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
诸城信息港——传播时尚信息 关注百姓生活
首页新闻中心图片中心视频中心城市论坛悠闲会房产人才

诸城信息港城市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2014年“中国梦·密州春”征文大赛

  [复制链接]
     

28

主题

177

帖子

115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158
发表于 2014-8-9 17:4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冷漠热心人 发表于 2014-8-9 15:30
诗酒话人生                 --贺密州酒业成立70周年    酒是浪子游侠的悲壮豪情,酒是文人墨客的倚楼消愁 ...

楼主的名字取得真有个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2

主题

4210

帖子

2万

积分

白金元老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916
发表于 2014-8-9 20:2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酒密州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10 15:29: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趴着喝酒蹲着尿尿的男人
                               ——我二大爷和诸城酒
            

        去年的今天,我二大爷走了,带着满足的微笑,捎着半瓶密州春酒,永远地走了。那个趴着喝酒、蹲着尿尿的男人永远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中。
        
         二大爷没有儿子,只有七个闺女,仅仅只有七个闺女。就是这七个闺女,曾经把他推进了酒缸,整整十年才爬出来。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从我记事到现在,二大爷一直把我当儿子。我小的时候,二大爷沿着不遇着(偶尔)上趟城里啦,本村队场里或邻村放电影啦,逢年过节到城里去看耍什么的,看媳子看殡伍的总是带我一个人去!堂姐堂妹们就是哭煞也捞不着跟,一个也不领。有点好吃的、好玩的二大爷也总是偷偷给我,我印象最深的是,遇到村里有将媳子(娶媳妇)的人家给他几块糖,他都是把我从姐妹中间吆喝出来,从上布袋(上衣胸前的口袋)里掏出来塞给我,并且嘱咐说:"千万别(让)你姐姐和妹妹看着哈。"为此二大娘没少跟他吵,二大爷总是笑笑,也斜着眼,右手捂住左腮和嘴鼻,往右一抹,鼻子嗤楞一声,头向右后方歪两歪,这是他说话时独有的习惯性动作,说:“囊木(那么)些闺女子给谁的是?弄不好打起来怎么着治?”时间长了,二大娘也就不说什么了,好像他俩人都认为本应该就是我的似的。在我眼里,二大爷比父亲还亲。父亲总是管我,责备我,有时还揍我。小朋友欺负我我去找二大爷,做了坏事不敢回家我去找二大爷,在家挨了揍更是跑到我二大爷家,任凭母亲怎么拉怎么拖就是不回家。如果赶上饭点,恰巧二大爷家里来了客,二大爷就用筷子从盅子里蘸点酒让我尝尝,当我辣得咧着嘴又哭的时候,大家都笑了,我也就破涕为笑了。在那好长的一段时间里,我真弄不懂我是谁的儿子。说实话吧,我就觉着我是我二大爷的。
     
     年轻时的二大爷长得奇俊,两头齐(壮实),能干,又因为排行中间,打小爹不痛娘不管惯了,颇实(脾气好,怎么着也行),人人喜欢,因此干了十八年生产队长。那时的二大爷是不酗酒的,但却在那时候,二大爷成了趴着哈酒的人
      80年以前的计划经济时期,少吃缺穿,能喝上两盅烧酒,敢比现在吃顿满汉全席。只有盖房子、将媳子和过年的时候,才背上袋子地瓜干到酒厂换两斤散酒招待客人。实事求是地说吧,那时候连个装酒的家什都没有。二大爷利用职务之便,贪污了生产队三个敌敌畏(农药)瓶子,先装上沙子和水使劲撞了好几天,然后用水浸了多半年。多半个庄的人遇到家里有大事都去借了换酒装酒。
      有一年快过年了,二大爷照例背上地瓜干去换酒,回来的路上,为了躲避一辆排子车(驴拉的车子)垰倒了,两瓶酒(打碎)了一瓶,酒洒了一地,喷香喷香的,二大爷急了,迅速地把镜瓦茬(玻璃片)里的酒哈拉,差点扎着嘴。然后趴了地上咂地上的酒,引来了一大群人围观,一传十,十传百,好家伙,没有不知道我二大爷趴着哈酒的。
    先前还有一次去换酒也很有意思。那是二大爷分家的第二年盖房子时候。去换酒时地瓜干背多了,三个瓶子成不了,酒厂门市部的售货员让他把多的地瓜干背回去。他问:“多多少?”“一斤多吧”,售货员回答。二大爷看看酒瓶子,再瞅瞅面袋子,寻思了老半天,跺了跺脚说:“太远啦,不好拿,我就哈拉吧。”“你能喝得了吗?”“差不多”。结果那天二大爷走到半路上上来酒啦,躺了大路沟(公路沟)里(睡觉)到黑天才醒了酒回家。
      
      二大爷酗酒是从我五妹妹出生开始的,七妹出生后达到高潮,直到三姐结婚才恢复正常。那个时候,二大爷是出了名的酒鬼,可以这样说吧,十里八乡,说我二大爷的名字可能不少人不知道,但只要提起那个趴着哈酒、蹲着尿尿的男人,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二姐、三姐、四妹的降生,把我二大爷的脸拉得越来越长,把我二大爷脸上的笑容擦的越来越少,把我二大爷两个眼睛的上眼皮子扯得越来越低。等到七妹出生时,二大爷再也忍不住啦,在医院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嚎啕大哭,彻底崩溃了。从此,他天天喝酒,一喝就醉,一醉就哭,哭够了就睡,睡醒了再喝。脾气暴躁,动不动就火。二大娘不敢作声,姐姐妹妹们远远地躲着。有一天,二大爷又醉啦,被老支书碰见了,就问他:“你为什么天天喝那么多酒?不要命了是不是?”二大爷身子晃了三晃,短着舌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你是站着说话不害腰痛,你有儿恣得。光知道说,我家里一炕全是“麦粒”,我这老绝户有什么活头?”老支书笑弯了腰,张婶笑岔了气,李奶奶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醉就醉呗,哭就哭吧,不知怎的,三大爷哈醉啦酒上茅房解手提不上裤子啦,一下腰提裤子人就歪啦,垰得是鼻青脸肿,浑身少皮冇毛的,不过还真怪,从来没掉了茅坑里去回。没办法,二大娘只好和三个姐姐轮流值班,像看护病人一样。可是大姐白天得上班,二姐、三姐得上学吧?时间久了根本受不了。这一下,二大娘第一次真的火啦。等二大爷再哈醉了要尿尿的时候,二大娘把他领到天井里,大声地呵斥:“蹲下尿,尿完啦攥着裤腰带给我买买地(慢慢地)站起来。”哎,你还别说,二大爷还真听话,嗤愣了下鼻子照着做了,人没歪倒,裤子也提上来啦。一回,两回,三回,四回,五回,六回------   经过二大娘这一训练 ,我二大爷不但会蹲着尿尿啦,,而且还习惯蹲着尿尿啦。我看着偷笑。有一回我实在忍不住啦,就问他:“二大爷,你怎么哈醉啦酒蹲着尿尿?”他又嗤愣了一下鼻子说:“哈醉啦嘛,站着尿歪倒跌着我。”我笑,他也笑,二大娘在一旁偷笑。一开始,外人不知道,可是,遇上村里有个喜事丧亡,女人不能出面。二大爷蹲着尿尿尿习惯啦,被人发现了。这一下大差啦,没有不知道我二大爷是蹲着尿尿的。
     二大爷沉浸在酒中整整十年,闹出了不少的笑话:到十字路口当过“交警”,指挥交通的手势那是相当地真漂亮,比警察温柔多了,人见人乐;出去哈酒哈醉了步行去过桃林,第二天警察送回来的,好家伙,一晚上走了七八十里地;最危险的一次是,有一年三九天到后庄去哈酒,回来的路上歪了车子,让自行车压住起不来啦,在路上困了觉,吐得满嘴满腮带着一路,脸都冻住啦,要不是后街上张家儿子走亲戚回来碰着,早冻死啦。
       ------
      
      直到大姐结婚啦,二姐也结婚啦,两个姐夫不错,家庭也都很好,二大爷的脸才开始慢慢变短,眼睛慢慢变大,蹲着尿尿的频率逐渐降低,等到三姐结了婚以后,二大爷再也没有蹲着尿过尿。一来是家庭状况有了极大改善。以前人口多劳力少,困难。现在人口多挣钱也多。二来是二大爷发现,养闺女比养儿强多啦。不用盖屋,不用说媳子不说,几个闺女挣钱都不比小子们少。二大爷家由全村最困难户变成了最富的户。
      二大爷没有别的嗜好。我和三个姐夫每次回家都给他买箱酒。哎,你说这老头倔强不倔强,别的酒不要,还就认准诸城酒啦。每天晚上一顿,每顿一杯,多一滴也不喝,没有饭可以,没有酒不中。时间一长,什么鲁钟清烧、密州玉液、刘罗锅、各种密州春摞了满满一南屋,直到死也没见折耗。
      逢年过节,家庭聚餐,满满两大桌子。瞅着二大爷高兴,我常野道(逗趣)他:“二大爷,今日高兴,我陪你多哈两杯,你再蹲着尿泡尿俺看看不中?”全家人哈哈大笑,二大爷也笑:“烦气我呼你两耳子,你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我现在站着尿都尿不利索啦,还蹲着尿?”屋里屋外充满了笑声。
       ------
     
       去年的今天,也是细雨霏霏,身体完全虚垮的二大爷一反常态。一大早就吩咐把七个闺女都叫到了病床前,我也在,其他亲人也都在。他让我扶着艰难的挺起上半身,交代完了后事,当时不知道,事后想想才发现是交代后事。他把所有的人环视了个遍,然后一副商量的表情看着我说“好几个月没捞着哈酒啦,我想哈两口,那边不一定有。”因为医院里是不让喝酒的,我赶忙接话说:“二大爷,你会好起来的。我家里给你留了两瓶茅台和两瓶五粮液,回家咱爷俩好好喝,把这几个月的补上。”二大爷慈祥地看着我,说:“我这辈子没哈过那些好酒,坚决不哈,贵不说,假的多,再说我这肚子里的馋虫子就任密州春。”二大娘含泪向我点了点头,大姐夫妻哭着去买回一瓶密州春。二大爷的眼睛顿时明亮了许多,急忙伸了伸指头示意我打开。二大爷拿过酒瓶哆哆嗦嗦地哈了一口,撇撇嘴,眨了眨眼睛,惬意,享受,满足。第二口没能咽下去人歪了,右手紧紧地攥着那半瓶密州春------
      
      瓜干换的散白水,一元钱的白斤棒,密州玉液九州豪,宰相刘罗锅,密州春伴君,诸城酒带给我二大爷无数的欢喜忧悲。二大爷和诸城酒的故事,反映着国民人生观和世界观的改变,准清晰地显示出一个时期内中国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的发展轨迹。
      人不能沉迷于酒,但如果失去了酒的催化,生活不够充实,快乐减少,幸福指数下降。没有酒,李白成不了诗仙,没有酒,赵匡胤坐不稳江山------ 没有酒,我二大爷学不会蹲着尿尿。我们诸城人没少喝诸城酒!
         密州春酒,伴君长久!
       酒久君久,君久酒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847

主题

1万

帖子

32万

积分

管理员

48,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326610

督察勋章金奖版主论坛贡献奖新年送“福”2010虎年勋章爱心使者宣传大使吉祥兔我爱妈妈2011苹安果2011十大风云人物端午节勋章初级网友记者2013国庆游记马年大吉勋章随手拍冬景寻最美劳动者公益大使勋章喜气羊羊

QQ
发表于 2014-8-11 09:49:0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最后眼泪差点下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11 10:0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扶淇河畔 发表于 2014-8-11 09:49
看到最后眼泪差点下来。。。

给你纸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25

帖子

481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积分
481
发表于 2014-8-12 09:41: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梦•密州春”征文

       家乡酒情
早闻佳酿出龙城
醇香溢满家乡情
不知美酒何处去
只缘密州洞中藏

投稿人:刘清峰
地址:诸城市密州街道东山社区
电话:13964643774
邮箱:982662465@qq.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30

帖子

141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417

新年送“福”

发表于 2014-8-12 12:4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密州春酒,伴君长久!酒久君久,君久酒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30

帖子

141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417

新年送“福”

发表于 2014-8-12 12:51:09 | 显示全部楼层
诗酒话人生,难舍密州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59

主题

2万

帖子

16万

积分

版主

代理人保,人寿,天平,平安车险:130 8145 8145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69299

注册纪念日母亲节勋章金点子勋章新年送“福”爱心使者宣传大使原创先锋调侃乱语幽默大师吉祥兔我爱妈妈缘梦七夕2011十大优秀版主情人节勋章端午节勋章2012优秀版主中级网友记者2013国庆游记2013风云人物马年大吉勋章寻最美劳动者父亲节勋章红色文化纪念勋章

发表于 2014-8-12 23: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哈”来的儿媳妇
         屈指一数,爷爷离开已经十年了,回想起爷爷在世的时侯,思绪万千,十多年前的音容相貌仿佛又映现在我的脑海里。爷爷出生在30年代,年轻时当过兵,参加过三大战役,后来退役回家和奶奶成了亲后,就一直在村委里当会计。爷爷平生没有什么大的爱好,就是好哈上两口诸城烧酒。爷爷奶奶一辈子共生养了六个儿女(女儿最大,其余五个儿子,我爸排男老大),爷爷年轻的时侯在生产队里当会计,经常让奶奶用分来的地瓜干换诸城酒厂的烧酒喝,爷爷常说一来喜欢这味道喜欢这醇香厚,二来哈上两口烧刀子酒解乏,对家乡的酒情有独钟,这一喝就是四十多年,可以说诸城酒伴爷爷走过了大半辈子。
        大约是在1980年的春天,刚刚“大包干”没多久,本村的嫂子给在外当兵的父亲来说媒了,爷爷一听到来说媒的,当然高兴了,闺女刚刚远嫁青岛,家里这马上就要添人口了,虽然那时经济条件相当的不好,眼下还有这么多孩子张嘴等着吃饭,上学,但爷爷还是很高兴,高兴之余难免为眼下的家庭状况有些犯愁,闻听嫂子说女方家的爷俩(我的姥爷跟大舅)也是两个嗜酒之人,爷爷一听心里便有了底气,说这门亲事好办,一定准成。
        酒真是交流思想,沟通感情的好工具。母亲来相亲时是和姥爷大舅一起来的,爷爷和奶奶一大家子早早的在家做了准备,家虽然破点穷点,但打扫的干干净净,奶奶收拾的有条不紊。爷爷和父亲出去办一了桌丰盛的酒席(听母亲说好像就是做了四个菜,不过没有现在盘子大,80年代初,这当时就算得上比较丰盛了),吩咐二叔去大社(现在所谓有商店)用生产队分来的地瓜干换来两斤诸城白酒,亲家们坐在一起畅饮起来。爷爷哈酒实在,不磨滑,姥爷也是实在人,两个人举杯换盏,觥筹交错,你一杯我一杯,我一言你一语地不时充满了烧酒给他们带来的刺激和快感。酒过三旬,菜过五味,爷爷计上心头,趁起酒劲就探起姥爷的口风来了,姥爷看爷爷家也是实在人,像个实在过日子的主,边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边说回家和家里人合计一下,就这样,亲家俩哈酒交流了一斤半,都有点过量了,那天哈得都高兴了,一直到黄昏,母亲和大舅才把姥爷扶上马车在众人的欢送声中渐渐离去,临走时爷爷还嘱咐姥爷,改天一定再去请姥爷来哈酒......
      后来,真叫爷爷说着了,一顿诸城白酒,哈来了一个儿媳妇。母亲就这样嫁进了王家的大门,爷爷逢人做说哈酒哈来一个儿媳妇,看来我这酒还得继续哈,还有四个儿子呢,以后可有的酒喝了......
      最有意思的是二婶的进门,还有一段好笑的小故事呢。二婶22岁那年,跟着她父亲去赶集,寒冬腊月的深冬,快过年了,帮她父亲去赶集卖山货,由于二婶经常在家不出门,没赶过集,加上对路又不熟悉,在赶集回家的路上,和她父亲走散了,独自一个人走在赶集的路上,加上天气寒冷,天不露明就跟着出来了,吃的那点早饭早就挨不过去了,晕倒在路边的草垛边上,正巧让赶集回家的爷爷看见了,把她用马车拉了回来,让奶妈熬了点稀饭,慢慢苏醒过来,又伺候二婶喝下粥,等二婶的身体稍好一点后,爷爷便从二婶的口中得知她多大了,家是哪个村的,怎么回晕倒在草垛边。后来,爷爷和二叔赶着马车将二婶送回了家,听说那天爷爷回来一身的酒气,小脸通红,可高兴了,一个劲地跟奶奶说,咱家的二小子,这回让亲家看上了,媳妇有着落了.......爷爷喜地合不拢嘴。后来,从奶奶的口中得知,二叔和爷爷把二婶安全送到家后,二婶父亲坚决不让爷俩回来,非要留下他们哈酒,没想到二婶的父亲也好这口,跟爷爷正好对上盅了。席间二婶父亲一直夸二叔是个好小伙,长得精神,有眼色,又勤快,说得爷爷借着酒劲就跟二婶父亲说二小子至今还没有媳妇呢,要不,你看咱们葛亲家得了,说完两人都笑了。后来,二婶也嫁进了门,爷爷更加逢人便说哈酒哈来两个儿媳妇。
      就这样,那时侯诸城酒厂出的诸城白酒,密州玉液,大春,二春,三春酒一直陪伴随着爷爷,每到叔叔们办喜事的时侯,咱们的诸城酒都是一马当先地摆上了酒席,就这样叔叔们一个个地成家,我们下一代也都呱呱落地,每逢家里不管是办喜事还是过节,密州春酒都会摆在我们大家庭的餐桌上,随着改革开放以来,生活好了,奶奶也在爷爷感染下,每天饭前也哈上一小杯家乡酒,渐渐喜欢上了密州春酒,每次去看奶奶时,都要陪奶奶喝上两杯,久而久之,奶奶也养成了饭前喝上两盅的习惯,奶奶常说,这酒喝着实在,醇香,厚道,像诸城人一样,现在奶奶饭前总要哈上一小盅,用奶奶的话说,那叫“饭前引子”,一顿不哈,就吃不下饭去,老来老去还惯上这么个坏毛病.........经常说完自已都笑了。
      家乡的密州春酒伴随爷爷走过了他的平凡而又坚难的一生,爷爷的一生也见证着密州春酒业的逐步发展和壮大。随着这几年,密州春人的不懈努力,今天的密州春酒业发展的红红火火,蒸蒸日上,离不开密州春人自己的努力,当然也离不像爷爷这样“酒星”支持。至此密州春酒业70周年大庆特撰拙文,谨代表我们全家祝福家乡的密州春酒业发展的越来越好,越来越红火!


          五谷纯酿玉琼浆,
          密州处处尽飘香。

          东坡举杯超然台,
          留诗千古显学才。

         美酒传情今通古,
         奶儿山上洞藏府。

          对酒当歌觅知音,
          美酒理属密州春.

          三杯五杯下了肚,
          交流感情好工具.


          温顺平和顺活血,
          强身健体似钢铁.


          适量饮酒无大害,
          过度伤害身体坏.

   
          酒中自有乾坤大,
          多少前程酒中话.


          举杯共祝家乡酒,
          日益壮大伴长久.

         
  
   



点评

东坡举杯邀明月, 留诗千古显学才。  发表于 2014-9-19 16:5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13 08: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来光棍夺雏 发表于 2014-8-12 23:23
一个嗜酒的二大爷被你写活了

顶~~~~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13 09:26: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生有你

      姐姐大我六岁,是我唯一的姐姐。隐约记得她上初中的时候,学习是极好的。那时父亲被停止教学,在家务农。父亲累出了腿疼病,地里的重活已干不动了,只是默默地坚持。这些,被懂事的姐姐看在眼里。初三没毕业,姐姐就跟父亲说不想再上学了。其实,父亲知道,姐姐再努力一下,上高中还是很有希望的。只是姐姐一再坚持,父亲叹了口气,无奈同意了。记得有一次,我放学去庄稼地里去找姐姐回家吃饭。烈日下,姐姐挽着裤腿,佝偻着背,单薄的身体背着打药的药桶子,一边走,一边给棉花打药,脸热的发红,走一段路,就用手擦一下额头滚落的汗珠,穿的褂子被汗水浸透了一大半……多少年后,这一幕时常在我的梦中浮现。
      记得父亲每次从地里干活回来,总爱喝上两盅诸城白酒。那时的庄稼人,很多都是用地瓜干(地瓜切成片晒了)去小卖部换诸城白酒,有散装的,也有成瓶的。父亲喝酒不大用肴,一盘炒花生米,足矣。父亲每咂一下酒,响声不小,年幼的我好奇地望着。父亲一笑,身上的疲劳好像全无,一把把我揽过来,把酒盅慢慢放到我的嘴边,笑着说:“儿子吆,怎么着馋了吧?试试囊?”,还没说完,被旁边的母亲一把夺过酒盅,“你这老酒鬼,孩子小,不能沾酒,快喝完一边待着去!”父亲笑而不语,旁边一起喝酒的爷爷也捋着胡子笑啦。近了闻,辣辣的,远点闻,淡淡的香,如亲情的味道,这便是我对密州春白酒的初印象。
      那年秋天,姐姐出嫁。
      我正上高一。那天正好周日,不用找班主任请假。多年后回忆:如果是我平日上课时间,姐姐怕耽搁我学习,会不会不让我去?从而让我留下一个永久的遗憾?我不知道。家里就我和姐姐两个孩子,姐姐的出嫁,父母自是不舍。高兴中略微透着一丝悲凉,更多的是不舍。来接姐姐的车都走了,母亲还在偷偷摸眼泪。我和大爷家两个堂兄一起去送的姐姐。女方来的送客被尊为贵宾,当然是酒桌上被关注的对象。开始觉得自己是学生,还拿捏着,后来经不住劝酒,一杯杯密州春白酒下肚,已觉飘飘然。觉得喝的已不是酒,是水,搀着喜悦和对姐姐,姐夫的祝福,那次是真的喝醉了。临走时,姐姐流露出不舍之意,我打了一个酒隔,拍了一下胸脯,郑重地对姐姐说“我最亲爱的姐姐,我会经常来看你的,家里有我这个男子汉,一切你都放心好啦!”姐姐和周围的人都笑了,姐姐笑的很开心……
      多少年过去了,如今姐姐的大女儿已经从北京交通大学毕业,顺利地考上了首都经贸的研究生,圆了她自己的梦,也圆了姐姐的梦。记得,外甥女刚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去姐姐家祝贺,比我自己当年考上大学时都高兴,一高兴又喝大啦......密州春酒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家里的喜怒哀乐瞒都瞒不住你啊!你总是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偷偷跑到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去……
      提起密州春酒,又不能不提自己的老婆。那年单位的一个热心大姐,看到我年纪不小了,还孑然一身,怪可怜的。就在一个酒席聚会上给我张罗了一次机会。女方是大姐对象单位的。事先自己不知道这回事,在酒桌上有点随心所欲,侃侃而谈,当然密州春酒也喝了不少,有点失态。事后,这位大姐问我对其中一个女士印象如何。我回答,我当时喝酒喝多了,没注意啊。大姐愕然。不过大姐挺有爱心,还是把对方的电话给了我。别看我喝点酒能侃,平常什么也不是。一连过了好几天,我都没好意思打对方电话。大姐知道后有些小气愤了,“看你平时挺能装的一个人,怎么关键时候掉链子囊?我还能让人家女方打给你???你算老几?再这样,活该你还是光棍一条哈!”大姐劈头盖脸的一顿话,把我弄懵了,呆了好一会才怯怯地说,大姐我错了还不行囊。回去后,我心里老想这事,但拨了几次号码都没敢拨出去。这时耳边不时响起热心大姐的谆谆教导。又一想到昔日的同学和身边的同事们大都已出双入对,自己却还孤家寡人,就连大学同学里那个最老实的任老二都有对象了,顿时自卑和自怜感觉涌上心头。想到这,我二话没说,去附近的小超市买了一瓶上好的密州春一帆风顺和一包花生米,酒壮色胆,拨通了那个想拨又不敢拨的电话号码,直接问对方愿意谈对象不……后来每提及此事,老婆就笑话我。我一点也不在乎,因为密州春酒成就了一个资深光棍的媳妇梦!
      老婆姊妹六个,她排行老六。岳父今年已八十高龄。我和老婆商议,老人年纪大了,不能只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才回去看。除了平日多打电话嘘寒问暖外,平常只要有时间,应该不到一个月就回去看老人一次。岳父对她疼爱有加,可能是她最小的原因吧。记得老婆刚出嫁那年,岳父一高兴喝大了。岳父一个劲地嘱咐自己的闺女一定要好好孝顺公婆,勤俭持家,做个好媳妇。也嘱咐我俩好好噶护,好好过日子。老婆见岳父这么絮叨,笑着说:“爷,您如果不放心,可以去跟我们一起过呀!”“我才不呢!谁家我也不去,自己住很省心,自己闷的时候,喝两盅小酒,不给你们添麻烦。”
      岳父就是这样一个人,拉扯了六个孩子,一辈子辛辛苦苦。岳父没别的爱好,就是每天中午和晚上两顿小酒。岳母去世的早,岳父自己把儿女们拉扯大,真不容易。如今,还时不时地为儿女们操劳,问问这个过的怎样,那个过的如何。不知岳父这么多年是怎么熬过来的。望着岳父用了几十年的那个酒壶,我惊讶岳父竟然完好地保存了这么长时间。岳父平时拿着它倒酒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怕拿不住伤着它。酒壶就像岳父的一个老朋友,时刻陪伴在他的身边。或许在岳父孤独寂寞,和孤灯为伴的时候,一壶适口的密州春老酒,能给他些许安慰和力量吧?恐怕只有岳父自己知道。
      岳父八十高龄,而今密州春酒业也迎来她的七十岁生日。或许密州春很多年前的那些老酒,已悄悄地退出历史舞台,已然淡出人们的视野,甚至很多年轻人也无从知道这段尘封的历史。但喝酒的人在,那段难舍的记忆就鲜活,就生动,因为曾经的本土密州春老酒给他们的身体抑或灵魂注入过生活的力量和勇气。
      密州春酒承载着诸城大地老少爷们几辈人的生活梦想和喜怒哀乐。时光流转,在岁月的积淀中,愈发散发出朴实而厚重的清香。“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面对外地和本土其它品牌的竞争,密州春酒信心百倍,淡定而从容。“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喝密州春酒,已然成为诸城人的习惯和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正如密州春人继往开来,推陈出新一样,喝密州春酒的人一辈又一辈,薪火相传,生生不息,正筑造和实现着一个又一个梦想。梦想或大或小不重要,一生有你便好。




密州春酒.jpg

点评

梦版,去年那两瓶酒还没喝?  发表于 2014-8-15 15:1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430

帖子

339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

积分
3392
发表于 2014-8-13 13:5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没有“瓜干换的散酒……”之后这两段,是不是会更好?前面的很精彩,后面这两段,总觉得看不出点味道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49

帖子

226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积分
226
发表于 2014-8-13 16:3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投稿了,在邮箱里了,不知编辑组是否看到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13 16:4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常山派老祖 发表于 2014-8-13 13:51
如果没有“瓜干换的散酒……”之后这两段,是不是会更好?前面的很精彩,后面这两段,总觉得看不出点味道 ...

谢谢
本意是想说明酒厂的发展进程和产品档次的提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4

主题

591

帖子

462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625

见习网友记者

发表于 2014-8-14 06: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年“中国梦·密州春”征文大赛
      
                                      密州春里的记忆
                                
    早晨上班,无意中瞥了一眼小区外墙上的广告牌,看到了醒目的密州春70年大庆的广告,有一种无限感慨的感觉:“密州春长了70年了”!于是,我又有了想写写的冲动。
    从我记事开始起,记得酒是散装的。在供销社的大黑缸里,用一个带有棉布的大木头盖子盖着,掀开盖子时那甜甜的酒香能立刻勾起你的馋,而且会飘得很远。当你去买酒时,售货员会用一个木制的酒端子提上,给你倒在从赤脚医生那里淘来的食盐水瓶子里,那个时候庄稼人多数喝这样的“包装”酒,酒端子有半斤的,二两的,顾客需要多少酒,就用多大的酒端子来提。
密州春纯属粮食酒。在我记忆里老家80年代初的时候,庄户人手里的余款很少,一些买卖关系是在物质交换的形式下进行的。地瓜干是一家的主食,也是密州春的主要原料,所以供销社只要地瓜干换酒。每当我家里有重要的事情,或者是舅舅们来了,父亲会命令大我一岁的哥哥和我抬着小篮子,里面装满了地瓜干和去供销社换酒。食盐水瓶子的盖是橡胶的,盖上就很结实,酒不易外洒,所以酒的味道只有在没有盖盖子之前闻到。那清香晶亮的液体,装在这密封的瓶子里,便钩起了我和哥哥对密州春要进行“研究”的决定!
家与小卖部很远,我们在村东头住,供销社在村西头,每次听到说去换酒,我和哥哥就高兴的答应。那种诱人的香气,会让人神迷!
   抬着小篮子一路走,一路歇,到最后就走累了,像曹操的大军望梅止渴一样,俩人就用小鼻子不停的嗅。我就撅着小鼻子边抽囊边问说:“哥,你闻到香味了没有?”哥说没。哥再问我,闻到香味了没有-----。哈哈,想想就想笑。直到最后俩人都说,我闻到了!好像是有魔力一样,俩人抬着篮子一路小跑就奔到了酒缸前。
回程,篮子里只有一只装满酒的瓶子,一会儿滚到哥这边,一会儿滚到我这边,而多数时间是滚到了我这边,因为我小,个子矮,哥哥就不高兴了,说要和我换换位置,我不舍的离开那个酒瓶子,一路上累的直喘粗气,最后就成了和哥哥一人一会挎篮子,一人一会抱酒瓶子。那种醉人的香味,引诱着我和哥哥,最终哥哥和我想到了一个可以尝到它的办法。。。。
哥说打开瓶塞,我说我不小心绊倒打破了酒瓶。。。。
最终酒瓶在哥哥的怀里给抠开了,先是哥哥闻了,然后我闻。哥哥将小嘴凑到瓶口用留着口水的小舌头,添了一下,面露难看说:“辣”!我就吓的不敢要了!可是每走一段路哥哥就囋一小口酒,每走几步就舔一下,把我馋的嚷着也要尝尝什么味,小舌头一舔辣的直哈他。就不敢要了。快到家了的时候,怕父亲骂,俩人赶紧将瓶盖塞好。在哥抱得时间多了,我抱的时间少了的吵闹中回家。
酒比以前落下了一小小点,父亲没有问。
哥推说出去玩,一溜烟跑了,中午连饭都没有回家吃,任凭母亲怎么喊,都没有喊到。我推说自己不饿,在母亲“去找找你哥哥”的喊声中,溜出了家门。家的门前是条小河,挨着的就是一座小山,是我和哥哥的游乐场,冬滑雪,秋逮蚂蚱。。。我顺着小路往上走,一眼就看到了哥哥,骑在那棵歪脖子槐树下,脸贴着树干,嘴角还有饭渣,脚下就是呕出来的。。。。哥哥正在他品尝的味道里熟睡呢!
                                
                             【二】
8岁那年,三舅在竹园村里教学,中午去我家吃饭,那时他19岁刚参加工作,母亲用大肥肉炒的白菜梆子条。
照例我和哥哥换酒!
父亲用小烧酒杯,给三舅倒上酒,那香味迎面扑来!我看着饭桌,两眼发直!三舅以为我馋肉,就说:“你喝一口酒,我就给你捯肉吃 !”正中我心!
轻轻端起莹莹酒杯,慢慢凑过撅起的小嘴,一股又辣,幽香、甜甜的味道顺流而下,浑身热热的,一块大肥肉就夹来了!三口一小杯,一连喝了仨!
那时母亲父亲 还没上桌呢!
我就倒在了炕头上呼呼睡着了,从中午一直睡到晚饭时,都没有醒!母亲说那时喊了我多次,不见回应,吓的义务工都没敢出,在家里一直看着我。我只记得当时母亲喊我,我很困,不想睁眼,母亲喊着:“坏了都醉傻了!他爹,你把灯端了大桌子上,我问问她,看看她 找着了不!”母亲晃着我“嫚呀,你说咱家的灯放在哪了啊?”
“在窗台上!”其实,母亲喊起我来,我就没有睁眼,眼皮太沉,抬不动了,只是知道,每天晚上灯都是放在窗台上的,就随口说了。
母亲大哭,嚷着:“坏了,坏了,孩子醉傻了,小死孩子三啊,(三舅排行老三)孩子傻了,你这怎么着好啊!”一边哭,一边骂着三舅!
母亲这一哭啊,我就睁开眼了,母亲一边擦着泪鼻泣,一边嚷着,以后坚决不让我和哥哥打酒了!
不过我哥哥离开家参加工作那年,我们又喝醉了!
                         【三】
随着我们的长大密州春不用地瓜干换了,而是用箱子装着,一瓶一瓶的了!名字也多了,大春、二春、一帆风顺、红红火火、、、、、!每逢节日,走亲访友,总会有它出席的!我们的日子也变的更用味道了!
上次同学喊我要聚聚,说时间长了想我了,哈哈,我高兴的答应了。因为见了那么多同学太激动了,就又喝醉了,迷迷糊糊的被同学送回了家,一起回去的还有一箱刚刚出产的一款密州洞藏8A密州春,说是让我尝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诚聘英才 免责声明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5 诸城信息港 版权所有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鲁B2-20051026号 | 备案/许可证号:鲁ICP备12015127号 | 电子公告许可: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62号函
投稿信箱:webmaster@zcinfo.net   总机:0536-6017778    新闻、业务热线:0536-2165588   法律顾问:山东东武律师事务所 刘清波、秦丽律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