好几天,难受的在炕上打滚竖地遛。“我听了忙安慰她:”王婶,是不是这酒度数太高了原因啊?“”什么呀,你知道你叔喝咱城里的高度酒喝一斤多都没事,头也不痛,心也不难受,就是有点晕乎。”王叔这时凑过来:”这酒不是假的,别人顶账500多呢,好酒都这味。“王婶用手指着王叔的额头:”你是等毒死了才承认。“我忙劝和他们:”不用等那天,我现在就可以辨出真假------“我打开微信在地上酒瓶上的二维码上一扫,出现”无此商品“字样,我把王叔叫了过去:”叔,我婶子真的是救了你啊,你看,这酒真的来路不明,信息显示是'无此商品',"王叔一听,惊讶的目瞪口呆:“真的 ?这我用一千多买来的啊。”王婶一瞪眼:“你的命就值一千来块钱吗?“我笑了笑:”王叔,我不是说你,咱市酒厂什么档次酒没有呀,你偏去逃荒些来路不明的酒,我听说咱市里生产的酒都是粮食酒,而且都在那个什么山窖藏好多年岁才出厂,你再不放心还可以亲自到酒厂去买。“王叔还在给自己找借口:”哎呀,这是我的一个朋友顶账顶的,这不,让我帮帮他嘛。“王婶一听更火了:”帮帮?你连命都不要了?······“我怕战争再升级,就拉着王叔说:”王叔,走走,到我家品味一下你侄媳妇炒的菜怎么样?正好去年年会奖了两瓶密州之星还没喝,今晚就尝尝“王叔半推半就支支吾吾:”这密州之星喝了不会也头痛吧。“我笑着说:”放心,我家里全是咱家乡酒, 王婶,走,你也一起去喝杯尝尝,让这药酒散散味再回来。”王婶还真的把门一锁,和我们一起出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22

主题

2810

帖子

1万

积分

新手上路

神经柯

Rank: 1

积分
14725

新年送“福”

发表于 2014-8-26 21:00:18 | 显示全部楼层
                                                                         红颜劫

        宋靖康六年

        密州

       城破,你挥刀斩将,血流成河。

       我是宋逃亡的公主,王兄溃散,父皇阵亡,我立于你马下,你收回举过长空兵刃,鲜血坠落,染红了我的白罗衫。

        你是夏骁勇的王,攻城略地,力拔山兮气盖天。我成了你掳获的战利品,惊魂失魄蜷缩在你面前一只任人宰割的小兽,看着你俊朗的面庞,我躲开你深邃目光,我亦无所求,只愿你一剑封喉,免遭士兵凌辱。你下马,脱下战袍披在我身上,抱于我马背,我附你胸前依稀听见你铮铮有声的心跳。

         我住进了你的寝殿,你搬到了殿外,殿外的侧屋里,偌大的宫殿只住了你一人,清旷空寞,你说从来没有过女人,自古君王妾成群,爱江山更爱美人,你无一女人,我心一惊,看着你俊朗的面庞,我躲开你深邃目光,我亦无所求,只愿时光深处,岁月静好。你轻抚琴弦,凄戚落寂,袅袅余音乱了我的流年。


       唯女人与酒,男人独爱,我求得民间千古秘方酿出密州春美酒,酒香摄魄,佳人亦所得,美酒亦所得,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你桂花树下舞剑,我立于树下,看你舞剑,风轻摇,桂花落,剑光闪闪,你收剑,我送上了一碗密州美酒,你接过一饮而尽,看着我说,你为了疆土王权,戎马征战,身心疲惫,也想安静下来,过布衣生活,生在皇家,命运注定无法改变。看着你俊朗的面庞,我躲开你深邃的目光,我亦无所求,父皇人头落地,我饮恨求欢,只愿早一日能为父皇复仇。

       杏花开,桂花落,梅花纷纷,一年又一年。

       线人传信,午夜城外王兄相见,寒风吹了一夜的雪,刺骨的寒,滴水成冰的冷,我穿上了夜行衣,绕过你早以息烛休憩的房前,躲过城里的巡逻,出城。见王兄,王兄东山再起。父仇指日可待,我没有丝毫惊喜,心阵阵灼烧的痛。回城,天微亮,见你立在寝殿前,雪淹没到膝,身上覆盖一层厚雪,你看见回城的我,费力的挪动你冻僵的身躯,拂去我身上的雪,你亦无所言。我看着你俊朗的面庞,躲开你深邃目光,我亦无所求,只愿你现世安好。

       王兄围城,两军日夜交战,十五天过,半月有余,久攻不破,城中水草粮绝,难民哀嚎惨天,翌日,我依旧帮你穿上威严的铠甲,和将士守护城门上,你发现铠甲上少一件护心镜,你眉头紧锁,你亦无言,把我抱紧于怀中,我看着你俊朗的面庞,躲开你深邃目光,我亦无所求,只愿今生生死相依。

      我立于城墙上,瞭望王兄兵临城下,你已是笼中困兽,想做最后的鱼死网破。我紧紧抱住你,触到了你微颤的嘴唇,把渗有毒药密州春美酒缓缓送入你的口中,你启唇咽下,你亦无言,把我抱紧,疾风起,尘飞扬,战鼓喧天,军镇浩荡,一如你初战沙场,威震四方。

      王兄弯弓搭箭,箭离弦,犹如黑夜闪电划破穹空,一道寒光,箭从后背射穿了你心脏同时也穿透了我的心脏,你亦无言,把我抱的更紧,我看着你俊朗的面庞,躲开你深邃目光,我亦无所求,只愿来生不要遇见你。。。。




                                                          2014.8 24



谁眼角朱红的泪痣成全了你的繁华一世、你金戈铁马的江山赠与谁一场石破惊天的空欢。


QQ图片20140826210549.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22

主题

2810

帖子

1万

积分

新手上路

神经柯

Rank: 1

积分
14725

新年送“福”

发表于 2014-8-26 22: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赤裸裸的写,怪难为情,写了个故事,插了个酒广告。呵呵。

点评

小小师弟这分明是酒广告里插播了段故事  发表于 2014-8-27 09:5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帖子

4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2
发表于 2014-8-27 10:0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个帖子都通不过 真垃圾 网站{:soso_e186:}

点评

您发的啥贴子?  发表于 2014-8-28 16:1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31

主题

4501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4422

金点子勋章爱心使者宣传大使原创先锋初级网友记者2013给力新人马年大吉勋章3.15寻最美劳动者父亲节勋章

发表于 2014-8-29 09:41: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梦·密州春”征文:          御酒在民间(民间传说)
      
        清乾隆年间,乾隆帝曾经在全国征集过民间酿酒想作为朝廷御酒,当时我们诸城就有一个酿酒大师带着自己酿造的酒浆参加应征,因为是民间酿酒所以安全方面有专门太监把关,也就是尝酒。当这位太监尝到诸城这位大师的酒时,他突然摇晃着倒在地下,全场人大惊,负责安保的朝官急忙令人把酿酒师抓了起来,去启禀皇上如何处理,乾隆帝一听认为此人是来谋害自己的,就大怒,下旨处死。时任宰相的刘墉在一边听到这情形也是很惊讶,但他总觉这个酿酒师不会是来害皇上的,就私下见了这个酿酒师询问什么情况,酿酒师一脸冤情的解释,他酿的这个酒,是纯粮食发酵酿出来的,所以它的特点就是甘醇可口香味诱人,让人有闻了就想喝,喝了没有够的欲望;虽然度数比较高,但是不会伤害身体。而且对人体有很多保健和养生功能,贪饮过量或许会出短暂休克,两三天就会醒过来,不但不渴不饥还会感觉浑身轻松自如,绝对不会出现人命的。刘墉一听恍然大悟,决定救这位酿酒师,但皇上已经下了处死旨,自己不可能更改圣旨,他考虑再三后就和酿酒师耳语一通,然后就直奔皇宫参见乾隆。见了乾隆帝行过大礼后,先安慰皇上一些压惊的话,然后说:皇上,这个酿酒师也太胆大包天,竟敢来毒害皇上,我看应该马上处死他。皇上点了点头就问:刘爱卿你看如何处死他?刘墉笑了笑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皇上面前让他喝他自己酿制的毒药药死吧。乾隆帝一听也很合理。就受旨刘墉全权处理此事,刘墉就马上命令卫兵把那酿酒师押过来,把酒也抬上来放在他跟前,刘墉先让人拿过一只活鸡,命令验“毒”,卫兵把活鸡的头放进酒里一放,活鸡挣扎几下就不动了,以证实这“毒药”没有更换,刘墉接着命令执刑,几个卫兵架着酿酒师,一个卫兵把鸡喝过的酒给酿酒师喝了下去,只见酿酒师的身子就像面条似地瘫在了地下,刘墉就命令人把这位酿酒师的“尸体”运回了他的家里。
      第三天刚拂晓 ,刘墉就慌慌张张的去皇上寝室参见乾隆,说是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皇上正为刘墉惊了他的梦而生气,一听刘墉有个奇怪的梦就朦朦胧胧的问什么梦,刘墉神神秘秘的探过头和皇上说,昨晚他梦见唐朝诗仙李白了,李白说,那个太监被他撵回来了,说他酒量不行,酿酒师他留下了,留着他酿酒给自己喝。乾隆听了哈哈大笑,说太监都死两天了怎么可能活过来,手指着刘墉直摇头,这时门外太监求见,乾隆忙让太监进来,只见太监虽然两天没进饭食,但精神抖擞,而且说话时从嘴里散发出一股酒的幽香味,让人闻之胃口大开。有一种如饥似渴的感觉,乾隆就问太监怎么回事,太监慌忙跪下:皇上,奴才该死,都怨奴才贪嘴,舌头一沾这个酒就有一种控制不住的感觉,喝多了,就感觉飘飘然了······醒来时感觉浑身轻松有劲。皇上听完皱着眉头,似乎悟出了什么,但没说什么,只是以后经常让刘墉回家乡捎酒。
       酿酒师死里逃生后,不再奢求什么御酒,只是默默无闻的在家乡酿起酒来,为了符合大众口味,他把酒度数调成许多种;并嘱咐家人,一定不要让后人忘了救命恩人;也许以后生产的刘罗锅系列酒就是为了这个纪念这个事吧。
                  
       只有刘墉知道如果没有太监“毒死”这场虚惊,这酒就不会埋藏在民间了。







点评

哥哥,又投了一篇?  发表于 2014-8-30 10:0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7

主题

2815

帖子

9848

积分

白银元老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848

3.15

发表于 2014-8-29 17:04:59 | 显示全部楼层
        醇香年年
天高叶黄秋露白,鸿来燕去多流连。
飘零静美雪花开,秋去冬至春再来。
驻足一瞬霜满鬓,叹息人生百年难。
四季有酒除哀愁,天水一色无限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6

主题

597

帖子

5433

积分

青铜元老

Rank: 6Rank: 6

积分
5433

马年大吉勋章喜气羊羊

QQ
发表于 2014-8-29 22:33:37 | 显示全部楼层
t0144f34bf5a839afcf.jpg
旷古一味

        德周叔一向贪杯。
        德周叔贪杯是小时候让三爷爷给惯的。
        三爷爷喜欢喝酒,这是左邻右舍都公认的事实。喝到什么程度我不知道,反正听说,三爷爷喝酒,通常饭前两小盅是必备的一个项目,有好的下酒菜自不必说,就是没有下酒菜,三爷爷吥咂着俩借留龟能喝上半天,就着一条蚂蚱腿也能豪饮三大杯。最让街坊邻居笑谈的,是三爷爷在坡里干活的时候,一旦酒瘾上来了,麦子掉了头儿,玉米散了粒儿,豆子炸了角儿,就是天塌下来,地陷下去,三爷爷都不待顾上的,镰刀、犁、耙、锨、䦆地往一边一撂,一溜小跑地回家,拿出常备着的酒壶啜上那么三两口过过瘾,然后卟嗒着嘴儿回味着唇齿间的余香,有一句没一句撇腔拉调地哼着他喜欢的戏曲,美滋滋地走回地里继续先前的活儿。挨墒种地的老少爷们往往会注意到,家去又回来的三爷爷,这时干起活来会格外带劲儿。
        德周叔自小在三爷爷的酒壶边上转,诸城老白干的酒香将他熏陶得成了三爷爷这方面真正的传人。
        德周叔过周岁的时候,在亲朋好友满炕满桌的宴席上,乐呵呵的三爷爷用筷子蘸着六十二度的诸城白干,在那时还是年轻漂亮的小媳妇的三嬷嬷一时没拦挡住的情况下,放到德周叔的小嘴上让他舔,想看看小小的娃子被在他看来香醇无比的酒香熏染之下会有啥表现。小小嫩嫩几乎还没开始享用人间烟火的德周叔不但没有众人想象中的被辣得哭叫,反而吧唧着小嘴儿品得有滋有味。在众亲友乐得前仰后合的说笑声中,三爷爷从德周叔嘴里抽出筷子,打趣着道:哈哈……看看、看看,又是一个酒坛子!算了吧小子,你要学上你爷这把戏儿,我可供不起你。就我一个人,还得拿捏着喝,你娘已经嫌吼把家喝穷了呢。小子啊,你要喝,就等你长大自己挣着喝吧啊,哈哈哈哈……众人被三爷爷引逗得笑个不停,就连怕儿子被辣得哭闹的三嬷嬷也被逗得笑出了眼泪,而小小的德周叔却趴在三爷爷腿上,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似懂非懂咿咿呀呀地“聆听”着三爷爷的教诲。
        德周叔九岁上二年级的时候,中午饭时三爷爷发现壶中没酒了,就打发他到天井里的地瓜干站子里去抠出半提篮地瓜干来,挎到供销社换两斤白酒。回来的路上,德周叔偷偷地打开酒瓶,对着瓶子嘴啥也不就地喝了好几口。回家后三爷爷看到酒瓶子里的酒不满,就问:小子,路上又偷喝了吧?怎么少了一些?德周叔不敢靠到三爷爷身边,他知道三爷爷一定会扳过他的头来闻闻他嘴里有没有酒味。这是三爷爷惯常用的检验儿子偷没偷喝他的酒的最有效的方法,而且屡试不爽。有了这样的教训,德周叔也学乖了,回来放下酒之后马上站得离三爷爷远远的,或者借故跑开。这次因为还没吃饭,德周叔就坐到饭桌对面三爷爷够不到他的地方,嬉皮笑脸地搪塞说:供销社的人说,那些地瓜干,只能换这些。没偷喝。就……嘿嘿,就尝了一点点儿。他知道他的谎话是瞒不过三爷爷的,所以也不敢完全隐瞒。三爷爷通常也不太追究,因为三爷爷意识里总这样认为:男人,就应该学会抽烟喝酒。会抽烟喝酒,才有男人的气度;不会抽烟喝酒的男人,是半半人。所以,只要看到儿子不是偷喝到像自己有时高了兴喝过了量而醉得小辫朝天不省人事,一般只是吓唬一句:小子,再偷喝,看我不揍你!说归说,三爷爷还真没舍得揍德周叔一回,即使有时他知道儿子真的偷喝了他的酒。结果那次因为多喝了几口,六十二度的诸城白干酒劲又大,下午上学时德周叔竟然趴在课桌上睡得老师叫都叫不醒。老师开始以为德周叔生病了,后来闻到从他嘴里呼出的酒气,老师就明白了,于是老师直接找到了三爷爷家里,说怎么能纵容孩子喝酒?而且喝那么多?万一伤了身出了事怎么办?你们做家长的也太没责任心了!老师一顿批评,三爷爷听得脸红脖子粗,就跟刚喝了半斤老酒似的。那以后,德周叔还要上学的时候再没捞着沾到一点酒味,只在逢年过节,三爷爷因为高兴,才让他陪着自己稍稍地尝一点。
        就这样,德周叔随着一天天长大也渐渐地学会了喝酒,而且,他的酒量,比起他的老子我的三爷爷,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咱前面说过,三爷爷喝酒,吥咂着借留龟、就着蚂蚱腿能喝个酩酊大醉,德周叔酒量虽然大,但他有个度,而且这个度把握得恰到好处,微醺,怡怡然,心若飞仙却脚步绝不凌乱,笔法也毫无错乱。俗话说“量小非君子”,但他给自己定了一个规矩:绝不以“量”来衡定自己是否“君子”,每有饮,必定是怡情、怡性、怡心乃至怡人,刚刚好,绝不逾越。逢年过节或有人家娶媳妇,德周叔为村里乡亲写门对子,不管是春联还是喜联,他都可以左手举杯,右手执笔,饱蘸浓墨,悬腕挥洒,瞬间一幅大红喷金底子、掺漆墨字油光放亮的春联或喜联就完成了,看得给他打下手为他扶着压着对子纸的人眼花缭乱,就连站在周围观看的老少爷们也都不自觉地竖起拇指啧啧称赏,叹为观止。
        德周叔当教师,不光书法不错,口才也了得。因为能说会道,村里谁家婆媳之间因了锅碗瓢盆的事儿不和啦,父子之间为了鸡毛蒜皮的琐屑闹矛盾啦,兄弟分家你多了我少了地财产分割不均啦,或邻居之间你墙里我墙外地争执不下啦,左邻右舍街上胡同里的小孩子们玩耍过程中拉帮结派地割爱啦……等等等等,就来找德周叔说道说道,开解开解,只要德周叔一到场,再大的矛盾也会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之下迎刃而解。常常了,大家都知道了德周叔的能耐,每当有言差语错僵持不下的情况,只要请得德周叔到来,那矛盾也就先自行解了一半儿,另一半儿,则在主人盛情的三两碟家常菜肴、一壶当时诸城地界上最好的密州春,再加上德周叔一边慢慢品着密州春的甘醇、一边不说眼前事只借酒为题寓着长远理儿在内的拉家常般的旁敲侧击之下轻而易举地化解了。由此,久而久之,德周叔便自然而然地成了村民们心中公认的可依赖的调解员。
        周末或假日,德周叔如果心情不错,又暂时没有别的事需要他去做,他会按下摊子,放开胸怀,细品慢酌地品上半天。而这半天小酒,密州春是家中常备酒之首选。酒肴呢?他一不要鸡,二不要鸭,一章“群雄打店黄林庄,霍坤访婿立擂台”,一回“赵子龙力斩五将,诸葛亮智取三城”,就是两碟美味;三两页一百单八将水泊梁山,四五篇金陵十二裙钗梦断红楼,便足以下酒。
        夏天,晚间,在胡同头上风凉的时候,村里的老少爷们带着老婆孩子都好围坐在德周叔周围听德周叔讲说他那绵绵江河水一般似乎永远也流淌不完的故事。
        德周叔肚里有故事。德周叔肚里的故事,除了口传耳闻,大多数几乎都是他以典章古籍经典之作以及今人名家大手笔著述为下酒菜吃到肚里去的。德周叔会说书。德周叔说书有水平,在村里人心目中,德周叔说书的水平,既不亚于评书大家刘兰芳说岳飞,也不亚于单田芳评乱世枭雄,更不亚于田连元说水浒道杨家将,一句话,德周叔说起书来,就跟二两老白干下肚,或者半斤密州玉液入口,那感觉,要多酣畅有多酣畅!老少爷们儿娘们儿听后,感觉好似陪着德周叔一起满饮了几大杯浓香馥郁的密州甘醇,就跟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的畅快与惬意,那滋味,要多滋润有多滋润!
        德周叔开讲了,孩子嚣闹、大人说笑,躁乱声如开水锅似的沸沸扬扬热热闹闹的场合,立马变得只能听到蚊子为寻觅一顿美餐在耳边飞来蹿去地唱小曲,就连蒲扇的防御都暂时偃旗息鼓。德周叔一段大八义小八义,让孩子们对英雄们的本事羡慕得不得了;几节隋唐演义,让爷们儿们听后不胜唏嘘;几个大观园里的风流韵事,让娘们儿媳妇的嘁嘁喳喳议论不休,继而笑声叠起经久不息。德周叔似乎很喜欢听乡亲们无忧无虑的笑声,于是讲故事的时候,总会在书本的演绎之外,再加上他自己的演绎。在说到罗成有七十二个老婆的时候,德周叔故意渲染罗成本事了得又长得如何如何地美,说得小媳妇们嬉笑着伸长了脖子细听,心向往之,唯恐漏掉了哪个情节。那神情,早已把她们心底的那点小秘密给出卖了;说得爷们儿们羡慕嫉妒恨,心说我怎么就碰不上那么多好事?之后就是此起彼伏、忘掉了干了一天活后的疲累、忘记了生活的烦恼和忧愁的酣畅淋漓的笑声。这笑声里,德周叔似乎嗅到了缕缕袅袅升腾着的密州大春的浓香,这时的德周叔,似乎比畅饮二两甘醇的美酒佳酿还要心醉。
        酒不醉人人自醉,德周叔有时会借着酒劲对着《诗三百》若有所思若有所悟地吟咏:“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有时又会临窗远眺并来回踱着方步醉意嫣然地吟哦:“梅香入室窥春梦,菊影临窗报秋岚”;有时猛回头目光掠过依墙而立的书橱,于是一联“室有珍书香四壁,身无杂念服八方”便脱口而出。那神态,显然是自娱自乐醉在其中,任外面的世界灯红酒绿歌舞笙箫,我自有方寸天地乐逍遥,魂兮梦兮,那一刻,似乎都在或浓郁或淡雅的酒香里荡漾着了。有时兴之所至,德周叔还会放下手中的唐茗宋韵,然后从笔筒里拿一支狼毫细管,待墨酣笔畅,就在写字台上随时铺备着的练字纸上大笔潇洒一挥,随着左手轻轻举起的一盅密州佳酿顺畅地入口入心,一韵行楷,便行云流水般地展现在眼前:
        日月存恒似我心,
        山河无定若君人。
        绝今千载龙城月,
        旷古一味密州春。

        (2014年8月28日星期四)





点评

颇有一番境意。  发表于 2014-8-30 10:1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1

帖子

141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积分
141
发表于 2014-8-30 17: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姥爷的两个“老伴”
       我的姥爷吕桂海,出生在三年代的昌城农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姥爷常说他一辈子有两个“老伴”,一个是姥娘,一个是“诸城白酒”(今天的密州春酒)。姥爷虽然不是什么评酒的行家,也不是什么贪杯的酒徒,只是一介普通的农民,没有什么文化,但姥爷却对“诸城酒”情有独钟,经常说“诸城白酒”是个好东西,是他的另一个“老伴”,是他的救命恩人。
      困难的旧社会”老伴“给他解苦难,闲暇的时侯,”老伴“给他解忧愁,每逢佳节,“老伴”伴他享受天伦之乐,幸福的晚年,“老伴”给他带来幸福和快乐。
     姥爷生在旧社会的穷人家中,常常吃不饱穿不暖,所以不得已去给有钱人家做杂工,姥爷那时二十出头岁,就经常出去给有钱人家送货和拉货。五十年代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马车,姥爷经常起早贪黑,寒冷酷暑,困难重重。有一年的寒冬腊月,姥爷去给雇主家往外送货,快走到相州时,天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大雪下地急,很快就把路给盖上了,眼前一片雪白,走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路上,走在这么寒冷滴水成冰的冻得姥爷直打颤抖,牲口也不听使唤了。这时如果停下来,人和牲口都会冻死在路上,况且车上还有满满地一车货。眼看前就要天黑了,出于本能,姥爷继续赶着牲口往有炊烟的地方拼命地赶,晚上八点多才遇到相州莲池村的好心人家,当到好心人家时,姥爷已经冻得不行了,好心人先让姥爷进屋,安顿好牲口,又让姥爷不停地挫挫手脚,让闺女(后来的姥姥)迅速地烫上一壶“诸城白酒”,又加了几片去寒的生姜趁热喝下,生来头一次哈诸城酒的姥爷,当明没寻思太多就哈了下去,只觉得胃暖暖地,又生上灶火让姥爷烤火,不多时姥爷出了一身大汗,顿时感到身子轻松无比。姥爷跪拜好心人一家的大恩大德,好心人说:“没有这诸城烧刀子白酒,你可真没命了!”后来,姥爷每次途经恩人家都会带去诸城白酒给恩人家,坐下来喝喝酒,聊聊天,一来二去,时间长了,恩人家看姥爷人好,实在,也懂得知恩图报,于是就将姥姥嫁给了他,这是后话,暂且不多说,后来姥爷经常说自己遭难,亏得这两个“老伴”呀!  

       后来,姥姥嫁给姥爷后,每逢出去有远活时,姥姥都给他准备一瓶子用地瓜干子换来的“诸城白酒”带在身上,姥姥常说我在不身边,还有“诸城白酒”这个“老伴”给你壮胆,暖暖身子,有时姥姥还说,这酒作用可大呢,擦破点皮,抹上点就好了。
       姥爷经常说,诸城人自己酿造的纯粮食酒,喝着顺口,品着绵醇,这可真是个好东西,关键时侯还能给我力量和勇气呢。有一年,诸城发大水,姥爷等人负责为生产队往外运输粮食,由于连日的大雨加上农村都是土路,道路泥泞不好走,她和姥娘两人一组赶着马车把粮食送往十几里外的仓库,眼看着天又下起了绵绵小雨了,姥姥跟在马车的后面,给姥爷找了块塑料布顶在头上,披在自己身上一块,赶着马车快走,当走到离村五里外的坡里时,马车误进了车辙里出不来了,这下子可急坏了老两口,马上就可天黑了,这出不来可就麻烦大了,关键时刻还是姥爷镇定,拿出怀里揣着的“诸城白酒”喝了半斤,壮壮胆子,此时有诸城白酒垫底的姥爷,虎胆熊威双生,吆喝姥姥喊着牲口齐声前进,马瞪着双眼齐奋蹄一下子还就真出来了,最后平安无事地把粮食按时送到了仓库,为此姥爷那年受到生产队的奖励,当时姥爷记得,大队书记问他要什么,他说什么也不要,就要诸城壮胆的白酒,以后说起此事来,姥爷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激动着呢!
       再后来,生活变得越来越来了,姥爷也退休了,就在退休后的五年,姥娘去世了,当时姥爷哭天抹泪地说救命恩人两个“老伴”没了一个。姥爷的晚年跟着小舅过得很平淡,没有什么要求,不讲究吃穿,唯一的嗜好就是好在饭前喝上一杯“密州春酒”,他常说“这密州春酒是个好东西,真的粮食精,味纯劲大,甘甜绵醇,哈上不上头。每当姥爷喝完美酒后,都精神焕发,有板有眼地跟我讲起年轻时他的两个”老伴“如何救了他的命,讲起他这辈子与密州春酒的故事。
        姥爷是在89岁那年的腊月去世的,去世前姥爷嘴里一直叨念着他这辈子有两个好“老伴”就姥娘和他喜爱喝的诸城酒,是他的救命恩人。每年我们对老人的祭奠都是用密州春系列的酒,因为他是姥爷的其中一个最爱“老伴”,姥爷在天有灵,看到今天的诸城密州春酒业逐步发展壮大,红红火火的,他老人家定会含笑九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诚聘英才 免责声明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5 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鲁B2-20051026号 | 备案/许可证号:鲁ICP备12015127号 | 电子公告许可: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62号函
投稿信箱:webmaster@zcinfo.net   总机:0536-6017778    新闻、业务热线:0536-2165588   法律顾问:山东东武律师事务所 刘清波、秦丽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